僑社新聞

芝加哥青少年文藝節 Kelly高中學生Veronica Pletch作品獲獎

( 本報訊)Kelly 高中以其獲獎的行軍樂隊,合唱團,足球隊,摔跤隊以及許多芝城成功的校友而聞名。現在更成了獲獎詩人的家園。Kelly 高四同學Veronica Pletch 所寫的“根源”詩在最近的芝加哥青少年文藝節獲獎了,這首詩現在已印在數以千計的書簽上,芝加哥市內各地讀者均可看到。如果你到芝加哥公立圖書館各分館,隨手拿起一張免費的書簽,………………………………………..

Veronica Pletsch

獲獎學生Veronica Pletsch

你就會看到Veronica Pletsch 的名字,Thomas Kelly高中學生,以及一首詩在書簽上。這首詩是Veronica 在Lisa Morrison 博士的IB(大學程度)英文課堂上最後一分鐘完成的作業。Pletsch 說“這個作業是要我們寫一首關於自然方面的詩。我拖到截止那天才開始寫。我清晨五點走出家門,集中注意力在我從小就一直看著的一棵樹上,就是這樣的清晨思考給了Pletsch寫“根源”這首詩的靈感。Pletch 又說“我不認為這是我最好的詩。我猜它之所以會入選是因為它很短。我其他首詩都太長了,”以下是首獲獎的詩。

“根源”
我盯著一棵樹看,一棵像是聳立於天際的紀念碑,在微風中婆娑起舞,洋溢情感,麻雀也在它溫柔的庇護之下。我盯著一棵樹看,一棵痛苦扭曲的樹,一再地被扭曲,有如一曲亂中有序的憂鬱旋律抹殺了情感的流露。我盯著一棵樹看,一棵有歷史淵源的樹,被囚禁而仍發光,在兒童的笑聲中,和浮誇的言辭下搖擺不定,一個根深蒂固的記憶。就在我一直盯著看的樹上,看到所有的叢前,所有的現在一棵樹的樹樁,深深洛印在我的記憶中。

這首詩並不是作者唯一獲得認可的詩。去年,Pletsch 的三首較長的詩在“學術/創作藝術”比賽中獲獎。她寫的三首詩“岌岌可危”,“難受”,“荒涼”獲得了銀牌(第二名)。這些詩描述了人類生活更深層次的心理爭紮和戰勝困難,都顯示出對人類處境的敏感度;值得一提的是,這些詩是出自一位獨生女所寫的。她是在McKinley Park 社區長大,就讀同一社區的鄰里小學– 長青(Evergreen)小學。Pletsch 說“我母親說我總是喜歡講故事,當我在長青小學讀七年級時,我試著把我愛說故事的天份付諸實踐。我寫了一個故事,長青小學的老師幫我校正,可惜我錯過了提交的截止日期。”她後來開始寫詩。這位Kelly 的學生繼續補充說,“我不知道我是怎麼開始寫詩的,只知道它是來自我心裡的聲音,我必須把它寫在紙上。”Pletsch 不僅僅是詩人。她還是Kelly 的社會義社團團員,前往紐奧爾良市(New Orleans) 幫助重建被Katrina 颶風摧毀的一些社區。她喜歡在紐奧爾良哪兒工作,所以她計畫今年秋天到路易士安娜州的聖芳濟大學
(Xavier University of Louisiana)就讀。這位Kelly 的高四生說:“我對政治感興趣。我打算讀政治科學。我希望有一天能競選,從政.”如果是這樣,我們的芝加哥市可以任用更多像Veronica 這樣年輕又投入的參與者。詩人改變世界的事蹟已經眾所皆知。

Categories: 僑社新聞

Tagged a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