僑社新聞

雕像沒眼淚 文/李著華(本報系總主筆)

川普這周引起了不少怒火上身,特別是當他向那些在夏洛特維爾(Charlottesville)希望推倒羅伯特·愛德華·李(Robert E. Lee)將軍雕像的人們發問,……….下一步是不是就要推倒喬治·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或湯瑪斯·傑弗遜(Thomas Jefferson)的雕像了。雕像沒眼淚-1

但是實際上他可以援引自己在去年秋天的那段評論,那時的示威者甚至要求將著名的希歐多爾·羅斯福的雕像從紐約的自然歷史博物館前拆除。

其實問題不出在雕像本身,雕像本身當然是討論不出什麼對錯。只是川普對待發生在夏洛特維爾事件最初的聲明,其態度就像是對新納粹份子和3K黨的縱容。這位元總統本該大力譴責那些製造了恐怖事件的人群,而不是將種族歧視者和反對者們相提並論,各打50大板。甚至將討論的焦點放在雕像身上。大東北餐館

但是一旦我們通過了川普那固執的所謂維持國家統一的觀點,是否推翻雕像又變成了一個必須要討論的問題。對美國歷史上公共人物圖像、形象的解讀,已經逐漸變成了修正主義歷史的焦點所在,一些自由主義者認為人們應當撤下那些和蓄奴制有關聯的紀念碑。像希歐多爾·羅斯福,他的一些事情如果放在21世紀,那就會被認為是存在極大的政治錯誤的。

而希歐多爾·羅斯福的騎馬雕像之所以會引來批評之聲,就是由於在這位美國第26屆總統的兩側,一邊是非裔美國人,另一邊是美國原住民,所以被認為這表達的是白人至上主義。許多左翼的人還譴責羅斯福是個霸權主義者(帝國主義者),儘管如果不是在他的努力下美國不可能成為一個世界大國,也不可能在後來從上一代納粹手中救下全世界。

同樣,這次要求移除里士滿的同盟國紀念碑也可以認為是一個情緒化的建議。紀念碑常常代表的是榮譽,里士滿的紀念碑也不例外。如果要求里士滿移除紀念碑,至少要給出合理的原因。還有,當我們討論移除紀念碑的時候,還要想想塔利班和ISIS有什麼區別,畢竟他們也很喜歡對珍貴的宗教肖像做破壞。

前一代人之中,從來沒有誰覺得華盛頓和傑弗遜有什麼令人爭議的地方,但是現在,就連總統山(Mount Rushmore)也不安全。這種忽然興起的將美國偉大的英雄人物推倒送進喬治·奧威爾的“記憶空穴”中的行為,更像是助長了新納粹主義的火焰。

儘管許多開國功勳都曾擁有奴隸,但是他們與那些偽善的想要破壞國家的人之間還是有明顯的區別。當我們以華盛頓或傑弗遜為傲時,我們讚頌的是他們對自由的捍衛,而不是戰爭本身。

像羅伯特·李這樣已經彙聚了眾怒,並導致了群體性暴力事件的雕塑,下一步或許應該討論是否將其移交博物館,離開廣泛的公眾視野。

 

Categories: 僑社新聞, 專欄特稿

Tagged a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