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觀點

戴上桂冠的老歌手/(文/本報系總主筆/李著華)

一位七十五歲的老歌手能夠贏得諾貝爾文學獎,這絕對會是流芳百世的傳奇。諾貝爾文學獎一直以來都是頒發給那些窮一生之力從事於文學、文化或文字工作的文人,他們絕大多是一些默默無聞做研究、追求文字藝術和美學的作家和學者,但是這一次瑞典文學院卻把諾貝爾文學獎頒給了一個從事音譜和歌唱的藝人鮑勃·迪倫,理由是: 「他在美國偉大的歌曲傳統中,創造了新的詩意表達」。瑞典文學院這樣的評價給我們最大的啟示是,文學不僅僅只是靠著長串的文字來傳達意念和人生哲理,精簡的歌曲和歌詞也是一種表達的方式,而一位音樂人能夠獲得樂壇、文壇和新聞界如此崇高的殊榮,恐怕只有鮑勃·迪倫一個人做得到了!

當大多數人正為2016年這一場美國總統大選感到極度沮喪、困惑和絕望之際,突然傳來了瑞典文學院把今年諾貝爾文學獎(Nobel Prize in Literature)的得主頒給了一位七十五歲的老歌手鮑勃·迪倫(Bob Dylan),這可是轟動世界的一個新聞,難道說連貝爾文學獎都發生了不可思議的”川普現象”嗎?
眾所周知,諾貝爾文學獎一直以來都是頒發給那些窮一生之力從事於文學、文化或文字工作的文人,他們絕大多是一些默默無聞做研究、追求文字藝術和美學的作家和學者,直到諾貝爾挖掘了他們、獎勵了他們,世人才會瞭解他們的偉大光芒。但是這一次的諾貝爾文學獎卻頒給了一個從事音譜和歌唱的藝人。照理說,文人和藝人還是有巨大差別的,既然是文學獎,而且又是那麼崇高的諾貝爾文學獎,理應頒發給文人,而不是藝人,但是這一次瑞典文學院破天荒地背棄了文人,所以當名單公佈以後,自然震動了整個傲慢的文學與文化界,不少的文人對這個結果表示蔑視、憤怒與不滿,這也是想當然爾的事。
這一次瑞典文學院把諾貝爾文學獎頒發給鮑勃·迪倫的理由是: 「他在美國偉大的歌曲傳統中,創造了新的詩意表達」。瑞典文學院這樣的評價給我們最大的啟示是,文學不僅僅只是靠著長串的文字來傳達意念和人生哲理,精簡的歌曲和歌詞也是一種表達的方式,雖然鮑勃·迪倫是美國流行樂中一名非常大眾化的歌手,但是他所創作的民謠和搖滾樂卻是曲曲動人,歌詞裡充滿了對人文的關懷以及對世俗及金錢的透徹觀點,他算是美國文化中最有影響力的戰後詩人和音樂家之一,他在動蕩年代受到的舊英格蘭、黑人民謠的影響,並把它們在他的歌詞中重現出令人驚艷的效果,影響面又如此之廣,這樣的成就絕對足夠令他獲得諾貝爾的肯定了,因此,鮑勃·迪倫在文化上的普世性不應該成為文人攻擊他的證據,相反,這才是支撐他成功的立足點。
鮑勃·迪倫在樂界的影響力相當大,一直以來,他都是一名從不放棄挑戰自己和挑戰聽眾的藝術家。他的歌就是時代的選集,他的作品充滿了對世人的關懷,從上世紀六十年代在戰時與和平時期的痛苦,到七十年代的動蕩,再到八十年代的推崇自我,他深切地關注著戰爭、種族主義和所有形式的不公正,並且那些文字並沒有隨著時間流逝而喪失意義。他可以寫出賺錢的發聲歌曲,也可以僅僅在幾年後就通過創作出幻變的荒涼風景。他用來表達自己的文字充滿了想象力,發人深省,敏銳、機智又十分精辟,雖然有時他所傳達的信息並不是那麼清晰,但人們總喜歡破譯他的想法,不管是藏在歌詞里的,還是在採訪中透露出來的,因為他在音樂界如此重大的貢獻,所以他獲得了樂壇上所有重大的獎項,包括奧斯卡金像獎、金球獎與葛萊美獎,此外,普立茲新聞獎(Pulitzer Prize)也曾頒給了他這一位不是新聞人的藝人,想想看,一位音樂人能夠獲得樂壇、文壇和新聞界如此崇高的殊榮,恐怕只有鮑勃·迪倫一個人做得到了,在紛紛擾擾的美國總統選舉的時刻,大家不妨去聽聽這一位最新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的歌,那些歌會把我們帶回到曾經動蕩的時代,那些歌也會讓我們沉思一下現今的政局到底要亂到何時!

Categories: 熱點觀點, Featured

Tagged as: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