僑社新聞

回香港往新加坡、馬來西亞和深圳遊記(一) 文:陳海韶(中華藝術家協會會長)

這次旅遊是例年來最為輕鬆的一回。我夫婦倆於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七日下午由芝加哥飛香港,經過十五個小時的長途飛行,於十月二十八日晚上八時抵達香港的赤臘角機場。同學好友湯錦波兄已在機場等候我們,大家見了面非常高興。坐車將行李放在酒店後,即驅車前往鳳城酒家,錦波兄已約好了一班同學到那裡等候聚餐為我們接風,包括:周君鐸夫婦、陳伯英夫婦、遊子楊夫婦、陸嗣偉、湯化髯、飛仔泉(讀書時的化名)十六位同學,有幾位同學已是超過五十年未見。我們有四天在香港,黃瑞民先生夫婦這時也在香港旅遊,於是便約了一起用餐飲茶。

久居香港的學生翁雪婷和陳乃梅兩位不只請我們吃飯,還開車帶我們去買作畫的文房用品,遊雀仔街。三四十年的老朋友攝影名家馮漢記先生、關仲良先生及虞漢彪先生一天晚上特別請我們去一家叫做「梨滿園」的韓國餐館食燒烤,餐後意猶未盡,又去一家專賣甜品店聊天至深夜。
一天錦波兄帶我們去遊「南蓮園池」,此花園非常,由日本運來的羅漢松,據說每一棵松價值一百萬元以上,還有許多擺設很好的巨石,又有一個很大的水池,裡面還有不少的錦鯉。總之一切出乎想像之外,在香港這寸土寸金的地方,這真是一個世外桃源,園內有一家商店,叫做「志蓮素苑」,食物一般但價錢很貴。還有一間陳列了不少的巨石博物館,開了眼界。跟著我們去不遠的志蓮靜苑參觀,此苑規模很大,莊嚴清靜,到處置滿盆栽。走了許多路很累,錦波兄不良於行一定很辛苦,心中感到很不好意思,非常感激。
我們在香港逗留到十月三十一日,並於這一日早上二十多位同學到黃大仙附近的百樂門酒家聚餐,席開兩桌,食了乳豬鮑魚魚翅乳鴿,每桌四千元,不算貴,認識了鄭灼籌先生,談得很投機,答應他將於二零一七年五月去溫哥華時探望他,十月二十九日適逢五十周年校慶在倫敦酒樓席開七十席,九百多位校友聚餐,場面盛大熱閙,氣氛熱烈喜悅,除了十多位認識的同學之外,一眼望去,一片白髮和光頭,半個世紀過去了,多少事發生了啊!次日還是錦波兄帶頭君鐸夫婦、我、周君鐸夫婦、我夫婦、湯化髯、陸嗣偉及另兩位同學一共八人去郊遊,坐船去南丁島的索羅灣碼頭,多數同學則從另一方向走山路到碼頭來會合我們,一起食頓海鮮餐。
十月二十八日兩位同學與我夫婦坐火車經羅湖去深圳,中午時表侄林廖軍夫婦在車站接我們食午餐,當然有叉燒和燒鵝,然後去東門大廣場,我喜歡穿唐裝,挑了八件,表侄強付了錢送給我,盛情可感。然後帶我們去他的辦公室坐坐,他的辦公處是在市中心的最高樓的京基100的64樓,他泡了功夫茶給我們喝。這是一家投資公司,在這十年二十年改革開放期間,表侄以五萬元起家,到現在四十出頭,已可以退休,其成就可喜可賀,真為他高興,可惜表哥表嫂已去世,未能享受兒子的成就。他帶我們去深圳灣公園,在公園海邊左方,可眺望到遙遠的香港的燈光,右邊是星馬大橋,我們在落日餘暉中拍了了不少照片。遊完開車去海洋公園善廚食順德菜。
飯後一位表侄的朋友送我們回香港,這位伍先生是住在香港,每天開車到深圳上班,是表侄的同車,因此之便。次日一早,有一位相熟的司機,李先生開車來酒店接我們去機場飛新加坡(我們的大件行李存放在酒店,我們還回來香港),經過三個多小時的航程,我們抵達新加坡機場。
星加坡---我讚美你!這是新加坡本地的叫法,在機場我們很快就找到了翠明假期的安排的導遊張良誠先生,他是我們這兩天在新加坡旅遊的本地響導,這位張先生是新加坡第三代的華僑,豪爽熱誠、知識豐富、粵語道地,識中文一路滔滔不絕介紹新加坡的歷史風俗名勝古蹟,連他自己的八代也倒了出來,他說他的祖父祖籍是潮州人,賣豬仔到南洋,當時是英國統治,在碼頭當苦工,後來回唐山結婚生了十二個子女,他父親後來也回鄉娶親生了六個兒女,母親來到新加坡後張先生才出世,可以看出早期我們華人在南洋是多麼艱苦,但不管怎樣我們保持文化風化傳統永不改變。
他開著一輛大麵包車,駕駛技術一流,他一邊開車一邊從新加坡的歷史典故說起。星加坡原是被英國統治的殖民地,在一九六五年八月九日獨立,從馬來西亞出來,英國人搬走。新加坡人口有五百三十萬,其中百分之七十五是華人,十五是馬拉人,八是印度人,二是西人等。宗教很自由,華人信佛,回教、基督教在唐人街附近都有教堂或寺廟,大家和平共處互不侵犯。
新加坡是一個島國,土地不大,靠填海增加土地面積,政府有計劃的開發,有78%的地方未開發,每年只開發3-5%的土地,有五十年計劃,每五年調整一次,所填之土地要等十年至十五年後才能使用建樓,由發展局計劃如何賺錢建樓。初期人們害怕地基不穩,不敢投資,後來前總理李光耀的好朋友李嘉誠和一班朋友來支持,首先建了一批商業大樓,叫做「金沙公園」,現在已成為新加坡重要的金融區,下層用做辦公室,上層用為住宅,還有商場一應俱全,非常方便。新加坡國土小,缺乏資源,國民經濟主要來源是靠石油加工,碼頭航運,金融和旅遊。新加坡政府非常重視人民生活的福利健康和居住,居者有其屋,一座座大樓染成各種顏色,黃綠藍竹橙,方便老人家辦認。(續右頁二)

Categories: 僑社新聞

Tagged a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