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d

誠實是希拉蕊最好的策略 文/本報系總主筆/李著華

希拉蕊.柯林頓過往的不良事蹟和醜聞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揭露出來,好像在她身上有永遠挖不完的醜陋事件,為了避免利益輸送之嫌疑,希拉蕊最明智的做法就是立即切除「柯林頓基金會」這個毒瘤,那才是上策之舉,如果她不願意做的話,唯一的解釋就是他們柯家迷財愛財而不顧社會的觀感,那是相當糟糕的事,那樣的總統真的很危險,誠實是希拉蕊最好的策略,希拉蕊必須坦然的面對選民,千萬不要以為她已經得到了一張白宮的「通行證」,可以直通總統之大位了!

美國總統的大選真是撲朔迷離,一夕數驚,雖然民主黨的候選人希拉蕊(Hillary Clinton)的選情隨著共和黨的候選人川普(Donald Trump)不斷的挫敗而漸趨穩定,民調的差距巳經在8%的誤差範圍之外,似乎已經是篤定當選了,但是令人驚訝不置的是,希拉蕊過往的不良事蹟和醜聞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揭露出來,好像在她身上有永遠挖不完的醜陋事件,唉,希拉蕊呀,她的運氣真是太好了,如果她今天碰上的共和黨對手是一位正直又有質料的候選人的話,我相信她現在根本不可能再選得下去了,包括我個人在內,我都不準備再去投她一票了,但是,只因為川普堵在哪裡,所以我不得不去投希拉蕊,我不願意說那是在兩個爛蘋果中選一個比較不爛的,因為把總統候選人比喻為爛蘋果,那是比較不道德的,所以我只能說的是:”兩害相權取其輕”吧!
很久以來我一直都是主張希拉蕊要為電郵門向全美國人民道一個大歉,但是希拉蕊顯然是不願意去這麼做,我原本一直都想不透,因為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希拉蕊難道不知道那一句諺語:”誠實是最好的策略”(Honesty is the best policy)嗎?
我現在終於明白,原來希拉蕊不願意誠實以對的真正原因就是她以前所犯過的錯誤實在是太多了,多的不勝枚舉,如果被爆料出一件,她就要道歉一次的話,恐怕她得天天都要道歉,永遠都道歉不完了,所以她乾脆就學習”厚黑學”的理論:”臉皮厚如城牆,心黑如煤炭”,反正一切的爆料只要媒體的熱浪退去之後,也就風平浪靜了………………。
前一陣子,有人認為唐納德•川普的競選團隊和俄羅斯關係太融洽了,這並不利於美國的外交政策,也不符合美國的整體利益,但是最新爆料出來的希拉蕊事件顯然更不符美國的利益。根據”美聯社”的揭露,在希拉蕊擔任國務卿期間,和希拉蕊見面或電話會議的一百五十四名私人利益體人士中,至少有八十五人給她的家族所成立的「柯林頓基金會(Clinton Foundation)」捐過款,或許諾幫助開拓國際項目。
“美聯社”顯然神通廣大,他們還有更明確的數字做佐證:”捐款的人之中,這八十五人捐出了高達一億五千六百萬美元,至少四十人的個人捐款超過十萬美元,有二十人甚至每人捐款額超過一百萬。”
已經有了這麼明確的數字,希拉蕊還能夠做什麼樣的辯解和反駁呢?相信她心知肚明,顯然是國務院裡面有內鬼,有一些與她唱反調,不服她、不願與她為伍的國務院”深喉嚨”向 “美聯社”媒體爆的料,所以國務卿約翰‧柯瑞(John Kerry)難道不必為國務院內之機密情資被洩露去負責任嗎? 國務院挖自己以前老長官的牆腳,已經夠多、夠長也夠臭了,可以歇一口氣了嗎?
關於比爾•柯林頓和希拉蕊•柯林頓這對夫婦,長久以來總有些事情是介於「不太好」和「完全錯誤」之間,克林頓基金會一事也是如此。
當然,希拉蕊的陣營與擁護者立刻反駁,指出柯林頓基金會是社會公益的組織,而絕非利益的團體,做過不少偉大的、救命的工作,這雖然是事實,但卻不代表這個基金會就不是希拉蕊的問題所在。因為當她在擔任國務卿的時候,她代表著美國在許多方面的利益,她丈夫的慈善基金卻還要從國外政府那裡收受數百萬美金,這肯定是個潛在的問題;不過希拉蕊的陣營強調,希拉蕊擔任國務卿的時候一直奉公守法廣泛地與各國人士接觸,只為了爭取美國的利益而努力,絕對沒有錢權交易、假公濟私的行為,而且希拉蕊表示如果當選美國總統,該基金會將停止接受國外捐款。
現在因為希拉蕊在競選總統,所有的外國政府與外國大企業仍然在踴躍地為「柯林頓基金會」捐款,為了避免利益輸送之嫌疑,希拉蕊最明智的做法就是立即並永久性地關閉基金會,那才是上策之舉,如果不願意切割「柯林頓基金會」這個毒瘤,唯一的解釋就是他們柯家迷財愛財而不顧社會的觀感,那是相當糟糕的事。
政治人物本來就應該比一般人有超高的道德標準,不管公不公平,柯林頓一家人必須比常人更嚴格地在道德上要求自己,因為一旦他們不道德,將會最快被人們看見。儘管他們不像共和黨人描繪的那樣糟糕,但他們確實一次次地弄砸了人們的信任——記得吧,當年比爾柯林頓確實在出軌問題上向大法官撒過謊,希拉蕊也確實魯莽地處理了自己的工作郵件,而且還建議過FBI聯邦調查局不要治她的罪。
現在,既然選民們開始發現,希拉蕊將來有可能利用總統的職權來影響政策,並給家族基金會的捐獻者開闢一條與政府公務機關接近的捷徑,以達遂其使用國家資源交易私人金錢之企圖,為什麼她又不當機立斷採取關閉「柯林頓基金會」的行動呢?是不是因為因為希拉蕊自認為她的對手實在太危險、太不可救藥了,所以她很可能就此得到一張白宮的「通行證」直通總統之大位了?如果她有這樣子的想法的話,那就是大錯特錯了,總統大選選戰詭異多端,越到最後決戰的時刻,任何一個把柄、任何一個事件都會影響到選局,更何況川普不是普通的人物,為了達到選舉的勝利,他會無所不用其極,使用出各種招式來使希拉蕊就範,希拉蕊能不察焉!

Categories: Featured, 李著華觀點

Tagged as: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