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特稿

我見我聞論保險 客戶的遊艇在哪裡?

作者:張一程

最近華爾街日報有篇報導,某大保險公司決定將旗下的在美國的壽險業務甩掉或出售。過了兩周,華爾街日報另一篇報導說,另一超大保險公司正考慮將公司重組成九個單位,讓每一單位能夠獨立經營或出售。這裡,獨立經營和出售表面上是平等、平行的,但如果明白這重組的背景,就知道重點在於甩掉。
看到這裡,很多人會糊塗了。本來似乎家喻戶曉的人壽保險公司要將壽險脫手?那麼大的公司要將自己拆散以便可以論件出售?“有冇搞錯?”說不定,哪一天麥當勞想將漢堡生意甩掉??
要明白這些,先讓我們簡單地回顧一下過去三十多年來美國人壽保險業的情況。
在80年代,有些公司偏離了壽險業長期來抱著的穩健投資、謹慎經營的理念和作風,做了不少高風險的投資,包括買垃圾債券和炒房地產,或為搶生意而答應給客戶很高利息,但後來難以兌現,引致在1990年代初,美國壽險業出現了一個周轉不靈的危機,有些公司的財務狀況節節下沉,有些公司倒掉,或頻臨倒掉。
在90年代中,保險業又引爆了另一危機,有保險公司因為鼓勵用欺騙手段拉到生意,給重罰和引起保險業的“整風運動”。此外整個保險業也因為在80年代推出依賴高利息來支撐的壽險產品,但在90年代利息比80年代低了很多,絕大多數在80年代售出的保單都出現大問題,大批客戶投訴告狀,公眾再次對壽險業失去信心,人壽保險更難賣出去,很多保險公司壽險業務遲滯、下降。
在90年代末到2000年代初,一些經營不太好的由客戶集體擁有的互惠合作公司轉型成為由股東擁有和控制的股份上市公司,原來的投保客戶一次性領到一些現金或股票,但從此本來命運與公司一起、好處大家共同分享的身份突然變成了與公司股東對立的另一面,公司的管理團隊先要滿足作為投資者的股東,將客戶的利益放在一邊。買保險的人大多數要獲得長期、穩定、可靠的利益,但買公司股票的投資者要當前每季的多分紅,想公司的股票價值在短期內增值,可以盡快脫手得利,飽食脫身,哪管公司將來的命運和客戶的遭遇?!
原有的和那時轉型的股份上市公司,在2000年後深遠地、徹底地改變了美國壽險業的生態。為了迎合投資者(股東)目前得利的要求,很多保險公司的經營越來越急功近利了。因安全的投資(例如優等債券和房屋貸款)的利息難滿足投資者的欲望,那些公司將很多資金投進高風險項目(例如股票、房產、資貸、次等債券以及各種花樣把戲),可在賬面上吹噓結果﹔投資者(股東)不再願意花錢、花時間訓練、培養高素質的代理人隊伍,但找外面的遊兵散勇將業務拉進來最省事﹔可靠的壽險產品吸引力不大,尤其代理人水準越來越差,不容易賣出去,最簡單的應對方法是推出表面上神奇但骨子裡不可靠而且欺騙性很重的產品。這些公司早已無心思、無耐力、無能力將壽險業務做好做強,但為了做出“不斷成長”的表像,唯有通過合併、收購來“壯”大公司的規模。在90年代初,全美約有2,000 多家壽險公司,現在大約衹剩下約800家公司,仍認真將壽險做好的公司真的屈指可數。
保險公司要發展做大的另一途徑是進入投資、理財業務,通過收購手段將一些投資公司、理財公司收入旗下,這樣公司的“增長”更快更大了。人壽保險不容易做,很辛苦﹔但賣投資發財產品和替人“理財”(?)卻很容易。公眾大多不願意掏腰包買保險,卻很想通過投資、理財來發達。走進任何一家書店,會發現有關保險的書被丟在一角落塵封,但理財、發財的書卻成為暢銷書。在這背景下,很多保險公司從壽險公司(Life Insurance Co.)轉型到理財、發財公司( Financial Company 或 Financial Services ),問題是這些公司丟掉了本來的壽險專長,壽險業務每況愈下,但投資、理財卻搞不上去,結果更需要發展推出不可靠和欺騙性很重的壽險和理財產品,更進一步的惡性循環。
很多人以為大公司就是好公司,殊不知大與好是兩個不同的概念。猶如世界上最大的飲食集團是麥當勞,但要你幾經常吃它的漢堡飽,會叫你反胃。保險公司要做“大”,有兩種模式。第一種是好像中國那樣,靠自身努力,通過艱苦奮鬥來自強。中國經過五、六千年的艱辛,從中原發展到現在穩固遼闊的疆土,即使日本多兇暴也沒被亡國﹔最近的發展則更令世人矚目。
另一途徑好像蘇聯那樣,通過收購、合併將很多弱小或亂七八糟的公司收購、傔併、捆綁,成為一個超級大公司。不幸的是,也像蘇聯那樣大而無當,外大中弱。在2008年末,有一家大公司就好像蘇聯當年瞬間解體那般,一碰就散掉。當時美國政府出手救這公司,有很多人誤解成美國政府會出手救財務出了嚴重問題的保險公司。其實當時美國政府並非救我們平常意義上的保險公司,這公司有些業務、機制會影響整個美國銀行系統的運轉,要救的是經濟。不久前法庭裁定美國政府當年救這公司違法。所以,大家別再夢想政府將會支撐陷入財務危機的保險公司。
2008年底,還有多家大公司出問題,岌岌可危。如果這次金融風暴重一點或拖長一陣子,有幾家保險公司可能熬不過關。萬一倒下,美國政府並不會救援。2008年的金融風暴後,美國政府發出新規定,要求一些 “大”公司提高儲備金,這樣就對這些公司的資金帶來壓力,影響到股東(投資者)的利潤,所以前面提到的一家公司要將壽險業務甩掉,另一家也自我斬件,善價而潔。
表面上這些公司要將壽險業務甩掉的原因是前面提到的政府提高了儲備金的要求,但這衹是表像,入骨的原因是它們的壽險業務乏善可陳,江河日下。譬如果園長期雜亂無生氣,現在要整頓、修剪,殘弱的枝葉當然會先被剪掉。前面提到的第一家公司,在30年前,在2,000多家公司中,其壽險市場佔有率約4%,近年來其壽險業務在美國本土已跌到微不足道,所以它要將壽險業務甩掉,毫不出奇。這家公司開了個頭,相信將有其他公司不久將跟進。曾經慕這些公司虛名而買了它們的保險的客戶,絕對不曾想到自己(的保險)竟成了不務正業、炒買炒賣的犧牲品。
那兩篇報導,篇幅不少,不是談將壽險業務甩掉對股東的好處,就是說大股東施壓要將公司斬件零賣,但決不談客戶的利益。道理很簡單,這些公司的管理團隊要先照顧股東(投資者)的利益﹔否則,他們就必須走人,“一字咁淺”(就像一字那樣簡單明瞭)。有些人對一些觀念很模糊,甚至滑稽,以為公司上市是好事情。他們不明白,對於公司創始人、公司老闆來說,上市公司可能是好事,通過上市可以獲得大筆現金,將公司有形無形的資產變成現金放入自己的口袋中,或將自己的股份大幅增值。但對客戶,尤其是保險客戶,公司上市往往是最糟糕的事情,公司為股東利益而存在和運轉。管理團隊要滿足股東,最簡單的就是從客戶這方取多一些,給客戶少一些。
近十多年來,很多人壽保險公司設計和通過旗下子公司推出便宜但可靠性令人驚憟的產品,但絕大多數客戶還以為向“大公司”買保險或理財產品,不知道是向子公司買的,而且母公司對子公司的財務、理賠是沒有責任的。子公司用便宜保險拿進不少生意,開始時賠償不多,利潤上繳母公司﹔將來大宗賠償湧進來時,子公司若賠不起,母公司是可以不理的。你說,這是陽謀還是陰謀? 現在甚至母公司連子公司都要一起甩掉!
其實,保險業務,或一批保險客戶,被保險公司甩掉的情況並不新鮮,有些從A公司賣到B 公司,再轉賣到C 公司﹔有些將一批客戶趕入一信託基金內,保險公司放入一筆錢進去後就不再管了,讓其自生自滅,如果信託基金內的錢賠光了,聽天由命,閣下自理﹔有些則將一批壽險業務賣給投資基金,但這些基金目的是要投資發財,哪有心思、耐性去將這批壽險業務辦好?即使想,也沒有相關的操作、配件和人才人力。可見,買保險,如果不找可靠、堅實、穩定的公司,辦可靠的保險,是冒險。
在這保險、理財業大動蕩中,有幾點尤值得保險客戶留意:1. 除了屈指可數的公司外,保險公司已不再訓練、培養和嚴管監督旗下代理人,要依靠遊兵散勇,打遊擊式地辦業務。2. 既然是遊兵散勇,公司不再、也不能有嚴格的管理、規範、監督,結果誤導、欺騙等不正當的行為更加嚴重了。3.因而客戶往往得到很多錯誤的資訊、亂七八糟的意見和不可靠、不適合的產品和計劃,更甭想優良的長久的服務了。4.給保險公司帶來質素差、問題多的生意,最終會傷害到保險公司,衹是當今的主政者將不必去承受、處理惡果,最終還是由客戶承擔後果。5.保險公司就要不斷地推出越來越不可靠、欺騙性越來越嚴重的產品和計劃來維生。6.為了最終推卸責任,保險公司紛紛以子公司出頭承保,但99%的客戶不知道是向子公司買保險,或不明白其隱藏的問題。(前面提到要將壽險業務甩掉那公司,總公司在東岸,大約在十年前,除了紐約州,已將保單由總部在西岸的子公司出頭承保﹔一、兩年前,突然又由總部在東南的另一子公司出頭)。7.近十多年來湧現出很多不可靠或誤導性、欺騙性很重的產品,保險客戶利益越來越得不到保護。難怪近年來壽險從業員和美國民眾擁有人壽保險的程度,跌至半世紀來最低點。
這些是一些神奇產品的例子:很“便宜”的純壽險(又叫做定期壽險,TERM LIFE ),很“便宜”的保證終生有效的靈活壽險(GUARANTEED UNIVERSAL LIFE, UL WITH NO-LAPSE GUARANTEE,但很多推銷者欺騙客戶這是”WHOLE LIFE ” , 猶如人造象牙筷子當作真正象牙筷子出售),還有吹說“股市上昇你你發財,股市下跌你不虧”指數壽險(INDEX UNIVERSAL LIFE,IUL),保證每年可賺高達5-7%的投資性年金(VARIABLE ANNUITY ),大病重症有賠的人壽保險(怎樣賠?!),有高額“獎金”的年金(ANNUITY WITH “BONUS”, ……)
前面提到那公司要將壽險業務甩掉,這些被甩的客戶將會得到甚麼遭遇呢?我們無從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接手者不是可憐那些客戶而做善事,替那家公司的客戶解決難題。讓我們想一想這兩種情況,第一種是有一小孩因父母太窮或去世,或因身體有缺陷被父母遺棄,後來被好心人帶回家撫養,好心人即使不富裕,但還是當作自己的孩子那般對待﹔第二種情況是,有人覺得要養孩子很煩人,把孩子賣給鄰村的馬大哈。馬大哈盤算著可以叫小孩幫忙幹活。那些被甩出去的客戶將來會不會有投錯胎的感覺?本以為進了富人家可過好日子,誰知給賣了去做童工。
那兩篇報導完全不提那兩家公司的客戶的利益,讓我不由想起一個笑話或軼事:有一投資公司要推銷一發財產品,在遊艇俱樂部招待客戶。主持人向來賓介紹泊在碼頭附近的眾多遊艇,“這艘是銷售主管的,那艘是市場主管的, “那艘是財務總管的” ,那艘紅色是前年銷售的冠軍的,那艘藍色的是去年銷售冠軍的,那邊有兩層、掛著我們公司旗幟的是董事會聚會用的,那邊長長的是董事長的,…… ”
突然有一來賓打斷他,問道:“哪一艘是你們公司客戶的呢?”剎那,主持人語塞,大家瞪眼相望。
(本文內容和觀點與任何保險公司和報社無關,文責作者自負。 張一程 312-808-1020 )

Categories: 專欄特稿

Tagged a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