僑社新聞

洪門粵韻23週年慶粵曲演唱會節目賞析

8月28日12時,洪門粵韻23週年慶粵曲演唱會在中華會館禮堂隆重演出,共演12個節目:1.牡丹亭之幽媾 陳雪芳 文瑞芬2.怒劈華山 (摺子戲) 關慧瑜 曾莉莉 3.孤雁還巢 歐陽愛嫦4.裂鏡重圓 李志明 簡惠嫺 5.秋風賦 趙國雄 6.鳳閣恩仇未了情 鄒貴財 陳瑞霞 7.獅吼記之跪池(摺子戲)麥惠敏 林寶嫦 8.絕唱胡笳十八拍 陳沾 李木子 9.狄青闖三關 李潤根簡惠嫺 10.樓台泣別 李志明 何兆裘11.天涯別很長 梅定邦曾莉莉 12.望江樓餞別 歐陽愛嫦 黃婉玲。
出席演唱會的貴賓有洪門致公堂元老黃景雄及主席史衛明、蔡錫鋒,僑教中心主任王偉讚及臺北經文處副領事侯國南、眾多僑領及400多名粵曲愛好者,演唱會由洪門曲藝社社長黃婉玲主持。中場和演出結束進行大規模抽獎,王偉讚和臺北經文處處長何震寰奉獻兩個大現金紅包,馬蹄鐵賭場奉獻獎品20份,支持洪門演出的熱心人士奉獻的獎品更多,所以此次演出盛況空前。演出從中午12時延續到下午6時,演員和觀眾始終情緒飽滿,這是一次高水準的精彩的藝術盛宴。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節目內容豐富多彩,演員演技嫻熟,大部分是老演員。現賞析其中部分節目,與觀眾和讀者分享。
1.牡丹亭之幽媾:湯顯祖的“牡丹亭”創作於1598年,是對“至情”的歌頌,吐露了在封建禮教重重壓抑下的少男少女的心聲,寄託了他們對個性解放和自由戀愛的理想:有了“至情”,生而可死,死而可復生。這個主題是對封建禮教和宋代理學的激烈反抗。故事情節是:南宋南安太守杜寶的16歲獨生女麗娘在夢中與一年輕書生相愛,醒後終日尋夢不得,抑鬱而終。三年後,其鬼魂與從嶺南(廣州)赴京趕考的窮書生柳夢梅相遇,兩情相悅,麗娘向柳生說出真情,求他挖墳開棺,讓她起死回生。旦唱:“柳郎,你若能在明日未過辰牌剜碎銅棺,我同你尚有續姻緣之份。”生唱:“桃花樹下把銅棺掘,等我破棺重接再生花。”本劇目寫到這裡為止。後來柳生高中狀元,但是杜太守還是不認女婿和死而復生的女兒(認為還是鬼魂,認不得),最後經皇帝恩准,這對有情人才終成眷屬。老演員文瑞芬飾演麗娘的鬼魂,因為還不是人,是鬼魂,所以必須使用鬼魂特別淒厲的唱腔。我第一次聽到這種淒厲感人的唱腔,受到極大震撼。這是鬼對人的控訴!官宦家禮教特嚴,少女得不到愛情,抑鬱而終。不自由(包括戀愛自由),毋寧死!沒有愛情,活著沒意思,即使父親是高官;有了愛情,死人也想活,即使情人是一文不名的窮書生!這就是本節目和杜麗娘的可敬可愛之處!
2.怒劈華山(摺子戲):仙界聖母與人間書生劉彥昌的一段仙凡之戀觸怒二郎神,失去護身寶蓮燈之後被鎮壓於華山之下。沉香到了華山,夢見母親華山聖母,母子悲喜交集。由於沉香長大後練就銅皮鐵骨,終於能在夢醒後擊退二郎神,用斧劈開華山,救出母親,天倫得以重聚。曾莉莉飾演聖母,扮相端莊,唱腔沉穩舒緩,展現出慈祥善良的母性的光輝。她在唱“天涯別恨長”時則聲調高亢激越,判若兩人。不同的節目唱出不同的味道,這才是真功夫。關惠瑜扮演沉香,神勇果敢決心大,展現了急切救母的真情。
3.秋夜賦:老演員趙國雄獨唱,他首次在中華會館亮相演唱,即博得眾多粉絲熱烈掌聲。他唱出了本劇目抒情的特色和思念遠方妻子的深情。秋夜中典型環境的景物描寫也很到家。“到如今,門庭依舊,人去樓空誰與共,獨憑欄,潸然淚下,空對蒼穹。蝶舞化影弄,夜嫺難寢聽秋蟲。忽聽哀鳴雁叫長空,把心牽動。–秋雨秋風透簾櫳,疑是芳影動。何年何日再相逢?”窗簾被秋風吹動,就依稀看到妻子的芳影,唱得太入神了!
4.獅吼記之跪池:河東獅子指管丈夫管得甚嚴的一個潑婦柳氏,是一個男人陳季常懼內的喜劇。書生陳季常之妻子柳氏悍妒。陳以探父友、求功名為名赴京,與同鄉蘇東坡淹留多日,沉醉歌舞,被妻子發現,回家後柳氏對他管束益發嚴厲。蘇東坡邀陳去賞花,柳氏派蒼頭去打探,果然發現有妓女同行。陳回家被罰跪池邊遭老婆杖責。裡面有不少柳氏令陳季常下跪審問的鏡頭,所以許多地方以對白吼叫(河東獅吼)代替唱詞,使本劇目介於歌劇和話劇之間,富於喜劇色彩和特色,十分逗趣兒。另一特點是舞臺動作多而滑稽(如下跪),使喜劇演員有發揮才能的充分空間。林寶嫦演陳季常,麥惠敏演柳氏,都演得很到位,逗得大家很開心。
5.絕唱胡笳十八拍:就內容說,此劇目和“牡丹亭”最好,較有深度和力度,可以說是個好歷史劇。漢朝才女蔡文姬在戰亂中失散,淪為胡邦左賢王妻子。在十年裡,她生了個可愛的兒子,也愛上“騎射縱橫,風雲叱吒勇”的左賢王。曹操平定戰亂後就把蔡文姬接回來。但是蔡文姬終日想念丈夫和兒子,“夜夜心隨明月到胡邦,看子複看郎。”她幫助曹操撰寫”後漢傳“,並創作“胡笳十八拍”,後來就改嫁節度使董祀。坎坷的命運使她心力交瘁,她終於大病一場,臨死前才與左賢王重逢。左賢王知道她改嫁實有苦衷,想以皇后之禮恭迎文姬回胡邦,但一切都太晚了。文姬在賢王吹奏的胡笳“安魂曲”中安然與世長辭,只說一聲“賢王珍重!”賢王最後的唱詞是“來生當作合歡花長艷紅!”。李木子演文姬唱得很感人,而陳沾唱賢王也唱得很多情。看了這個節目,使人對不義的戰爭無比憎恨。是它,毀了世界上那麼美好的令人無比眷戀的一切!
6.天涯別恨長:孟薑女哭長城的故事大家都很熟悉,本劇目寫的是孟姜女新婚燕兒即因丈夫被拉夫修長城而生離死別的慘痛場面。旦:漫漫路寸碎柔腸,前緣成幻君獨往。合:執手相看,兩下無言心悲愴。生:長歎淚盈眶,暴政誰能擋?此去築長城,累你倚閭掛望。旦:那夜燕棲新巢,笑將郎肩傍。你道扶犁耕作,有稻花香;我道浣紗水湄,愛聽綠鶯唱。……亂世子民無奢望,只求粗茶淡飯事農桑。一聲築城令下,從此似隔陰陽。生:思痛別賢妻,難捨心底愛。怎奈參商分隔,只有血淚偷藏。……只怕為夫一去,雁杳魚沉,身無定向。若我三年不返,你便另尋佳偶,莫等空房。旦:今生永守候萬郎,情濃若酒永莫忘。這不僅是動聽的音樂,更是優美的文學,感情極其細膩纏綿。由於能體會這種細膩纏綿的感情,演萬郎的梅定邦和演孟姜女的曾莉莉都演得很投入。什麼是真正的愛情?就是它!所以後來孟姜女才冒雪霜凍千里迢迢赴邊關長城尋夫。不言自喻,萬郎早死了!她憤而把長城哭倒!勞動人民有什麼武器?只有眼淚!哭倒長城真是神來之筆!文學藝術的魅力就在這裡!走出了中華會館,我淚眼模糊,但精神振奮,我要為高尚的文學藝術鼓與吹!

Categories: 僑社新聞

Tagged a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