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特稿

報社槍擊案的哀傷! 文/李著华(本报系总主笔)

馬州”首府日報”驚傳槍擊令人痛心,社論版空白一片表示無話可說的悲憤

華府近郊馬里蘭州的州府安納波利斯市的”首府日報”(Capital Gazett)報社大樓編輯部昨天竟然發生五死兩傷的槍擊案,那名心態邪惡的行兇嫌犯Jarrod W. Ramos已經被60內趕到現場的員警逮捕。根據該報的一名記者描述現場的狀況時說道: ”槍手是透過玻璃向辦公室內開槍,編輯部的工作人員都躲在桌子底下,大家甚至能聽到槍手裝填子彈的聲音,現場像戰區一樣的恐怖!”……………..【李著華觀點- 報社槍擊案的哀傷!】≈馬州首府日報驚傳槍擊令人痛心,社論版空白一片表示無話可說的悲憤≈-1

聽到這樣子的描述,彷佛就像是電影般驚悚的情節,這家隸屬於《巴爾的摩太陽報》(Baltimore Sun)旗下的報紙今天在頭版以全版鬥大的標題、文字與照片刊出自己報社不幸罹難的新聞,但是社論版完全空白一片,似乎表示了該報無話可說的悲憤以及無言的抗議,美國社會的治安敗壞至此,就連新聞與文化的乾淨土地也遭受到槍支的侵犯,我們真的還能夠說什麼呢!儘管遭逢此一不幸事件,但是”首府日報”的記者、攝影師和文字編輯還是要像世界各地其他報紙編輯部的新聞從業人員一樣,每天為廣大的讀者帶來新聞和知識。

美國治安的引憂長久以來已經是老生常談的話題,除了大規模的恐怖族襲擊讓個社會集體恐慌外,各類層出不窮的刑事犯罪也是再再令人觸目驚心,除了在街道巷弄之外,住家、餐廳、商店、工廠、倉庫、市場、戲院、教堂、學校、工作場所…………無處不是罪犯去犯罪的地方,而每當槍擊暴力事件發生之後,經常出現在在犯罪現場的除了員警的身影之外,媒體記者往往也會現身於此。

媒體記者們在犯罪現場動勤做著筆記,與官員和目擊者交談,並試圖記錄並理解一場又一場的社會悲劇,那似乎早已司空見慣,而每一次聽到陣陣的槍聲,那就是意味著死亡,我記得有一次在芝加哥的一個大教堂正當虔誠的教徒們為一位教友舉行追思葬禮時,竟然有兇手持槍到現場行兇死了正在追悼教友的人,讓主持葬禮的牧師感慨的說道:”這個世界已經沒有一片真正安全的樂土了!”然而這一次,竟然就連報社的編輯部也不能倖免了,誠如那一位牧師所說的,這個世界真的是沒有一個地方安全了!

事實上,美國的媒體人員算是最安全的,根據”保護記者委員會”( 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所列出的自1992年以來的1,306起暴力事件中,只有七件發生在美國,而全世界其他國家記者被謀殺的頻率之高令人震驚,像墨西哥與義大利的記者與編輯經常被黑社會的暴力威脅而喪命,所以主持正義的記者往往下場都很悲慘,而大多數記者都覺得,他們之所以會成為暴力的目標,是因為他們在公共生活中所扮演的公正角色,由於民主國家意見自由,在政治分歧嚴重之際,人們對新聞行業本身的看法出現了明顯的兩極分化,許多媒體人士因為政治信仰與政治立場之不同而不幸處於媒體隱喻性戰爭之中。

那些暴力殺戮者用槍支發洩他們的瘋狂,破壞生命,傷害社區,即使沒有任何法律能夠阻止這些殺戮,即使每年都有數千人死於槍支暴力。但是作為記者,我們報導的大規模槍擊事件比一般人想要的多,今天,槍支暴力襲擊了我們的同業記者,我們感到的悲傷當然超乎了一般人,然而,我們知道,這種不幸事件所帶來的痛苦將來還會在一個又一個地方重複的出現………………。

Categories: 專欄特稿

Tagged a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