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觀點

【李著華觀點: 抹不去的紅色夏季】

芝加哥市中心區右側密西根湖昨天有六十九位不同族裔的人倘仰在漂浮圈上,他們手牽手,紀念所謂的”紅色夏季100年”。………………………………..

072919-抹不去的紅色夏季-1

100年前此時此湖,一名白人青年向一群湖中的黑人投擲石塊,以懲罰他們超越白人在海灘的特權區域,結果名叫尤金·威廉斯的黑人被打中淹死湖中,白人警察竟包庇兇手,爆發黑人憤怒,一週內芝加哥發生最嚴重的種族暴力事件,憤怒之火延燒至全美卅多個城市,到處有黑白鬥毆、廝殺、搶劫與縱火等事件,傷亡人數難計,輿論稱此暴亂為紅色夏季(The Red Summer) ,由於牽連錯綜複雜的族群關係,各種陳述據說紛紜,所以The Red Summer未列入美國正式歷史章篇,如同台灣228事件,迄今依然有爭議。

追溯歷史,在100年前一次大戰結束,美國表面恢復寧靜,但戰爭實給美國經濟和社會帶來深刻變革。

大戰在工業發達的北部和中西部創造成千上萬與國防相關工作,引發黑人從南方向北大遷移,改變美國人口結構,在戰前,北方幾沒有黑人,大遷移後,以白人為主的州市政府頒布以街道分隔族群的法條,造成嚴重黑白對立,偏偏當時美國總統威爾遜是種族主義者,他不介意40萬黑人去法國打仗,但對他們回美國卻沒有積極接納,正因黑人回歸平民生活遭困境,變成了血腥夏季騷亂。

經過一世紀的努力,美國種族歧視問題已逐漸解決,不幸的是現在又出現一位極端種族主義的川普總統,為了選舉,他裂解族群關係。

在紀念紅色夏季之際,川普總統應該記取100年前威爾遜總統的教訓,使美國多元化族群的路途步入正軌!

Categories: 熱點觀點

Tagged 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