熱點觀點

李著華的世界觀點 /波城行/

波城行-1我已經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沒有到波士頓了, 很高興能夠在日前與姊妹們陪伴著母親去波城遊歷了一趟。……….
這一次的波城行原先並非在我的規劃行程之中,本來我是專程到華府小妹家探望服待母親的, 上次別離母親之後, 一轉眼就兩個多月了, 雖然我每天都會固定打電話向她請安問好, 但思念母親之情與日俱增, 我每天與她通電話時, 總會對她說, 不久就會去看她了, 而她無論神智清醒與否, 她的回答都是一樣的 :” 你很忙, 不必來, 打打電話就好了。”但是有一天母親突然在電話裡對我說道:” 你現在在做什麼呀?大慨不輕易來看我了………”, 在聽完母親薄弱的話語後, 我內心愧疚萬分,不禁黯然淚下,馬上告訴她, 過兩天就會去看她, 於是我在兩天後就到了華府小妹家, 看到了母親, 並且與姊妹們一起服待她。
有一天晚上, 小妹向我們提議,想帶母親出去走走, 小妹說, 因為媽媽以前很喜歡波士頓,我們不如趁她還可以坐輪椅行動的時候再帶她去那個城市遊歷一次,或許可以勾起她的一些回憶呢!二姊和我都欣然同意了小妹的看法,但是做事一向謹小慎微的大姊卻說,媽媽已經九十六高齡了,恐不適宜再遠行,我們一定要得到大哥和三姊的同意才行的,於是小妹馬上利用line視頻與在外地的哥姊們聯絡,在全家人歡欣的對話確認媽媽應該無恙後,於是我們選定週末就出發。
九月四日星期五的大清早,天剛破曉,大姊、二姊、小妹、妹夫瑞禮和我帶著母親,一行六人從華府小妹家啓程,由妹夫擔任駕駛,駕著七人座的休旅車浩浩蕩蕩的出發,由於適逢勞工節的長週末,一路上交通相當擁擠,有些地段甚致有如牛步前行,不過由於我們並不須趕行程、也不必搶時間,所以也就沒有壓迫的感覺,我曾多次向瑞禮表示要與他分擔駕駛的苦力,但是他說讓我坐在後座媽媽旁邊方便多陪她聊聊天,而且瑞禮還頗有自信的表示,從華府到波士頓這一條路,他開過太多次了,已經把路況摸的很熟悉了,不需依靠GPS就可直達目的地,所以他堅持一個人從頭開到底,精神十分的可佩。
漫長的途路,由於家人們歡愉的在車上談天說地而感到溫馨不已, 一路上我看得出媽媽好開心、好興奮, 她真的是返老還童,像一個小孩子般三不五時的問我們 : “現在在那裡?我們要到那裡去?我們要去做什麼?” 我們大家也不怨其煩的輪流去回答她的提問, 小妹還不時的以母親以前常常對我們說的一句家鄉話對她說道:”我們現在是帶妳去波士頓”耍”(遊玩)啊 ! ”
為了讓母親開懷,一路上小妹特別播放iPad的視頻給母親欣賞,母親看得很投入,也向我們問一些簡單的問題,當她看到一位沒有手掌的印度小孩在努力的用扚子吃東西的時候, 她突然對我們脫口說出:”好可憐喲,妳們一定要去救救他、幫幫他!”
這就是我們的母親,一生都在默默助人的母親,如今儘管她己風燭殘年,連飲食起居都已不能自理了,在她的潛意識裡依然不忘救人助人,這讓我想起卅多年前,母親還健康的時候,她每次返回中國大陸故鄉之前總是會要我們兄弟姐妹交出一些衣物給她,然後她再大包小包的攜帶回去送給鄉裡的親戚朋友,有一次我親眼目睹了她在分發衣物時叮嚀親友要好好珍惜穿用的情景, 那個溫馨甜蜜、笑容可掬的畫面,母親自己可能已經不記得了, 但卻長久的印烙在我的心裡, 母親一生吃苦耐勞、勤儉持家,但是對待親友卻毫不吝嗇,這是平凡的她所具有的不平凡特質,所以她現在雖已常常神志不清,但是那一顆救人助人的心卻永遠長青!
我們的車在行經紐約時,大家本想”入境”去市中心區與外甥佳佳與外甥女恩恩會合餐敍,但擔心母親行動不便而作罷。二姊的大兒子佳佳是德州的一名優秀醫生,他這次應邀到紐約做專業演講,前一天特別先從休土頓飛到華府來探視家人,第二天大清早又匆匆轉飛到紐約,而小妹的二女兒恩恩則是今年剛進入紐約大學的大一”新鮮人”,上星期小妹與妹夫才從華府開車帶她搬進NYU的宿舍,佳佳與恩恩能在紐約異地相逢也算是巧合吧, 自從母親的病況進入危境末期,住進小妹家安養之後, 身為醫生的佳佳以及大哥的女兒元瑜多次在百忙之中來華府探望,佳佳曾經對我們大家說: “外婆到了癌症末期還那麽有精神的活著, 那並不是奇蹟,而是因為有全家人的愛心照顧,讓她感受到生命力的可貴,否則她不可能長活至今!”
的確如此,得記我曾經在一本書上看到一位專家把老年人長壽的秘訣規範出許多定律,其中有一條不变的鐵律就是: 一定要能够常常看到家人。這就是當初我們全家人回絕本地醫生的建議, 不同意把母親送到”安寧養老院”(nursing home) 去安老的原因, 我們兄弟姊妹一致決定要讓我們的母親天天看見家人,而且天天有家人照顧,如果我們當初愚眛的把母親送去”安老院”給別人照顧的話, 在孤獨與寂寞的環境之中,母親可能早就離我們遠去了。
在波士頓期間我們曾去拜會了資深媒體人甄雲龍兄, 多才多藝的雲龍兄與夫人早年來自香港, 他們就是在波士頓造就培養出那一位出類拔萃的公子–影壇的武打巨星甄子丹, 相當了不起, 雲龍兄是一位能文能武的謙謙君子, 他與我們交換了許多華文報業的心得,頗有見地的他一針見血的指出,現代的媒體人如果不具有科技的才能,勢必要被淘汰出局,他也很親切的和我們的母親交談,隨後並和我們在波士頓中國城的”天下為公” 的牌樓前合影留念, 雲龍兄還對我們說,他的父親到了九十八歲還可以上街買菜,並且自己飯煮燒菜,他的母親到直到一百零六歲才告別人世,我真希望我們的母親也可以像雲龍兄的母親一樣的長壽呢!
這次的波城之行由於母現行動不便,所以我們除了進餐扶她下車之外,都只是乘車遊覽市中心商業區,櫛比鱗次的高樓大廈, 夾雜著一些古色古香的老建築,使這座城市融合了現代與古典的風貌與味道,在經過” 柯卜力廣場”(Copley Square)時, 想起两年前在這裡發生的馬拉松大賽爆炸案, 內心格外感傷,嫌犯雖然已被判處死刑, 但受難家属的創傷已不能彌平。
妹夫也特別開車到了在廿多年前我與大哥一起到波城興辦”波士頓新聞”的初創處巡禮,當年草創之初,我曾窩在劍橋市麻薩諸塞道上這一個地下室的”老巢”臥薪 嚐膽, 在苦熬了好幾個月之後,因為要把精神集中在芝加哥,我每個月只能來一次,之後由會說粵語的三姊來此坐鎮,她把辦公室遷移至中國城,讓”波士頓新聞”與波城華埠緊密的結合在一起,功不可沒,之後三姊回德州達拉斯固守,波城再交由小妹和二姊先後來掌管,為了”波士頓新聞”,小妹夫與二姊夫 也都曾到這裡住過,在大家群策群力之下如今已在鄰近哈佛大學的”哈佛廣場”(Harvard Square)購置了住商兩用的報社辦公室, 也讓家人到波城有了一個落脚地。
其實我個人對波士頓並沒有深厚的感情,以前每次來這裡都是為了忙報社的公務, 所以每次來都感到自己只是一位異鄉的過客, 不像德州的達拉斯,我總是把那裡當成我在異邦的家鄉,波士頓能够讓我回憶的東西並不多,不過這一次與姊妹們陪著母親來到這裡舊地重遊的意義卻很不同,我一定會永遠銘記住這一次與姊妹們陪伴著母親的”波城行”!

Categories: 熱點觀點

Tagged a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