僑社新聞

評「安良曲藝團20周年演唱會」成功之處/戲劇與古典文學的結合 忠實再現歷史(專欄作家/周晉安)

1969月7日安良曲藝團的演唱會共演出12個節目:……….1)伍健生、陳婉蘭唱“七月七日長生殿”,2)陳振洪、陳靜迎唱“沈園遺恨”,3)朱樹森、謝鳳鳴唱“金石緣”,4)梅珠娟、陳菁蓮唱“夢會太湖”,5)陳振洪、阮月蘭唱“秋月照離人”,6)陳靜迎、梅石彥唱“十繡香囊“,7)陳婉蘭唱“賣荔枝”,8)梁敏華、丘惠玲唱“花好月圓”(折子戲),9)朱樹森、梅珠娟唱合兵破曹“,10)伍健生、陳靜迎唱潞安州”,11)鳳閣恩仇未了情“,12)陳振洪、陳婉蘭唱“半生緣”。
演員演唱水準都在水準之上,唱腔優美,聽得300多位聽眾如醉如癡。現重點介紹幾個劇情較生動的節目。
(1)七月七日長生殿–寫唐明皇李隆基與楊貴妃玉環的愛情故事。欣逢七夕,他倆互表衷情:“流年似水,轉眼桂子香飄,乞巧節,雙星渡鵲橋。”“向天盟誓,愿神明共鑒,情如鐵石堅,恩不杳。今世不了情,續訂他生得結夫婦,心相照,生生也有緣。恩愛綿綿到萬代,共結不解緣,在地願為連理枝,在天願為比翼鳥。”愛情的真摯深切,舉世罕見。本節目情節出自白居易寫的古典文學“長恨歌”。伍健生演唐明皇,唱得沉穩多情,從容不迫,而陳婉蘭演的楊貴妃唱得高亢柔和,充滿激情。
(2)沈園遺恨–寫陸游及其表妹唐婉的愛情悲劇。本節目以陸游的“釵頭鳳”為主要唱段:“紅酥手,黃騰酒。滿城春色宮墻柳。東風惡,歡情薄。一懷愁緒,幾年離索。錯,錯,錯。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悒鮫綃透。桃花落,閒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托。莫,莫,莫!”陸遊和他的表妹結為夫妻,情投意合,一起賦詩作詞作樂,但其母反而看不慣,逼迫陸遊下休書休掉唐婉。同時,陸遊“力諫揮軍抗夷蠻,稍不經意犯權奸,報國無門空嗟歎,家愁國恨向誰談?”愛國詩人陸遊家愁國恨雙重遺恨,有情人不能成眷屬,令人唏噓不已。陳振洪演陸遊,休妻時深感內疚,而表妹唐婉並不怪罪表哥,依然含垢忍辱,含情脈脈。演陸遊的陳振洪和演唐婉的陳靜迎演技精湛,能準確地表現人物的複雜感情,令人灑一把同情淚。
(3)金石緣–李清照和丈夫趙明誠共同致力於金石書畫的搜集整理,共同寫詞,志趣相投,婚姻生活美滿,過著寧靜舒適的書齋生活,所以李清照才能寫出閨中生活的小詞“如夢令”:“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試問捲簾人,卻道海棠依舊。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清廉的趙明誠在外做官時,他倆離多聚少,但他們互相愛慕,具有高尚情操:(生唱)“豐姿妍,芙蓉面,妙筆文藻價盈千,幸得結鳳鸞,于飛效紫燕。”(旦唱):“粗衣麥飯省俸錢,案頭增添書萬卷,羅列在前,與你晨昏共勉。細閱文章千百遍,暌違心不隔,道在志彌堅。”可惜趙明誠英年早逝,李清照南渡逃難遭到搶劫,命運坎坷,惟其如此,才能寫出不朽詩篇,成為中國最偉大的女詩人。演趙明誠的朱樹森和演李清照的謝鳳鳴具有詩人氣質,能委婉地傾吐互相愛慕之情和堅持安貧樂道的操守(“粗衣麥飯省俸錢,道在志彌堅”),令人敬仰。
從以上3個節目看,我認為把戲劇和中國古典文學結合起來,是一個正確的方向,有利於弘揚中華文化和陶冶高尚的情操。希望明年廣大的粵劇粉絲能看到更多的此類節目。
另一類比較好的節目是歷史劇,如“潞安州”。唱詞的特點是慷慨激昂:“潞安州陷敵重圍數月久,盼援兵,音塵兩絕令人愁。敵勢如潮,將軍敗陣回城走。”將軍誓死守城,叫夫人抱子逃亡,夫人不從:“夫妻應該同患難,豈可我去君獨留。將軍報國有丹心,為婦盡忠不居人後。”她終於將幼子托乳娘抱出城,以自刎殉國。此節目具有現實的時代意義。現在正在紀念抗戰勝利70週年,我們要弘揚中華民族不屈不撓英勇抗擊侵略的大無畏精神。伍健生演將軍,唱得慷慨激昂,元氣旺盛,唱出英雄氣慨;陳靜迎演夫人,也能唱出巾幗不讓鬚眉,忠貞報國的凜然大義。我認為歷史劇很重要的一點就是要忠於歷史、再現歷史。大部分歷史學家對和親政策持肯定態度,因為有利於國家統一和民族團結。如西漢王昭君到西域漠南(甘肅河西走廊及新疆一帶)和親,給邊境帶來了60多年的和平;唐朝文成公主到西藏和親,也作出重大貢獻。
為了多樣化,該團也演出一些較抒情輕鬆的節目,如“秋月照離人”。我認為陳振洪演癡人公子演得好,演出癡人獨特的古怪的性格。他爸讓他娶宰相的女兒,別人求之不得,他卻拒婚出逃,去找自己所愛的小家碧玉。“柳影暗紅欄,癡人心中碎,趁暮色悄步行。”“嚴父為媒將宦門揀,想起山盟海誓怎可負紅顏?”他跑來與伊人告別。“今夜拒婚出逃爭夕旦,得等云開陰霾散,”伊人也無可奈何,只能“多珍重,莫教流光損花顏。”他倆的命運如何?陰霾何時才能散?恐怕還是悲劇一場。這個節目好就好在創造“典型環境中的典型性格”。公子出身于大官僚家庭,從小養尊處優,目空一切,不懂人情世故,所以他不稀罕娶宰相女兒會給他帶來尊貴的地位和巨大的財富,這才拒婚出逃。而癡情和莽撞任性是他的典型性格。他毫無心機計謀,莽撞一頓,結果肯定是以悲劇告終。準確地拿捏這種性格,唱出癡呆呆的任性,就能創造出一個獨特可愛的形象。藝術最怕雷同而落入俗套,千人一面,就失去藝術魅力了。
我還認為折子戲更有看頭。梁敏華在“花好月圓”中扮演小生,扮相英俊瀟灑,她演得更投入,而觀眾也看得更投入。梅珠娟在“夢會太湖”中演小生,唱出洪亮悠長的男低音,難能可貴,下回不妨試試著男裝或者演折子戲,舞台效果會更上層樓。
安良曲藝團走過20年的藝曲生涯實屬不易,在此祝福「他」再創另一個20年高峰。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Categories: 僑社新聞

Tagged a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