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新聞

是時候來解決北美華文業餘教育中 「學不會」的根本問題了!

希林UIC中文學校/何振宇

日前,希林 UIC中文學校集中識字實驗班-三銳試驗班全體同學,在北京語言大學出版社北美分社的袁世奇主任和本校何振宇校長的主考下(均持有效HSK主考執照),進行了漢語水準考試( HSK)第六級考試。此級考試為具有掌握 5000常用詞彙量程度的海外學習中文者所設,直白地說,如果通過了 HSK第六級考試.的學.生,此時.去中.留學或工作,均無需再進入語.言補習班進行補課。此次考試的劃時代意義是:在北美大地上的華文業餘啟蒙教育史上,史無前例地第一次有了以班為單位參加類似託福/雅思那樣的語言能力測試–針對海外漢語學習最高水準的考試,同時,對於參加堅苦的北美華文業餘啟蒙學習的孩子們來說,第一次可以在十年或更短的業餘時間內學會中文,嚐到學有所成的喜悅!
眾所周知,由於中文有別于英語等等抽象文字言種,屬於音、形、意的文字,那麼學會中文最基本的標准必然就是突破 2500常用生字的識認關,用官方語言來說,識認 2500常用字,可以閱讀一般文章的 98.8%,即讀了文章中的一百個字,只有一、兩個不認識的生字,可以根據上下文推測其字意,這樣就為孩子們擁有自主閱讀和自學能力打下了堅實的基礎,這也是中國教育部制定小學全時六年《語文》教學大綱.最基本的核心內容。
在我們所從.事近三十年的北美華文業餘教育中,泛指絕大多數的週末中文學校,每星期只有一次上課時間,如果每次按兩節(兩學時)、一學年兩個學期加 8個星期的暑期總共 40個週末來算,全學年總共只有 80學習,這個學習條件的束縛,不是以我們的意志所能破除的。所為我們遇到「學不會」的問題就是,由於我們承襲了“分散識字 ”的教學理念,即一篇課文學習十幾、二十來個生字,這裡以暨南大學編寫的《中文》教材為例,在這麼少的課時限制下,一學年只能學習全部十二冊中的一冊,而不是像中國國內小學那樣學習兩冊,附圖統計了我們孩子們在這樣的業餘學習環境中能夠學習的生字;任何華校課本均可進行此類的統計,用數字說話,看一看我們的孩子們在業餘華校到底能夠學習到什麼程度。
絕大部分孩子們在五、六歲即進入我們北美的華校,經過五、六年堅苦的業餘學習後,孩子進入“麻煩製造者 ”的年齡段,他們已經學習了大量的知識,有了成熟的羅輯思維能力,已經進入“學知識 ”型的閱讀階段,但因其中文語言能力限制,不能像國內上小 /中學的孩子那樣可以閱讀任何自己需要的讀物,而是只能讀讀八、九孩童的 “龜兔賽跑 ”之類、對他.的生理、生長需求毫無意義.的讀物,就像玩遊戲機一樣,七、八歲.小孩子們能玩的遊戲對他們這樣 12、3歲的年齡段孩子來講,一點兒意思也沒有,反而顯得愚蠢。這個時候,他看不到成就,認識到了華文學習的困難,心底開始打了退堂鼓,開始厭煩這種堅苦、無.成果的學習,開始忘的比學得還多、還快,勉強學到 15、6歲的時候,以前辛辛苦苦的學習成果幾近殆盡.,我們往往看到其真正掌握的生字也就剩下二、三百甚至更少了。這怎麼能說孩子們經過十年或更多的業餘時間苦學習中文學會了呢?這個問題也可以從華人社區、社團在弘揚中華文化大潮的骨幹中得以印認,即除了“第一代移民 ”以外,有多少經過我們北美業.餘華文教育出來.的第二代的身影呢?
海外華文教育無疑是一門新興學科,她不僅承載著語言學習的重任,還承載著傳…承、弘揚博大精深的中華文化、傳統的內容和重任。但是,文字是文化的載體,如果不能在北美這樣的人文環境中改變輕車熟路的傳統教學思路和理念,還繼續在文字學習上裹足不前,成效甚微,那又怎麼在傳承、弘揚、講好中國故事事業.中有所建呢?
在我校集中識.字實驗班教學的探索和實踐的基礎上,我們已經有了如何改進、簡化此類教學方法以適應北美華文業餘教育實際情況的想法,在新的.學期裡,學校準備全面採用集中識字的理念,根據不同年齡孩子們生長時期學習語言的特點,揚長避短,打破聽、說、讀、寫齊頭並進傳統教學理念,以 “學 ”為出發點,更科學地、更有效地突破識認常用字的瓶頸口,盡早培養孩子們的自主閱讀能力,使之看到成就,學有所成,繼.而隨著年齡的增長產生學習華文的動力,可持續地進行業餘華文的學習,使傳承、弘博大精深的中華文化,講好中國的故事有著堅實的前浪推後浪、新人輩出的基礎!
關於我校的華文教學實踐,敬請參閱… http://xilin.us。

Categories: 工商新聞

Tagged a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