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觀點

我與孔子後裔孔繁恩共度中秋夜 /文/本報系總主筆/李著華

在中秋夜我陪伴著我的老朋友孔繁恩先生過佳節。今年已高齡八十歲的孔繁恩是至聖先師孔夫子的第七十四代後裔,他在海外傳揚固有的中華文化,他的精神相當的可貴。在靜靜的中秋夜,在空空洞洞的屋子裡,我陪伴著他,我努力的去回憶過去那一段曾經與他交往互動的歲月,我不禁想起他的先人孔夫子所說的:「逝者如斯夫,不捨晝夜。」唉,白雲蒼狗、滄海桑田,人生變幻無窮,我默默的祝願我的這一位老朋友能夠到大女兒那邊安安逸逸的度過晚年噢!

我剛從國外回到芝加哥不久就接到老朋友孔繁恩先生的電話,他在電話裡告訴我,他馬上就要搬到亞利桑那州去與大女兒同住了,所以特別打電話來跟我告別。聽到這一位老朋友的聲音,我內心有莫名的喜悅,儘管最近一陣子我日夜咳嗽、身體不適,但我馬上約好中秋節那一天去看他,以與他一起過節,也算是去為他送行。
當我拎著一盒月餅去到孔繁恩先生家的時候,一位美籍女看護來為我開門,中風在家復健的孔先生坐在輪椅上興高采烈的迎接著我的到訪,當我走近他的身邊時,他以右手緊緊的握著我的手,中氣十足的對我說:「你看看喔,我的力氣有多大!我並沒有被中風打倒!」
今年已高齡八十歲的孔繁恩先生是至聖先師孔夫子的第七十四代後裔,在廿六年前我剛到芝加哥來辦報的時候就已經認識他了,當時他成立了一個「文藝詩社」,以孔子的後裔來傳揚固有的中華文化,並大力的促進中美文化的交流,他的精神相當的可貴,我十分的佩服他。
因為我本人對詩文的喜好,所以從那時候開始就與他結為好友,我非常喜歡閱讀他所寫的詩文,我最敬佩他的就是,雖然他只有高中的中文程度,但是卻能靠著自己的努力進修,博覽群書,並以中英文雙語來寫作詩詞,有一年他還應邀到華府參加由聯邦能源部所主辦的亞裔傳統週活動,他在慶典上高聲的用中英文朗誦自己所寫的「十二生肖」詩詞,由於生動活潑,造成了全場的轟動與驚奇!
其實孔繁恩的一生都充滿了驚奇,由於經歷了中國的內戰,在香港出生長大的孔繁恩雖然一直是接受西式教育,但是因為家世的關係,他從三歲起就在父母的嚴格教導下背誦古書,並在正規的教育之外讀遍四書和五經,接受了自己的祖先孔子的儒家思想以及老子和曾子學說的影響,所以他在十七歲唸香港喇沙書院時即以文言文完成一篇名為「讀王夫子桑維翰書後」的作品,在這篇文章裡充分流露出孔繁恩的國學能力與歷史知識。
十九歲時即負笈來美,並從密西根大學冶金工程系畢業的孔繁恩並不因為研習英文與工程而荒廢了對中文的學習,他告訴我,他每天晚上都花費很多時間來勤讀『古文觀止』一類的古書以充實自己的國學能力,他說:「古人的思想與智慧能夠歷經幾千年延綿至今,證明了那是無價之寶,所以我們當然要去研讀了!」。
在芝加哥能源部擔任了幾十年資深工程師職位的孔繁恩在工作之餘弘揚中華文化不遺餘力,由於多年來對主流社區的活動積極投入與服務,他曾被聘任為「芝加哥文化事務局」的社區理事,讓他得以推動社區裡的文藝工作。孔繁恩說:「有參與,才能夠被人接受,並去影響別人,我的理想是以西方的方式來傳揚中國道統,如此中華文化才可以突破而永遠都不會斷掉!」
自從於政府公職退下來以後,孔繁恩曾經到芝加哥中國城的”芝英大廈”老人中心擔任經理,我有空的時候都會去探望他,為了方便我停車,孔繁恩特別把自己的經理停車証讓我來使用,讓我隨時到華埠都不必擔心停車的問題,我永遠都會感恩他對我的這一項特殊禮遇。
由於年事已高,孔繁恩在前些年辭退了老人中心的職務,與夫人定居於芝城西郊岱瑞城(Darien)的自宅寓所,但是他們的兩位優秀女公子卻因為工作的關係定居在外州,大女兒和女婿都是醫生,定居於亞利桑那州,小女兒則是在北卡羅萊納州擔任教授,所以都沒有在他們的身旁。孔繁恩的夫人不幸在六年半前去世,讓他深受打擊,有一天,當他獨自一人在家中的樓上時,突然中風倒地不起,由於左手與左腿左半身都麻痺了,使他動彈不得,在地板上悽楚煎熬了五天五夜後才奇蹟般的獲救!
「我當時想,我是死定了,我的身邊沒有手機,我無力呼喚任何人來搶救我,我昏昏沉沉,意識不清,已把自己的生命交給了上天,當我醒來的時候,我已經躺在醫院的病房裡面………」
孔繁恩在向我訴說那一段刻骨銘心的人生浩劫時心有餘悸地說 :「因為我的小女兒從北卡羅萊納州連續幾天打電話來找不到我,所以她才機警的打電話到警察局,請警察到我家來查看,才奇蹟般的救了我一命,所以我的老命算是撿回來的!」
生命意志力非常強的孔繁恩在醫院住院治療了一年之後,就要求回到自己的家裡來進行復健,政府也為他安排了特別的看護,每星期有五天到他家來照料他,不過每天只有短短的四小時,所以他已經訓練出可以坐著輪椅用右手自己煮飯、自己生活、自己上網讀新聞,也自己寫詩作詞,生活雖然孤獨,心靈卻也不是很寂寞,他特別在電腦中找出他最近的詩作給我閱讀,那真的就是他內心目前的寫照:
「勤工淡薄亦幸勞,幸得賢妻樂也淘;
積聚多年想晚福,百事無求品自高。」
「因何中風癱半邊,常年饕食炸與煎;
如今始悟知已晚,殘而不死謝蒼天。」
「猶如被幽禁,獨坐苦難堪;
四壁何無語,誰來慰我心。」
「無言獨幽居,年邁意氣衰;
何時客到訪,免我坐針錐。」
在讀完孔繁恩的詩詞後,讓我百感交集、悲從中來,在靜靜的中秋夜,在空空洞洞的屋子裡,我陪伴著這一位老朋友,我努力的去回憶過去那一段曾經與他交往互動的歲月,我不禁想起他的先人孔夫子所說的:「逝者如斯夫,不捨晝夜。」唉,白雲蒼狗、滄海桑田,人生變幻無窮,我默默的祝願我的老朋友孔繁恩能夠到大女兒那邊安安逸逸的度過晚年噢!

Categories: 熱點觀點, Featured

Tagged as: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