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著華觀點

我投柯魯玆,我不希望川普勝出!

(前言)我喜歡穩健保守型的政治人物,我認為柯魯玆方方正正的個性其實不太適合做總統,但是我實在是不願意讓包藏禍心、只會用庶民的語言去迎合庶民的情緒,並且撕裂族群關係的川普去領導美國, 所以我毫不猶豫的投了柯魯玆一票!

(主文)趕在“超級星期二(Super Tuesday)” 投票之時,我匆匆忙忙的從賓州飛回了芝加哥,在我所居住的Naperville投下了神聖的一票,因為我不希望川普勝出,所以我投了柯魯玆一票。
我來到美國30多年了,第一次感覺到自己手中的這一張選票是那麼的珍貴而重要,我雖然不是共和黨黨員,但是在這一次的初選中,我選擇用共和黨的選票單投票,我毫不猶豫的在總統候選人中投給了柯魯茲(Ted Cruz),我真誠的希望這一票能夠阻擋唐納德·川普(Donald Trump)的氣勢,我是多麼的不樂見他勝出,我是多麼的不希望他能夠代表共和黨參選總統,雖然我知道以目前的態勢看來,最後一定是事與願違,但我還是要去做,那樣我才心安,我實在是不願意讓一個包藏禍心、撕裂族群關係的人去領導美國!
其實這一次的美國2016年總統選舉,柯魯玆並不是我心目中的第一選項,我原本早就預定要把票投給傑布布希(Jeb Bush)的,我喜歡穩健保守型的政治人物,傑布布希出生自良好的政治世家,溫文儒雅、又有教養,他本身又具備有豐富的從政經歷,若不是川普出來攪和這一次的選舉,我相信、我也確定傑布布希最後一定能夠出線,只可惜不善言辭的他,在幾次辯論賽中被舌燦蓮花的川普批鬥得奇慘無比,在南卡羅萊納州失利之後,他飲恨的退出了選局,雖然在投票單上面依然列有他的名字,但是投他就等於投廢票,我當然不能再投給他了。
柯魯茲是一位來自德州的保守派國會議員,他在國會山莊裡面,由於為人剛直不阿,人緣不佳,被華盛頓和參議院的同僚所厭惡,我認為他方方正正的個性其實不太適合做總統,但是在這一次紛紛擾擾的總統大選第一場愛荷華州初選中,柯魯茲竟然異軍突起, 在諸多福音保守派人士和茶黨成員的支持下,打敗了原本在民意支持度遙遙領先的唐納德•川普,但是從初選的第二戰役之後,柯魯茲就開始退居成為共和黨內的第二名,他的氣勢遠不如川普,川普在許多不滿現狀的年輕白人選民支持之下,愈戰愈勇,也因此而使得他的對手一個接著一個退選,最後只剩下了柯魯茲、馬可‧盧比奧(Marco Rubio)和約翰·凱西契(John Kasich),非常遺憾的是,共和黨黨內的大佬和高層核心人物明明知道這三位候選人根本就不可能以一人單獨的力量去壓制川普的勢力,可是卻又不願意去強力整合出一個人來與川普抗衡,雖然位居第二的柯魯茲多次苦口婆心的規勸其他兩人及早退出以讓他聚集三人的火力來對付川普,可是他的遊說卻未能成功,盧比奧直到昨天輸掉了自己的“家鄉”州佛羅里達之後才俯首稱臣,而選贏了俄亥俄州的翰·凱西契明知自己在未來的選戰中不可能單獨勝過川普,但他就是死也不願意犧牲小我,退出選戰來成全柯魯玆對抗川普,由於一再喪失”棄保” 的良機,現在柯魯玆想要擊敗川普,恐怕只有個位數的機率,唉,政治人物的自私和自利由此可見一斑,再看到另外兩位在這一次初選中失敗之後反而去投靠在對手川普身邊的紐澤西州長克里斯汀(Chris Christie) 以及非洲裔黑人卡森(Ben Carson) 時,真的是讓人感慨政治人物是多麼的沒有風骨和志氣啊!
現在我們撇開那一位絕對不可能勝出、卻又打死不退的約翰·凱西契不談,看看到底是川普夠格做共和黨的總統候選人呢?還是柯魯玆值得共和黨付付託?
我個人的答案既簡單又明確,當然是民調第二名的柯魯玆,而不是民調遙遙領先的川普。川普是一個”政治不正確”的直腸子,他只希望美國贏,不,不是的,他只希望他自己贏,他口口聲聲的說,要”讓美國再偉大一次”, 但是我們就看不到他具體的說法和做法,在最近一次CNN舉辦的辯論賽上,候選人不再指著對方的鼻子互罵對方是”騙子” 或 ”孬種”,柯魯茲開始集中火力,振振有詞的將他和川普作強烈的對比。
在伊斯蘭國(ISIS)、貿易政策和移民問題上,柯魯茲痛批川普只是提到了人民的擔憂點,而從不給出解決的方法,柯魯茲則重申了他在過去對選民所提出來的有效可行的觀點,聽完柯魯茲的說法,可以證明他不但是一位政治理論家,其實他也是一名立憲主義者,可能他表達自己政策理念的方式不遭人喜歡,可是毫無疑問,他有很堅定的信念,以及更詳實的計畫和陳述,他瞭解憲法,維護美國的建國者們的偉大遺產,而川普呢?通通都不是!
川普只會譁眾取寵,他抓住了一般人極度反對華府”政治正確”的官僚情緒以及反華爾街的強烈訴求,但是他除了咆哮出人民心中的怨恨,讓一般人有了一個發洩情緒的出口之外,他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政策細節,只會在最後以“會溝通出更好的方案”一類的話語就草草收尾,川普的講話,滑稽而不禮貌,他擅於為對手取綽號,例如稱謂盧比奧為” 小馬克” ,把柯魯茲叫做”說謊的泰德” ,他在演說時天花亂墜、比手畫腳,但卻因為用庶民的語言而迎合了庶民的情緒,雖然有時候粗俗不堪,卻得到庶民的包容,甚至響烈的掌聲,他的話語總是吸引眼球,富有娛樂性,甚至他的行為也有魅力,但他總是在詛咒、冒犯、破壞和扭曲事實,只為達到他需要的效果,想想看,要是他當了總統,人民可以信賴他嗎?總統的威嚴又何在呢!
的確,柯魯茲很保守,他是一名虔誠的基督教徒,他很支持市場的機制,也是一名鷹派人士,這些特徵會讓自由派們深感不安,但縱使如此,他會比川普更有災難性嗎?更何況柯魯茲崇尚雷根總統(Ronald Regan),至少我們在又一個“雷根統治”下仍有機會繁榮。川普又崇尚誰呢?就只有他自己!他對獨裁政府的追捧有時會讓人不寒而慄,選川普當共和黨候選人,就意味著他在破壞完共和黨之後,將繼續去破壞更高層次的政府了,這樣的人,我不會選他,我也呼籲大家不要選他,為了讓美國更偉大,現在只能選柯魯茲,如果最後共和黨的總統候選人是由川普勝出,那我們只能在11月的時候,把選票集中在民主黨的希拉蕊身上,雖然她的誠信令人質疑,但如果非要在她與川普之間做一個選擇,我會毫不猶豫的投給希拉蕊一票!

Categories: 李著華觀點

Tagged a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