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觀點

一位大法官的猝逝 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史卡利亞猝然殞落 政黨應該順從天意避免紛擾惡鬥

在位最久、最年長也最保守的美國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 )大法官安東尼.史卡利亞(Antonin Scalia)日前在德州的一個打獵度假地猝然逝世,當”聖安東尼快報”(San Antonio Express)首先傳來噩耗後,立即震驚全美,為正在如火如荼進行之中的两黨總统大選掀起了軒然大波,一場政黨惡鬥之戰於焉展開。
由於美國最高法院的九位大法官皆是由總統提名,經過參議院聽證表決通過後上任,為了確保不受到政黨左右,所以九位大法官皆是終身職,一個蘿蔔一個坑,當任何一位大法官出缺時,總統即可以再提名予以補足,所以當安東尼.史卡利亞驟逝殞落後,歐巴馬總統表示,他將慎重的提名指派一位人選來接任,但是他的話才一說出口,連新的人選都還沒有決定,就立即遭到所有參選總統的共和黨候選人的強力反對和排斥,他們所持的理由是,現在正逢總統大選,新民意即將產生,應該要由下一任的新總統來提名,這一個理由聽起來冠冕堂皇,其實是不通的,也是嚴重地踐踏了美國憲法的規定與精神,而他們之所以敢如此大膽的抗拒,主要的是因為現在的參議院是由他們共和黨在操控,所以歐巴馬總統必須要看他們的臉色來行事,否則他們就可以用拖延議程的方式來杯葛歐巴馬所提名之大法官人選,這不就凸顯出美國總統的”跛脚”嗎!
當然共和黨這一次也不盡然是”為反對而反對”,他們更深一層的考量是,擔心最高法院意識型態的翻轉。
安東尼.史卡利亞是在1986年共和黨主政時候,由雷根總統所任命的保守右派大法官,他是一名堅定的原旨主義者,奉行憲法應該按制定之時的含義被嚴格理解。他高調地反對墮胎、平權運動和同性戀議題。他對「憲法是可以更改的」觀點嗤之以鼻,認為那不過是法官們想要執行自己意志的藉口而已,安東尼.史卡利亞在生前曾經說過一句名言:“什麼是法律文字適度的解釋呢?你以為那是介於它真正的意義與你所喜歡的意思之間嗎?”(What is a moderate interpretation of the text? Halfway between what it really means and what you’d like it to ?)
的確如此,法律的見解常常因為人為錯綜複雜的思維而有不同的解讀,政治人物往往慣常耍玩文字遊戲,安東尼.史卡利亞是一位一板一眼的大法官,所以他的思想極端保守與傳統,再加上兩位布希總統執政時期所提名的四位保守派的大法官,包括首席大法官(Chief Justice)約翰羅勃茲(John Roberts)在內,使得最高法院保守派與自由派的比率形成5:4,如今安東尼.史卡利亞逝世之後,變成了4:4 平分秋色的局面,歐巴馬總統一旦提名,”想當然爾”一定是一位自由派的大法官,此前他曾任命過兩名左派的大法官,再多一名左派勢必將會打破原本五名右派大法官的優勢狀態,這就是為什麼共和黨的總統候選人極力想要阻攔歐巴馬總統提名大官的主要原因。
面對當前的窘境,歐巴馬該不該提名新的大法官呢?我個人的看法是,無論成或不成,他都應該慎重的去提名,絕對不能夠讓最高法院因為少了一個大法官而不能做出重要的裁決,進而造成一整年的影響,而且更重要的,最高法院應該是一個超然行使憲法職責的獨立機構,雖然他的成員均由執政黨的總統所提名,難免會有政黨利益的考量,但是最高法院必須依循憲法的規定來獨立行使至高無上的職權,換言之,無論是那一個政黨在執政,只要碰上了大法官出缺,就應該由該政黨的總統來提名,在野黨不應該以任何的理由來阻擋杯葛,那樣才不會削弱最高法院在美國政治系統里的獨立性,本來嘛,最高法院不屬於政黨之爭的產物,最高法院保守派與自由派的意識型態比率應該是機緣巧合之下自然形成的,是左是右本該是不確定的,政治人物是不是就應該要順從天意呢?一生堅定捍衛美國憲法,並且把法律當成金科玉律的安東尼.史卡利亞如果知道自己在往生以後竟然會造成政黨的紛擾惡鬥,恐怕也會感慨萬分的吧!

Categories: 熱點觀點, Featured

Tagged as: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