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觀點

超級代表

正當美國總統大選”超級星期二”(Super Tuesday)”的初選即將到來之際,兩黨參選人磨刀霍霍全力應戰,共和黨這一邊, 黨內同志唐納德•川普(Donald Trump)與”囡仔”魯比歐(Marco Rubio)相互殘殺,刀刀見骨,兩人不把對方置之死地絕不罷休。在民主黨方面,希拉蕊.克林頓(Hillary Clinton) 與桑德斯(Bernie Sanders)雖然表面上是在做”君子之爭”,但是暗地裡卻因為爭奪”超級黨代表”(superdelegates)支持而內鬨,該黨的”全國委員會”( Democratic National Committee)副主席涂爾西‧甘柏德(Tulsi Gabbard) 今天突然宣布辭職,並表示她將支持桑德斯,由於涂爾西‧甘柏德是”超級黨代表”的一員,所以她的動向格外受到矚目!
什麼是”超級黨代表” 呢?就是那些地位”超越”一般黨代表的人,包括曾經擔任過美國總統、副總統,參眾兩院議長和國會議員的黨內大老,以及各州州長和”全國委員會”委員等等,他們不需要經過黨員投票產生,但是他們卻可以在”全國黨代表大會”裡投票給總統候選人,換句話說,這一些”超級黨代表”可以自由決定支持誰與投票給誰,而且他們可以隨時改變態度,他們對候選人的承諾沒有履行的義務,所以他們也被稱之為“未承諾的黨代表”(unpledged delegate),由於他們的權力其大無比,總統參選人不得不向他們示好以尋求支持和背書,所以稱他們為”超人”也不為過,他們真的是”超自由”,想投誰就投誰,不像一般的黨代表,他們在”全國黨代表大會”上是不可以自行投票,而是要依據他們所屬的區域在初選時所做出的決定,所以在全國黨代表大會上他們只是一個橡皮圖章而已。
“超級黨代表” 到底合不合理、民不民主呢?當然是不合理,也不民主的!既然如此,為什麼以民主、自由和人權為核心價值的民主黨卻會存在這樣不合情理的的黨規呢?那是因為民主黨在歷經多次選舉成敗得失之後的權宜之計。
在歷史的長河之中,實施”政黨政治” (party politics) 的美國,大部分時間各政黨的總統候選人都是由各政黨的黨員們自己來決定的,而不是由一般的選民來票選。直到1968年,因為民主黨的候選人羅伯特•甘迺迪(Robert F. Kennedy)在加州初選獲勝後遇刺手身亡,當時的副總統韓福瑞(Hubert Humphrey)臨危受命,在芝加哥舉行的民主黨全國黨代表大會上,即將獲得黨內”徵召”提名之前,群情激憤,發生了大暴動,當時的芝加哥市長戴利曾經動用武力來鎮壓暴民,使得民主黨的惡名昭彰,該黨領導人不得不推進了一項改革,讓民主黨提名開放給一般民眾,讓他們透過投票管道來表達意見,這就是今天初選的濫觴。不過當年韓福瑞雖然獲得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提名,但是最後卻輸給了共和黨提名的尼克森。
經過全國黨代表大會暴動與總統大選挫敗後,民主黨領導人創建了麥高文•弗雷澤委員會(McGovern-Fraser Commission),開啓了新時代的黨內候選人提名過程,黨規言明,從1972年的初選開始,一般的選民,不一定要登記為民主黨員,都可以參加民主黨的投票,以選舉出理想的代表,然後這些代表再來投票選擇獲得提名選總統的候選人。
這個初選制度顯然並不完善,也不周全, 1972年民眾所投票支持的民主黨候選人麥高文(George McGovern)在大選時,除了麻省以外,其他所有州都輸給了共和黨的理查•尼克森(Richard Nixon)。尼克森爆發”水門事件”醜聞以後,政情極為有利的吉米•卡特(Jimmy Carter)代表民主黨在1976年贏得了大選,但卻沒有為民主黨和白宮建立多少橋梁,甚至破壞了民主黨在國會的領導地位;1980年,吉米•卡特徹底地輸給了共和黨的雷根總統,黨內高層警覺到,總統候選人如果依賴著一般人來票選,將使民主黨自己無法控制候選人的資格,所以才立下”超級黨代表”的規定,以讓黨內的高層與菁英份子實際參與掌控該黨的總統候選人,那樣的目的也就是為了為了減少風險,增加黨內高層與菁英份子的話語權、或許有人懷疑這些”超級黨代表”的代表性,其實我認為他們既然能夠當選總統、副總統,或是國會山莊的議員,那已經是具有相當的民意基礎了,至於各州州長,更是接受過民意的洗禮,所以賦予他們超級黨代表的職責更可以藉由他們的職務與權位來帶動選情, 那也的確是無可厚非的,但是”超級黨代表”的名額不宜過多,否則就失去了開放給一般選民投票的用意,最後又回到”寡頭政黨”的老路了!
今年的民主黨黨代表一共有四千七百多名,其中「超級代表」共有七百一十二位,最少有三百五十五人已表明支持希拉蕊,只有十四人支持桑德斯,另有三百四十一人未表態,在”超人”代表的力挺之下,希拉蕊雖然勝券在握,但是她不得不注意這些”超級黨代表”也有可能會叛變,早在八年前她已經吃過悶虧,原本她獲得的”超級黨代表”支持的數目遠超過歐巴馬,但是因為後來在各州的初選中她節節落敗給歐巴馬,所以”超級黨代表”西瓜偎大邊”倒戈轉向支持歐巴馬,最後敗下陣來,所以痛定思痛,希拉蕊今年必須要做到的就是能夠穩定每一個地區的選情,如此才可以確保戰果,反觀桑德斯當前所面臨的窘境並不是什麼新鮮事,他要做的,則是怎麼在這個不完善的制度下盡量贏得更多票數與尊嚴了!

Categories: 熱點觀點, Featured

Tagged as: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