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d

一本萬利的「救命藥」 文/本報系總主筆/李著華

您說可不可怕?成本只需要一元美金的「救命藥」EpiPen,但是出售價卻需要六百多美元,這種以黑心肝來賺錢的心態和行為實在有夠狠,但是製藥廠就是做得出來,他們真是太沒有天良了!製藥業一向是世界上最賺錢的行業之一,大型製藥廠盈利百分比達兩位數是常有的事,「濟世救人」、「平價」以及「大多數人能夠使用得到」這些普世價值和觀念很久以來就已經不再是制藥公司所重視的了,他們所重視的和正視的只是牟利、牟利、牟利、牟利、牟利……………

是的,這種藥,是由一家名叫邁蘭製藥廠(Mylan)研發生產的藥,名叫 EpiPen腎上腺激素自動注射藥,那是一種針對突發敏感症的「剋星」,對於嚴重的食物中毒和蜜蜂叮咬中毒患者來講, EpiPen可稱得上是「救命藥」,所以在美國很普遍,很多的學校平日都有購置,當然許多的父母親也因此而買了一些存放在家裡面以備不時之需,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曾經在2010年建議每一名病人應應該至少要準備兩劑EpiPen才可能充足使用,所以EpiPen從此改為兩劑包裝生產,而且藥劑有效期只有一年,在一年內如果沒有使用的話,必需要重新購置。
正因為這個藥劑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它的藥價竟然節節高升,兩支裝藥劑的售價從2008年8月的一百美金,現在的售價達到六百美金,而自2007年以來,飆漲了十七次,漲幅達到500%,實在是太不合理了!
事實上,在去年底的時候,由於各界批評的聲浪不斷,曾經由兩位國會議員介入調查,他們也曾經做出過報告,認為EpiPen的售價是由盈利政策所驅使,”邁蘭製藥廠”是在最大程度上去賺錢,但是”邁蘭製藥廠”依然我行我行, EpiPen的售價照漲不誤,直到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蕊日前公開指責他們不道德後,”邁蘭製藥廠”才不得不收斂,表示會推廣一個儲蓄卡折扣優待項目,即使用現金購買該藥就可以省一半錢,但是售價顯然是還是偏高,因為根據醫學專家的估計, 一劑EpiPen的製藥成本只需要一元美金,但是售價卻高的離譜。
眾所周知,製藥業一向是世界上最賺錢的行業之一,大型製藥廠盈利百分比達兩位數是常有的事,「濟世救人」、「平價」以及「大多數人能夠使用得到」這些普世價值和觀念很久以來就已經不再是制藥公司所重視的了,他們所重視的和正視的只是牟利、牟利、牟利、牟利、牟利………………………,去年艾滋病患用藥價格飆升個了,今年EpiPen藥價又瘋漲,所以明年一定還會有其他的藥物步上他們的後塵。
製藥既然可以賺到橫財,所以許多人就利益均霑,就以”邁蘭製藥廠”來說,由於他們賺到了暴利,所以他們的執行長CEO希拉塔‧瑟布萊契(Heather Bresch)的年薪加紅利也就年年高漲,去年的漲幅逾百分之六百七十一,達到四千二百萬元之高,她真的那麼懂製藥嗎?當然不是,只因為她有一位擔任聯邦參議員的老爸,所以她才能夠以西維吉尼亞大學政治系的學位轉行進入藥行,並成為賺錢的個中翹楚。曾經有參議員提議,要求她到國會出席聽證會以說明為什麼”邁蘭製藥廠”要暴漲藥費,但是那顯然是沒有什麼大作用的,因為以現行的藥局管理法規制和監督機制來說,因為美國就像其他大多數國家不一樣,並沒有一個規定來控制藥品定價,而且美國政府還保護一些知名藥物不被同類競爭者所擠下,更不用說實施自己強大的購買能力來幫助民眾了,所以”邁蘭製藥廠”漲價之舉動雖然卑鄙貪婪,但是他們都沒有違法犯法,他們所欠缺的只是商業道德而已!
真正能夠解決控制藥費暴漲的方法,就是要靠著國會”交易委員會”(Federal Trade Commission)嚴厲的修法或是重新訂立法規來體現一個公平的市場機制,鼓勵制藥商們以美國市場可以承擔的價格來定價,才能夠約束、限制和懲罰不良製藥廠商不道德的牟利方式,當然, 制定法律,允許從加拿大或其他國家引進低價藥品以及允許知名品牌的同類替代產品進入市場也不失為一個打破製藥廠商壟斷的良芳!

Categories: Featured, 李著華觀點

Tagged as: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