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觀點

恐怖襲擊–美國總統大選的新戰火! /文/本報系總主筆/李著華

美國人普遍都具有”穆斯林恐懼症”(Islamophobia ),根據蓋洛普民調(Gallup)顯示,百分之四十的美國人對穆斯林的印像不佳,這一次發生在紐約的恐怖襲擊會不會影響到美國總統大選的選情呢?答案當然是肯定的。那麼這一次的恐怖襲擊”新戰火”到底是對共和黨的川普有利呢?還是對民主黨的希拉蕊.柯林頓比較好?從目前的各家民調來看,似乎還看不出什麼端倪來………………..!

距離美國總統大選的日子已經不到50天,隨著選情的緊繃,兩位參選人的一言一行與一舉一動都會影響到大選的勝負,就在紐約權威當局在槍戰後逮捕了炸彈客嫌犯安罕德.拉哈米(Ahmad Khan Rahami),正式把9月17日發生在曼哈頓切爾西區與紐澤西州濱海城鎮的爆炸案定位為恐怖襲擊之後,讓如火如荼進行中的美國大選選情更加的撲朔迷離!
根據紐約警調單位的調查結果,這一次的襲擊案,經過查證,是屬於”孤狼式”的”犯罪行為”,雖然兇嫌安罕德.拉哈米是出生於美國的穆斯林份子,但是警調單位目前還查不到他與伊斯蘭國ISIS恐怖組織有直接的關聯。不過令人好奇的是,根據兇嫌的父親向警方的陳述,他的兒子曾經有毆打自己的母親和妻子的”家暴”紀錄,安罕德.拉哈米的父親也曾經在兩年前向聯邦調查局FBI舉報過這一個不肖子,所以安罕德.拉哈米是登記在案的”危險人物”,也是FBI檔案中的恐怖份子之一,沒有想到他在被自己的父親舉報兩年之後,竟然犯下了這一次的滔天罪行而讓全美國人心驚膽跳、寢食難安。
這一次的恐怖襲擊會不會影響到美國總統大選的選情呢?答案當然是肯定的。那麼這一次的恐怖襲擊到底是對共和黨的川普(Donald Trump)有利呢?
還是對民主黨的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 比較好?從目前的各家民調來看,似乎還看不出什麼端倪,不過,根據過去一年來的民調數據,當恐怖襲擊或是社會重大槍擊事件發生以後,川普的民調就會上升一些,而希拉蕊.柯林頓的民調則不太受到影響,而在許多民調中也顯示出希拉蕊.柯林頓在處理”危機事件”的應變能力是勝過川普的,但是在面對”恐怖襲擊”的時候,川普的魄力又比希拉蕊勝出一籌,川普一直給自己塑造出一種「鐵腕人物」的形象,他還污指恐怖主義這個怪獸是希拉蕊.柯林頓在做國務卿的時候”放出來”的,只有他才可以與恐怖份子大幹一場,並打敗他們,而且也只有他一個人才可以完全關閉穆斯林進入美國的通道!
不過,希拉蕊卻一點也瞧不起川普,她認為自己是一名沈著、思慮周全的女政治家,她曾經坐在軍情室(Situation Room)裡議事過重大危機,曾經參與過做出對付恐怖主義的艱難決定,而川普則一直是飄在空中、非常危險。希拉蕊也嘲諷川普的花言巧語只是ISIS寶貴的宣傳點,他所講的許多大話都被恐怖組織當成了把柄。
其實,美國人普遍都具有”穆斯林恐懼症”(Islamophobia ),根據蓋洛普民調(Gallup)顯示,百分之四十的美國人對穆斯林的印像不佳,他們不會投票給穆斯林當美國總統,而共和黨人更有高達百分之五十四的比率不願意穆斯林當美國總統,由此可見穆斯林在美國人心目中的確是不受歡迎的,也正因為如此,所以身為一位國家的領導人,必須設法去消除這種不正確的觀念才對,然而川普卻不這麼做,他反而要帶頭去仇視穆斯林、抵制穆斯林,在這一次的恐怖襲擊事件發生之後,川普竟然一竿子打翻一條船,趁機痛斥移民給美國造成了嚴重的治安問題,他意有所指的說道:”移民安全就是國家安全(Immigration Security is National Security),似乎是暗指移民危害到了整個美國的安全,那他為什麼不說”移民資產就是美國資產”呢?!
更可悲的是,川普的兒子也像他老爸一樣的傲慢與不人道,他竟然把美國所接納的敍利亞難民稱之為彩虹毒糖Skittles,直指難民問題製造了美國問題,並且自私自利的強調要奉行”美國優先”的政策,川普父子倆心胸狹窄、眼光如豆,完全沒有政治家的寬廣格局,所以我必須說,如果川普當選美國總統的話,那將是美國災難的開始,將來不僅僅是穆斯林遭殃,而且非洲裔、西班牙裔、亞裔和華裔都將會被川普”大總統”歧視而變成二流、三流的美國公民,所以我真的要呼籲所有的少數族裔必須在這一次的總統大選中傾全力出來投票支持希拉蕊當選,以阻止川普掌權當政,那才是美國之福、那才是少數裔之福!
現在希拉蕊的健康問題已經被人們暫時放下了,民主黨內也不再有任何撤換他的可能性,現在她所要做的反而是給川普製造更多的機會去攻擊她,這樣才可以使川普暴露出自己處世不恭和出言不遜的劣質本性,這個競選策略與方法若行得通,將大大有利於希拉蕊的競選的成功啦!

Categories: 熱點觀點, Featured

Tagged as: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