僑社新聞

芝城雷藏寺隆重舉行藥師寶懺大法會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本報訊)在楓紅菊黃,秋陽暖人心的季節裏,芝城雷藏寺至誠邀請了來自臺灣雷藏寺的釋蓮僅金剛上師於2015年11月8日主壇藥師寳懺大法會,由本寺的丹增嘉措仁波切和釋蓮騰法師護壇。六年前釋蓮僅和釋蓮騰雙雙以客座法師之身份蒞臨芝城護壇梁皇寳懺,結下深厚之善緣;今日因藥師寳懺緣由,二位在芝城喜相逢續舊緣,緣分何其美妙哉。如今蓮僅師已晉升為金剛上師,蓮騰師亦成為芝城之常駐法師,縱使歲月流逝人事變遷矣,不變的是我們的佛性。
法會是日,上午十時鐘鼓齊鳴迎師上香,上師帶領大衆禮拜上卷畢緊接著午供;下午一點半繼續禮懺中下二卷和晚課;法會如儀如軌,無論是唱誦或念經文時,一波復一波之強大法流籠罩會場,實乃與會大衆之幸也。
禮懺結束,上師敍述自身學佛之體驗,期勉大衆以逆境或病魔為轉折點,自我提升。當年上師畢業前及入伍時因抽煙導致體弱氣喘,幾乎整天與床榻為伴。無意中伴隨同學到新竹都城隍廟上香祈禱後,感覺身體略有改善,產生了對神佛深入瞭解的興趣。服役時早晚各50公里的跑步操練亦稍加改善身體。退伍後,家人找了一位命理學者為其算命,巧妙的是此算命先生是真佛宗的皈依弟子,上師因而閱讀盧師尊文集與真佛宗結緣;1993年11月全家人參加師尊主持的法會,接受灌頂時,上師感覺到一股靈光入體不可思議,思後隨即通信皈依開始在家獨自修法。
上師因長年服藥導致十二指腸潰瘍,隨時隨地飽受疼痛之苦;起初在家自修真佛密法時,因為疼痛難耐無法修持長久的時間,但是每每自修時,不疼痛的時間次次拉長,自此信心大增。1994年開始參加同修,起初三次探訪同修道場,臨入門時皆因怯場徒勞而返,所倖第四次被同門拉住手,開啓了正式參加同修的里程碑。
上師皈依參加同修後,欲出家,因家人反對,歷經十年才滿願圓頂。有心人士豈讓十年空過乎?在家居士十年間,上師恭請佛像,法本,懺本,錄音帶等回家自習,迨成為法師時,對拜懺,唱誦及法器等早已駕輕就熟矣。
上師喻其一生坎坷,篳路藍縷,因而鞭策自己縱使歷經無數次的拜懺即便身為上師亦事必躬親,樂於把握機會拜懺以消業。讀者可能提出疑問,為何拜了許多的懺,依然生活不順遂或病業纏身?眾等無始劫來轉世無數,所造之業復無數,所積之怨親債主亦無數;生病或不如意時即是業消之時。生命中難免碰到挫折,挫折並非生命之盡頭,而是人生的轉折期。設若事事如意,哪來的動機學佛修法改變意念?從生病歷經皈依修法以至出家,上師感謝年輕時披荊斬棘的歲月,藉此激勵自己改變命運。走過枯澀的寒冬,迎著春暖的花開。人生如夢境;果報現前,當下病苦來襲難忍難耐;百年後此病痛何在?生老病死如夢如幻,切莫執著。萬般帶不去,唯有業隨身。修行須及時。芝城雷藏寺法務興旺,大法會不斷,芝城的同門很幸福。且讓我們以感恩的心齊心護持道場,在真佛大家庭裏共同成長茁壯。
最後上師以一首曾經刊登於燃燈雜誌改編自紀曉嵐的詩詞:[王家媽媽不是人,瑤池仙女下凡塵,生的兒子都是賊,偷得仙桃獻母親。]勉勵大衆,學佛目的不是再投胎為人,而是要當佛菩薩以衆生利益為前提。
開示畢,上師為新進同門做皈依灌頂,緊接著為與會大衆做藥師如來消災延壽增益賜福灌頂。眾等與上師,任波切,法師在大殿留念合照,藥師寳懺法會圓滿結束。

Categories: 僑社新聞

Tagged a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