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d

參加「文化中國海外華人藝術家回國參訪團」紀實

陳海韶

我們這個參訪團叫做「北京團」,活動時間是由二零一五年十月八日至十月二十三日。從北京為起點,沿著「絲綢之路」去甘肅及青海,經過的主要城市有蘭州及西寧。參觀考察的重點是藏傳佛教文化藝術,重點中莫高窟是世界聞名的藝術寶庫,其它如塔爾寺,青海熱貢龍樹畫苑,班禪十世故居,土族聚居地及其文化藝術,唐卡藝術名勝如鴻沙山,月牙泉,雅丹地貌,駱駝泉,嘉峪關,陽關,孟達天池,清海湖等,舉辦了多次講座,如國子監文字學講座,「絲綢之路經濟帶」,多元文化語境中的青海花兒(歌)主題講座,並舉行多次文化交流如歌舞表演,中國書畫示範,與甘肅省書畫藝術家交流,及省歌舞劇院交流,與青海省同仁縣藝人交流藏族藝術歌舞,考察黃河上游並參觀黃河石藝展覽及參觀博物館,並赴黃南州坎布拉國家森林公園。
自從在十月九日全團獲國務院僑務辦公室副主任何亞非接見及宴請之後,每一到一個地方都有當地的僑辦負責人出面招待,並有當地的導遊作指導。整個旅程的食住交通都非常豐富和週到,我們全團大家感到無比感謝和滿意外,所到之處所見,讚嘆祖國的繁榮進步和人們的寬容有禮。
我們這一團全程由僑辦招待,一共是二十三人,全部都是藝術家,來自全球十四個國地區,包括義大利,加拿大,斐濟,澳大利亞,日本,西班牙,馬來西亞,美國,英國,奧克蘭,匈牙利,智利,泰國和新西蘭。
他們是:奚建軍:居英國,是彫刻家、畫家,現為英國華人藝術協會會長,十月八日第一次聚會時被選為團長,一路上作為團長很是稱職,大家都一致讚揚他。
方志偉:現居斐濟,是斐濟華人藝術經濟聯合會主席,廣東人能說粵語,自謂能說撇腳國語,為人誠懇能飲酒,剛獲得政府頒贈的抗日勝利七十周年紀念章,因他祖父抗戰期間向政府捐了一架飛機。
張偉:居匈牙利,是匈牙利歐亞多元文化交流協會會長,書法家為人忠直熱心,尤其對我非常關心多所幫助。
何成鋼:現居日本奈良,是畫家,為奈良藝術短期大學副教授,為人沉實,不太言笑,但友好。
楊忠勇:是馬來西亞籍,講國語,現為沙巴藝術學院首席執行長,畫家,為人溫和有禮很有修養。
管亞東:現居加拿大渥太華是著名琵琶演奏家,獨立音樂人,組有三重奏樂團,漂亮誠懇,開朗富感情,做事乾脆俐落,是我們副團長。我送給她一具以駱駝骨粉做的倒彈琵琶彫像和三幅工筆敦煌畫,其中一幅即為倒彈琵琶,我們在卝京的最後一天,她請我夫婦食北京鴨及去北海公園划船,回味小時候看過的電影「讓我們盪起雙漿」的情景。
翟椿萍:為美亞藝術協會主席,歌唱家,曾在中央電視的春晚演唱過多次,現居三潘市,誠懇煉達,笑容甜美,體態苗條,衣著華美,能力很強。
張濛濛:蒙古族,現居新西蘭,為奧克蘭濛濛藝術團團長,歌唱家一路帶給大家許多歡樂,善言詞,感情十分豐富,下一段路程她因有事先離去,大家依依不捨,她在離別講話時淚盈滿眶,大家為之動容,當晚她到我們房間道別,談了許多話,屢屢表示對我的好感。
陳琳:現居加拿大多倫多,歌唱家,為陳琳聲樂藝術中心聲樂藝術指導,有學生三百多員,多次展其歌喉,唱出美妙的歌曲,給大家帶來不少歡樂。
弘妃:現居澳大利亞,為澳大利亞中國京劇藝術院院長,京劇藝術家,除了多次表演外,一路上與同是京劇演的李麗萍手挽手,哼著京劇,自得其樂,每與她四目相投時,她總是含笑地甜美的叫聲「老爺子」多麼美好的一位姑娘。
周安娜:又名周偉是團選出來的秘書長,人稱她為小蜜,她自稱為老蜜,她自己覺得與年紀不相稱,老蜜幾乎成了我們的靈魂,她不但歌唱得好,口才更是了得,有表演領導才能,她帶動了大家的精神和歡樂,聽說做生意也有一手。她是我們在最後一站青海西寧機場分手的其中一位。
胡茜:現居西班牙,是西班牙華僑華人婦女聯合總會藝術團藝術總監,歌唱家,二十三位團員她年紀最小,歌唱得非常高音,笑容甜美可愛,她最早離開團隊先回西班牙籌備她的演唱會。在車上她的離別演說讓人難捨難分。她說本來沒有時間參加此次參訪,差點來不了,但現在大家使她感到非常愉快。反而覺得時間太短了,離開太早,眼眶中含著淚水,團中我的年紀最大,她最小,她回去不久傳來喜訊,知她的演唱會開得非常成功,大家都祝賀她。
劉崇妍:泰國華僑,清邁歌詠團合唱團秘書長,歌唱家,多次演唱得到大家熱烈的掌聲。她溫文甜美的笑容,純真的眼神看著你,你會覺得她的誠懇真情,她與胡茜是對姐妹花,時常手挽著手,一邊走一邊言笑唱歌。胡茜走後她顯得孤單了,使我覺得有點傷感。
李麗萍:唐山人,現居新西蘭,京劇演員是李麗萍劇曲藝術學校校長,她對京劇的熱愛可從她無時無刻哼京曲可知,有時還加上手勢與弘妃是一對。我送了一張我與梅蘭芳兒子梅葆玖的合影給她,在二十三日在北京最後一晚(我與內子留到二十六日),她與王彬彬請我們食了一頓豐富的火鍋晚餐。
陳建宗:是義大利詩書畫協會副會長,為人熱情友善,他寫了一幅大字讓大家在上面簽名送給北京僑辦作為紀念,一路上非常關心我,大家是同宗。
宮守超:山東人高個子,現居澳大利亞,書法家,是澳大利亞中國畫都藝術研究院常務院長,宮先生為人溫和沉實,在旅途中有一位女士突然大聲叫他一聲「老宮」,幾秒之後大家忽然爆出大笑,可像一位女仕叫她先生(老公)一樣,此後大家都叫宮先生為「老宮」,每次他都含笑,唯唯諾諾。
邱維斌:馬來西來籍,能說國粵英及馬來語,經商很有成就,熱愛藝術,培養人材,慨慷好義,為人非常誠懇,彬彬有禮,處事極有分寸,是一位可敬可親的朋友。
葉素茵:是邱維斌先生的夫人,是馬來西亞全國華團文化諮詢委員會副主席,為人非常溫和誠懇有教養,熱愛藝術,熱衷教育,是一位十分誠懇的佛教徒。他們倆夫婦與我夫婦十分友善,又談得來,他們誠邀大家去馬來西亞旅遊,他們會接待大家。
卓春香:居智利是智利華人舞蹈家,工藝美術家,並多次表演舞蹈,獲得大家熱烈的掌聲。
楊鴻君:現居美國芝加哥,是希林藝術學院總導演,與我們親切交往。
王艷華:居西班牙,為西班牙華星藝術團藝術總監,旅途中與我們非常親近,我們在北京有共同的朋友。加上我們夫婦倆組成的北京團的一共是二十三人。

我們這個回國參訪團最高領導是蔡勇,蔡先生是國務院僑辦宣傳司處長,是一位有領導能力,精幹幽默,風趣和頗有才華的退伍軍人,他曾說不管作為一個兒子,丈夫,父親或政府官員,我終是一個軍人,據說他還作過一首頗為人傳唱的軍歌。最初我們接觸他時,他似乎對我頗為瞭解,本來因為我的年紀大,怕我到甘肅,青海的高原地帶,氣候對健康不利,考慮之下,還是決讓我前往,特別由我太太陪同,到北京,全體團員作全身體檢,特別注意心臟問題,如不合格,決定讓我隨另一參訪團去上海。其實第二天已登機前往甘肅,而體檢報告要在三天之後才會出來。
十月八日晚,全體團員在旅館對面的名豪飯店,由僑辦作內部宴請,席開兩大桌,大家互相認識交換名片,蔡處長作了熱情洋溢的講話,當中他叫我陳老先生,跟著叫陳老爺子,最後老爺子,叫我太太為大姐或姐姐。自此之後所有人都叫我為老爺子,但大多數人叫我陳老,年以來人們稱呼我都加上一個「老」字,以前總覺得是在叫別人似的,但心中紿終感到自己並不老,不習慣。王彬彬,國務院僑辦幹部,由始至終全程貝責安排一切,照料一切關懷所有的人,並與大家打成一片,特別關懷照顧我。一直以來都親切叫我老爺子,在北京數天有一位李姓導遊小姐一直陪伴我們。
整個參訪旅程由十月九日正式活動開始直到十月二十三日飛離青海西寧一共十五天,行程非常緊密和豐富。
十月九日二零一五年星期四,活動的第一天,七時起床食早餐,早餐十分豐富,中西合壁,早餐後全體在大廳集合前往國務院僑務辦公室拜會何主任,出發前大家在廳拍了一張全體照,書法家陳達宗寫了一幅四尺大的字送給僑辦紀念,大家在上面以毛筆簽了名,下午四時旅遊車將我們送到僑務辦公室在七樓一大廳何主任接見了我們,並講話,我們送上那幅字,我有兩幅畫送給僑辦,一幅是蒼鷹紅棉,此畫在我們還在芝加哥時已由領事館寄去。另一幅是六尺大的老虎。然後合照,我們在老蜜的指揮下唱了一首「一條大河」的歌。然後全體合照,五時僑辦在樓下大餐廳招待我們食晚餐,席間多位團友大展歌喉,高歌一曲或翩翩起舞,舞姿美曼,晚上不少團友到我房間看畫。
十月十日星期六,早上七時半起床,到大廳集合前往北京二十一世紀醫院入體檢,因此不能食任何東西,體檢十分詳細,醫院服務十分良好,三天後才有結果,有說我如果體檢不合格則不能前甘肅和青海,而隨另一參訪團轉去上海團,原本安排中午食烤鴨,由於體檢費時耽誤了時間,結果只有食麵了。午餐後前往孔廟和國子監(國子監是皇帝講學的地方),有一個文字學的講課。晚上在西苑飯店樓下一房間,大家揮毫畫畫至深夜。
十月十一日星期日,因為我團要在六時四十五分開車去機場飛甘肅,敦煌,所以飯店特別提早讓我們六時食早餐,早餐後乘CA1287航班中午飛扺敦煌機場,車通過市區,敦煌市大概昃因為中央政府要大力開發絲綢之路旅遊,所以市容十分繁榮,大廈林立,商店陳設極為先進。當晚入主敦煌山莊,此飯店規模宏大,土石木建築,古樸非常,就像三國演義電影中的景象,這裡水是十分珍貴的,用的是地下水,在一個偏廳中有一位朱先生在為遊客刻圖章,交談之下,他到我房間看畫,我送了一張花鳥給他。下午兩點車開往陽關參觀了陽關博物館。陽關入為歷史上一個重要關隘,在漢到唐朝時期起過重要作用。
經歷兩千多年的歲月,在這茫茫野之中現在陽關已面目全非,只剩下一座已被嚴重風化了的土堆,惟尚可隱約看出是人工建築,讓人憑悼,一望無際的沙漠,人們稱之為古董灘。古代詞人王瀚作涼州: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王維詩日:渭城朝雨邑輕塵,客會青青柳色新,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即詠於此!
車回到敦煌城,並在敦煌賓館食晚餐。當晚在敦煌山莊附近的沙丘間表演非常壯大的活動劇,人數眾多且有駱駝馬參加加演出,是述說文成公主出嫁西域的故事,場面壯觀極了,一千數百人的座椅可以轉移360度,也有舞臺內景飛天,等燈光奇幻,使人驚心動魄,在沙漠上實景演出,實為世界一奇也。
十月十二日星期一,今天整天到鳴沙山,月牙泉,玉門關和雅丹地質公園考察。早上八時食早餐,車開往蘭州,高速公路新而直,窗外所見一路都是灰色坭沙的平原廣濶的地區佈滿千百支石油風扇,漸漸地樹木多了起來,天色慢慢暗下來,時近七點進入所謂「天下第一壇」的地方,夜了車仍在曠野上的高速公路上奔馳,車內大家都沒有睡意,七嘴八舌地說話,還夾雜著歌聲,近八點鐘,車抵嘉峪關市,入住廣場假日酒店,晚餐於二樓食,筵開兩席,菜餚十分精美,有羊肉。睡房很大有辦公桌,桌上有電腦。
十月十二日星期一早上七時起床,女兒麗安從St. Paul打來電話,告訴我倆她訂了婚,我們聽了很高興,當時間問她幾結婚,她說還未定日期。八時半車抵鳴沙山,月牙泉,下車步行一段路,即看到許多駱駝,一隊隊的被人帶著很緩緩前行,駱駝背上坐著都是遊客,一看到駱駝心中一陣高興,很想騎,也很想畫,但時間不允許,惟有與妻子部份團友踏著黃沙,步步艱辛地向月牙泉走去,我坐在一塊大石頭上拿起畫夾,面對月牙泉畫起來,妻子在旁幫我拍了不少照片。
鳴沙山位於敦煌市南五公里,南北寬約二十公里,駱駝在無垠的沙山奔跑,雀鳥在天空任飛翔,鳴沙山由於季風的影響,變化成不同的各種自然奇觀,遠看成嶺,側看成峰,更會形成摯天柱般的特質,秋冬時節附近的胡揚樹黃綠相間的景色給戈壁帶來別樣的風情。冬季大雪覆蓋,銀裝素裏,分外妖艷,每年端午節萬人競賽登山,眾人齊下,沙山則發出震耳欲聾的轟鳴聲,遠播十餘裡,鳴沙山因此得名,鳴沙山經歷數萬人的攀爬,次日依然似刀削,真是大妙的自然景觀。
我畫完月牙泉後與妻走近觀看,大沙漠中竟有此澄清的湖水,處在鳴沙山的腹中,形如月牙,經歷千載而不竭。泉邊聳立一奇觀,人稱之為「深泉觀」,泉映奇觀,駝鈴叮噹,一片神奇景象。
下午五時車經布隆吉的地方,在高速公路奔馳了幾個小時,到處是樹和綠草,有許多羊,車經赤金,酒泉,下午七時車抵玉門關,唐代詩人王之煥有詩雲:「黃河遠上白雲間,一片孤城仞萬山,蒐留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
又如漢代皇家樂府中譜曲傳唱:「路出玉門關,城接龍城板,但事絃歌樂,誰道山川遠。」
溫子升-涼州樂歌:「斂轡遵龍漢,銜淒渡玉關,今日流沙外,垂涕念生還。』
來濟-出玉關:「玉門山障幾千重,山北山南總是烽,人依遠戍須看火,馬踏深山不見蹤。』
王昌齡-從軍行:「東去長安萬餘裡,故人何惜一行書,玉門西望堪斷腸,況復明朝是歲除。』
玉門關在張騫出使以後,河西走廊就成我國與歐洲在經濟文化及政治貿易的中樞。
傍晚我們考察了敦煌雅丹地貌,所謂雅丹是撒拉族的語言,億萬年前此地原是海洋,經地殼變遷,地面升高,乾旱,風景遂成一座座沙石堆,成為奇觀(美國黃石公園和大峽穀之間的地貌與此相似但更壯觀)。

未完待續

Categories: Featured, 專欄特稿

Tagged as: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