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那部白色腳踏車的女主人】≈女車主來自台灣因車禍喪命街頭,腳踏車流露出人生之無常與無奈 ≈

腳踏車的女主人-1 過去這兩年來,每當我從我們報社辦公室所在地的芝城西郊瑞柏市(Naperville)駕車前往芝加哥市區,在駛入88號高速公路之前, 當我經過狄爾路( Diehl Road)與自由道(Freedom Drive)交接口的地方時,我總是會習慣性的把車速減慢,並且自然的把眼光轉向停放在馬路右邊樹下的那一部已廢棄了的白色腳踏車,因為那部腳踏車的女主人是我的朋友,她來自台灣,她是在兩年前的今天,在這個地方發生了車禍,而讓她寶貴的生命在這裡匆匆的結束…………………。

那是二零一三年九月廿五日星期三的早上七時廿五分左右,那部腳踏車的女主人從家裡騎著它去上班,她的住家距離她的公司並不遠, 只有區區的2英里(mile),當她騎到這個地方準備橫越過馬路時,竟突然的被一位曾有盜竊與酒醉駕駛(DUI)前科的卅五歲白人男子兇猛的開著灰色的Nissan 日產pickup truck 貨車硬闖紅燈當場撞倒在地,轉瞬之間,女車主被撞擊得體無完膚,血流如注,由於傷勢極度嚴重,經緊急送往不遠處的瑞柏市愛德華醫院(Edward Hospital)搶救無效而匆匆離世,當她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沒有任何一位親人在身邊,她也沒有留下任何的一句遺言,五十六年豐富的生命,最後竟然換來了這一場人生的災難與浩劫,當瑞柏市的警察打越洋電話到日本告知她的女兒這個不幸的噩耗時,她的那位正在那裡工作的女兒被驚嚇得一時說不出話來,在驚醒過後,她心愛的女兒在電話中大聲的吶喊道 : ” 不!不!不!那不可能!那不是真的!出車禍的人絕不會是我的母親!” 隨後而來的是,這個寶貝女兒的號啕痛哭……………………。

是的,出車禍的人正是這個女孩的母親 這部腳踏車的女主人正是她的母親,她真的走了,她走的是那麼的不值得,那麼的無厘頭,那麼的沒有尊嚴,她是阿爾卡特-朗訊電信公司(Alcatel-Lucent)的一位優秀的技術經理,她自從一九八九年起,就開始在這家公司任職,當時這家公司的名字就是著名的AT&T貝爾實驗室,能夠在這裡任職,證明了她是一位具有高科技知識的專業女性,她的確也是,遠在卅多年前,她是一位從台灣負笈來美就學的留學生,數學理工課程能力非常強的她,在取得北卡羅萊納州立大學(North Carolina State University )計算機工程碩士學位之後即因受聘於AT&T而遷居到瑞柏市,她的前夫原本也是這一家高科技通訊公司的棟樑之材,因為熱心華文僑校,還擔任過瑞柏中文學校的校長,他彈得一手很好的吉他,還與朋友合組了一個民歌合唱團,經常在僑社演出,他們夫婦倆待人非常的謙卑和藹,我與內人因為投入中文學校教育以及參與北伊華人協會等社團而與他們夫婦相識為友,後來因為孩子們都從中文學校畢業了,我與內人就很少再見到他們夫婦了,之後得知她的丈夫被公司調到中國大陸去任職,不久就傳出他們離婚了,不過後來我們又從友人那裡得知,他們兩人因為要保護孩子, 所以他們準備要復合了。

當然,一段破裂的婚姻能夠重修舊好,那該是多麼珍貴和多麼喜悅的一件事,所以許多朋友都在為他們默默的祝福,默默的期待這一對離散多年的夫妻破鏡重圓,然而晴天霹靂,一場無妄之災的車禍竟讓這一對祈求復合的離婚夫婦從此天人永隔,各在一方!……….. 唉,天道不測,造化弄人,我除了深表哀痛之外,內心也只有遺憾而已!

過去這這兩年來,每當我開車經過狄爾路與自由道交接口的地方,看到那一部孤獨的白色腳踏車時,總會讓我的內心有一種隱隱的哀痛,那一部殘缺的白色腳踏車讓我深切的領悟到人生之無常、無力、無助、無稽、無情與無奈,我想我會長久的記得那一部白色腳踏車的女主人,我會長久的記得她,她的名字叫做葉淑維。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Tagged as: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