僑社新聞

山水畫家李延年於松年中心講學 /專欄作家周晋安

7月13日西安山水畫家李延年應邀到華諮處松年中心書畫組講學,受到趙伊齡主席及約40名學員的熱烈歡迎。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前主席鄧衍輝在致歡迎辭時說,松年中心書畫組成立於2016年6月,至今正好十年。起初只有10名學員,後來發展到40名,分成兩個班:國畫班在周1學習;書法班在周3學習。為了展示學員學習成果,每年舉辦一次新春雅集書畫展覽。由於有書法家歐陽漢臣、黃仲楫、彭元貞及畫家甑明德、鄭朝富、黃仲楫、謝曉初的指導,並得到歐陽漢臣和甑明德的慷慨資助,學員的學習熱情高漲,一致認為學有所得,促進了身心健康,越學越愛學,不求學有所成,成名成家,但求學有所得,不斷進步,延年益壽。芝加哥是旅遊勝地,中國遊客甚多,其中有一些是知名的畫家、書法家,我們將與他們作藝術交流,相互學習促進。今天很難得,請到西安畫家李延年來講課。我相信,這將是一次成功的藝術交流和愉快的朋友聚會。
李延年講了一小時並應邀當場作山水畫一幅。他也喜歡書法,順便與彭元貞、黃仲楫一起當場揮毫,交換書法作品作紀念。隨後趙伊齡主席、鄧衍輝前主席和徐婕雯主任在名軒酒樓設宴款待李延年,賓主暢談甚歡。現將其講課內容扼要介紹,與讀者分享。
我是山水畫家,對山水畫情有獨鐘。國畫分11科,山水畫打頭。“中國山水畫媚道”之說指山水畫家喜歡道家學說。老子的知白守黑、陰陽互存及陰陽變幻等思想都不同程度地影響山水畫家。太極圖可謂中國繪畫的秘笈,S形的陰陽交界線可謂萬物及生命運動的規律。中國山水畫家所表現的正是山川大河及其中人、動物之生命運動在大自然狀態下的和諧。
兩千多年來,國畫基本上保持著統一的特色:一是運用線條來作繪畫造型的基礎;二是用墨和空白作為主要色彩;三是宋朝文人發明的文人畫融書、畫、詩、印章為一體;四是打破時空束縛,可在一幅作品中描繪千里景物和發生於不同時間的故事(西洋畫一般只描繪同一時間和同一瞬間的景象),這種表現方法叫多角度、多視點的“散點透視”法,它便於畫家表現主觀意圖,自由組成空間,不強調自然界對於物體的光色變化,“清明上河圖”、“富春山居圖”即是代表作。此第四點最重要。自古以來,國畫即重臨池、遊歷、學養、繼承,強調抒發主觀情趣,表現氣韻意境。
所以,古代畫家創立“六法論”:氣韻生動,骨法用筆,應物象形,隨類賦彩,經營位置,傳移模寫。我認為1、2、5較重要。著名畫家黃賓虹說過:“氣韻生動是從骨法用筆中取得的,骨法用筆中透出生動的氣韻來。”通過對“形”的準確的意象描繪,畫出物象的精氣神,正所謂“天地入胸臆,物象由我裁。”看國畫一般是看畫面的整體氣勢,先體味其精神、“神韻”或“神似”。抓“神韻”就是抓住畫的精神實質,是一種高層次的藝術審美享受。氣韻生動是畫家追求的最高目標,對山水畫家來說,就是追求崇高空靈的氣勢、意境、氣象;對人物畫家來說,就是追求動勢、傳神、神氣;對花鳥畫家來說,就是追求態勢、生機、意趣(情趣)。東晉畫家顧愷之稱氣韻生動是指畫面形象的精神氣質生動活潑、活靈活現、鮮明突出。
如果把氣韻生動理解為“神”,骨法用筆即是“形”。寫“形”不過是手段,其目的是表現“神”,要求神似,對“形”的追求是在“似與不似之間”。骨法指運用線條作為骨架進行造型的方法,融合了書法用筆(書畫同源)規律,體現出線條的力度、質地(畫出物體的“質感”最難)和美感。國畫是中華民族高度智慧、卓越才能和辛勤勞動的結晶,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骨法用筆是一門大學問。要求筆筆協調、渾然一體地表達出意境是硬功夫,用筆方式有臥筆、拖筆、破筆、顫筆、順筆、逆筆之分;還有皴、擦、點、染等一成套技法,名堂多著呢!骨法用筆意在把捉人、物的骨氣以表現生命動象。
經營位置要有藝術眼光和高尚的藝術情趣。簡言之,就是要講究構圖佈局,形成一個富於節奏的協調的整體畫面,創造美的氣韻。構圖處理有奇正、動靜、主賓、虛實、藏露、平衡變化、疏密聚散、參差錯落、分黑布白、左右俯仰、陰陽向背、開合爭讓等處理方法。第一要義是講求開合、疏密、均衡,在畫面上仔細配置,使之產生一種氣韻生動的格局來感動人。要先立意,根據所立之意設法強調主體的主題,仔細剪裁,簡略點景。分好賓主,給主體搭配輔助的景物作賓。把主體安排在畫中央,在比例上可略大些。第二要點是虛與實的相互襯托。水天雲煙霧是虛,山石樹屋亭橋是實。遠近山(賓與主)層次要分明,虛實搭配,山峰間白雲冉冉升起漂浮,山便有聳立之感;山峰間有幽谷或草地,可使景物俊俏有深度。構圖由近及遠,原則上近景實中有虛,以實為主;遠景虛中有實,以虛為主,力求虛實相濟。第三要點是繁簡得當。講求留白,追求空靈,無畫處皆成妙景。空白處可自然理解為天空、雲、水、煙霧。如畫家倪贊的“漁莊秋霽圖”,近景枯樹三五株,遠景幾抹起伏不大的峰巒,中景則將湖水描繪成大片的空白。山水國畫普遍使用三段景(近中遠)構圖,“河兩岸”方式就是這種構圖。三段景較易學,而清朝畫家龔賢的“千岩平遠圖”全幅幾乎都畫滿,層層漬染,散出韻味大有人在宇宙洪荒中夢遊之感。不管怎樣創作,能散出韻味就好。不過我還是較喜愛三段景和三遠(高遠、深遠、平遠)的創作方式。時間有限,“三遠”就不談了。
我幾十年來一直遵循上述創作要領原則進行創作。周晉安先生于7月15日在芝加哥時報發表“‘松風吹解帶,山月照彈琴’,山水畫家李延年作品賞析”,介紹我的山水畫,請各位同行批評指正。
現在通過兩幅名畫和兩幅拙作來談點個人的創作感受。我認為創造空靈(空濛)的意境和渾厚磅礴的氣勢是山水畫的最高境界。明朝畫家李日華說:“繪事必以微茫慘淡為妙境,非性靈廓徹者,未易證入,所謂氣韻必在生知,正在此虛淡(空靈)中所含意多耳。”黃公望的名作“富春江居圖”描寫江邊兩岸峰巒林木,用簡練線條創作出雅潔淡逸風格、平淡天真格調、清遠空靈意境,正所謂絢麗至極歸於平淡。
南宋李唐名作“萬壑松風圖”大山大水頂天立地,氣魄雄偉,氣勢渾厚磅礴。其另一作品描繪雪裡煙村景色,清新秀麗,意境朦朧而空靈。我努力學習創作這種意境和氣勢,但尚未取得長足的進步。在“丹江野渡望雲平”這一習作中,我採用近中遠“三段景’構圖。從右到左,從近到遠,有三座連綿的呈三角形的大山,當中兩座對峙,造成磅礴氣勢,三座高山之間雲煙繚繞,遠景遠山占三分之一篇幅,曲折迤邐,氣脈連貫,沉靜秀美,蒼茫而空靈,虛(雲霧)多而實(山、樹)少,與近景的山(實)多水(虛)少正好相反。淡淡的遠山山頂上的樹木以點苔表現,增添了蒼茫空靈的效果。全部景界組織成一幅氣韻生動、節奏和諧的藝術畫面,表現一種流動的虛靈的節奏。
丹江是陝西最大的江,江面遼闊,但因此畫以兩座對峙的高山為主,江面藏多露少,以留白表現之。中景位置很重要,大山山腳下一叢樹林亭亭玉立,參差高下,左邊的大樹最高,是主樹,紅葉掛滿枝頭,與迎面的大山相呼應,無呼應則畫面便失統一。叢林邊上有一隻渡船(野渡),兩人坐在船上欣賞風光旖旎的雲山江樹,小船成為全畫視線停留的支點,突出了此畫的主題“丹江野渡望雲平”,象徵著萬物沉浸在光被四表的人類大愛之中。在另一習作“松泉圖”,主峰(主山)高聳而挺立,氣勢磅礴,山巔倒掛的松樹向你直面撲來;左側小山是中景,似拱手向主峰朝揖,上有鹿兩隻;遠景高山向陽,明媚清新,春意盎然,與近景主峰的陰森沉滯形成鮮明對照;直瀉的瀑布和連綿貫通的煙雲的烘托增加了遠山空間的高度,營造出空靈的意境;最突出的是倒掛的巨松,“坡側倒趄(傾斜),飲于水中”,倒掛的樹枝上長出一簇簇樹葉,宛如一群馬在瀑布下飲水,令人歎為觀止。我只是談一點感受,只感到我的努力方向是正確的。我會沿著這個方向繼續努力,李延年這麼說。(文稿由周晉安先生提供)

Categories: 僑社新聞

Tagged a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