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觀點

噢,仕途青雲-場空!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前言)曾經貴為全美國政治地位第三高的眾議院議長鄧尼斯·哈斯特爾特因為在卅年前犯下“連續性騷擾兒童”(serial child molester),並且非法支付”封口費”(hush money) 以掩飾自己的不當行為而被判刑入獄,一生的令名美譽一筆勾銷。天地之間真的是法網恢恢,疏而不漏, 人真是不能犯錯的,那些為非作歹、企圖花錢消災以及貫常權色交易的政客們能夠不時時引以為戒嗎!!

(主文)位於芝加哥的美國伊利諾州北區聯邦地方法院法官湯瑪斯‧杜金(Thomas M. Durkin) 4月27日做出了一個判決–一位現年74歲的男子必須入獄服刑15個月,他在出獄後也要強制接受兩年的監管與性罪犯身心治療。這位男子的犯罪罪名是, 他在30多年前“連續性騷擾兒童”(serial child molester),並且非法支付”封口費”(hush money) 以掩飾自己的不當行為。
這個判決其實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這種的罪刑和判例在美國多的是,一點也不稀奇,但是,令人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這一位被判刑定罪的男子, 他的名字叫做丹尼斯·哈斯特爾特(Dennis Hastert) ,他不是普通的市井小民,他曾經是美國的眾議院議長(Speaker),他是繼任美國總統第二順位的人,這麼重要的人物竟然會做出這麼不光彩的行為,真是太不可思議了,這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呢?
故事還要從1960年代講起。
那一年,丹尼斯·哈斯特爾特只是芝加哥的郊區約克維爾城(Yorkville Community Unit School)任教,他並沒有顯赫的學歷,曾在瑞柏市的中北學院和惠頓學院就讀,最後畢業於北伊州大學,他在約克維爾高中擔任歷史、經濟和社會學科的老師以及出任美式足球和摔角的教練, ,當時的他,沒沒無名,鮮為人知,據說他很平易近人,也很風趣, 頗受學生的愛戴,但是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他卻藉著老師和教練的職務,對好幾位男學生做出不當的性侵犯的舉動,只是純真無知的學生畏於師威, 敢怒不敢言,也正因為如此,丹尼斯·哈斯特爾特得以肆無忌憚的施展淫威。
一直懷有政治野心的丹尼斯·哈斯特爾特因為不安於教職,他遂於16年的教職之後, “棄教從政”, 他出馬參選,初試啼聲即當選了伊利諾州的州議員, 並連任三屆。之後丹尼斯·哈斯特爾特又憑著自己的努力打拼,從政之途一路飛黃騰達,居然當選聯邦眾議員,而且做到了全美國政治地位第三高的位子–眾議院議長,如果總統與副總統因故不能夠行使職務的話,他老兄就可以坐上美國總統的大位,而被大家稱之為”哈斯特爾特總統”, 所以他真的是相當的厲害 !
丹尼斯·哈斯特是共和黨的從政黨員,他前前後後擔任眾議院議長達八年(1999年至2007年),在國會山莊長袖善舞,權傾一時,美國政壇著名的”潛規則”—–“哈斯特爾特規則”(Hastert Rule),就是套用他老兄的名字,這個”潛規則”比較冠冕堂皇的名稱叫做「多數中的多數規則」(”majority of the majority” rule),目的是在讓多數黨操控眾議院,並且神化眾議院議長的權威,在規則中明定,任何一個法案如果沒有獲得多數黨的一半以上的眾議員同意,議長就可以擋住這個案子,讓案子沒有獲得表決的機會,所以少數黨為了要成案,必須巴結議長與多數黨,否則法案就會”不見天日”,由此亦可見,丹尼斯·哈斯特爾特當年的權力有多大,只是在”政黨輪替”之後,民主黨重新奪回眾議員控制權,丹尼斯·哈斯特爾特不願屈就眾議院少數黨領袖,所以他就摸摸鼻子, 很無奈的下臺了,不過由於他在政壇的人脈很廣,影響力還在,所以他在離開了議長的職位之後,馬上在華府做起了”政治遊說客”(lobbyist)的職業,專門拿錢為人”喬”事情, 日子過得相當清閒安逸。
然而好景不長,去年的七月,聯邦檢察官起訴了丹尼斯·哈斯特爾特,指控他非法支付了三百五十萬美元的”封口費”(hush money) 以讓“A某人”(Individual A)對他嚴重的”性侵犯”違法行為保持沉默, 根據聯邦檢察官的起訴書,丹尼斯·哈斯特爾特被指控的罪名是:嚴重的「不當行為」– ” sexual misconduct”(性行為失當),當時檢察官指出,受害人正是接受他那筆三百五十萬美元”封口費”的“A某人”,此外,檢察官也指控他的封口費中的170萬美元現金竟然是刻意從不同的銀行賬戶裡取出來的,以逃避聯邦政府對他資料的公開要求。
為了防範”洗錢”和犯罪,美國聯邦法律規定,凡是在銀行帳戶裡提領超過一萬元現金的,提款人必須據實填寫報告,由銀行上報財政部與司法部備查,但是”聰明絕頂”的丹尼斯·哈斯特爾特卻使用另類的”五鬼搬運法”,每次都只提領一萬元以下,以避開填寫報告,他從2010年至2014年間,分別從自己不同的帳戶共提領了一百七十萬美元,而當聯邦調查局FBI找上他問話調查時,他還對FBI撒了謊,做了虛假的陳述,認為銀行不安全,他提領那些現金是為了要自己儲存起來(falsely stated that he was keeping the cash.)。
根據聯邦檢察官的起訴書,似乎也在強烈的暗示丹尼斯·哈斯特爾特這筆錢是被勒索的,因為在2010年時,”A某人”和丹尼斯·哈斯特會面多次,至少一次會面中,”A某人”都和丹尼斯·哈斯特爾特討論過早幾年他對”A某人”不恰當撫摸的失檢行為(misconduct),沒過多久,丹尼斯·哈斯特爾特就開始為”A某人”提供現金報酬。在控告陳述中也指出”A某人”知道丹尼斯·哈斯特爾特大部分私生活情況,並指出FBI曾經質疑過丹尼斯·哈斯特爾特是不是也被其他政府官員敲詐勒索(criminal extortion)。
事實上, 在冗長的調查中,由於案件相當錯綜複雜,丹尼斯·哈斯特一直不與執法部門合作,檢察官表示,丹尼斯·哈斯特幾度拒絕發言,為的就是讓人們相信這只是一起單純的貪汙案,而沒有牽扯其他人員,功而其中-位在1971年受到性侵害的史帝夫‧瑞柏德特(Steve Reinboldt) 於1995年已經去世,他的妹妹裘莉安‧柏德吉(Jolene Burdge)曾接受了ABC電視台《早安美國(Good Morning America)》的訪問,她說,1979年她的哥哥告訴她,他自己是男同性戀者,第一次性經歷是和丹尼斯·哈斯特發生的,而且她的哥哥整個高中都被丹尼斯·哈斯特性侵犯,而他沒有告訴其他人的原因是,“會有誰相信我說的話呢?” 裘莉安‧柏德吉還說,1995年當她哥哥去世時,丹尼斯·哈斯特曾出現在她哥哥的葬禮上,她在發現丹尼斯·哈斯特後,曾尾隨他到停車場與他當面對質。
“你的秘密不能就這樣和我哥哥一起死去!” 裘莉安‧柏德吉說她記得她是這樣告訴過丹尼斯·哈斯特:“我要你知道,我還在這裡,我知道一切。”
裘莉安‧柏德吉在被FBI聯繫調查此案時曾表示,在2006年時,因為發生了議員Mark Foley對眾議院工作的男性青年有不正當性舉動的事情,而身為眾議院議長的丹尼斯·哈斯特卻對該事件反應遲緩,也不加譴責,當時因為丹尼斯·哈斯特曾遭到民眾的炮轟,她也找過記者想要發聲,但卻因為丹尼斯·哈斯特的權位太高了,她沒有被重視,所以讓丹尼斯·哈斯特的罪行暫時掩蓋過去了。
檢察官也強調, 丹尼斯·哈斯特多次對從銀行賬戶裡取出大量現金之事對FBI撒謊,目的就是掩飾他“曾犯下的錯”. 因為做了不道德或非法的事情,而想要用金錢去買通知情者,企圖”封”住對方的嘴巴以遮蓋和掩飾自己的的缺失與違法行徑,往往是徒勞無功的,而且你所付出來的 “封口費”(hush money) 往往更成為違法犯紀的證據,結果卻是欲蓋彌彰,讓自己的晚節不保,這真的是何苦來哉呀!
“我真的錯了, 我很後悔,當年那些學生純真的看著我, 而我卻想著要去佔有他們!”
坐在輪椅上的丹尼斯·哈斯特在法庭上公開的認錯,而他當年性侵的學生有証據的至少有五個,其中最年輕的只有14歲,由於那些事件發生在三十多年前,早已超過了法律追溯期,所以湯瑪斯‧杜金法官是以金融犯罪來給他定罪的。天地之間真的是法網恢恢,疏而不漏, 人真是不能犯錯的,那些為非作歹、企圖花錢消災以及貫常權色交易的政客們能夠不時時引以為戒嗎!!

Categories: 熱點觀點, Featured

Tagged as: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