僑社新聞

記「趙少昂教授畫展」 於印第安那州聖母大學舉辦盛況…….文/陳海韶

我的老師趙少昂教授是我們廣東省嶺南畫派的大師之一,畫名遍及全世界各地的博物館、美術館,能得到他的作品展出,被認為是很難得而榮耀的事,趙老師的畫被廣東美術館、美國三藩市德陽博物館、香港沙田文化館…..收藏,且僻專室長期展出…………………………………………

他的遺作常被各地博物館和美術機構借用展出,這幾天在聖母大學藝術系主任及教學領導的主持和安排下,由趙教授的孫子趙公義兄的聯繫和操持下,(公義兄多年前畢業於聖母大學,他的大兒子現在也就讀於此)由在香港的趙老師的二公子,即公義兄的父親趙之泰先生借出幾幅趙老師的畫,由聖母大學負全責保管和保險,運送到此聖母大學,舉辦展覽。

img059

海韶在現場作國畫示範

此次畫展的實際負責人是在該校教東亞藝術史的教授(Fletcher Colman)來信邀請我到時在場向觀眾做中國畫示範表演,時間是2月6日2020年,下午5時到6時一個小時,由我妻及好友陳羨韶夫婦陪同,學校派大車來芝加哥接送我們,當晚還舉辦宴會招待,另有兩間大房間讓我們四人住宿一晚,趙老師的孫子趙公義兄夫婦及大兒子從中國成都搭飛機,經香港飛來芝加哥先見我,並表示請我代表他們家屬出席主持此次展覽,並在現場作畫示範,同日公益兄先生去聖母大學做一切安排,當我們抵達學校時,現場也把我示範的畫枱佈置好了,做得非常妥當,還有一位工作人員在旁邊打點一切,老師的作品展廳就在我作畫的地方對面,觀眾可以看展覽也可以看我作畫。

上午十時我們到達學校不久,公益兄在一個房間對著200多位觀眾演講,訴說他祖父的生平和藝術,我妻他們也在場,我則先在畫案作畫,人慢慢越來越多,大約在我前面佔了50多人,我一邊畫,一邊做解釋,也請觀眾發問,並邀請他們前來嘗試作畫,大家非常投入和高興。

趙少昂教授合家照於香港家中

在兩個多鐘頭內(我提早,也延遲時間)我畫了五、六幅畫,其中一幅大幅的「琵琶」畫送給了學校,今年是鼠年,我畫了一幅老鼠畫,並言明此畫送給現場年紀最小的朋友,後來所畫的畫被校方全部收藏了。公義他們一直在我旁邊看顧一切,順便一說趙老師的孫子趙公義,當他18歲時在香港書院畢業後來美國聖母大學就讀,來之前他祖父來信四封細囑我去機場接機,並安排他入學,還寄來照片和成績表,公義到後先在我處住了兩天,然後以車送他去學校,到校找住房、選枱床、登記入學,自此六年內(加上碩士兩年)週末和我短期假日他都來我處度過,老師為此曾寄畫給我表示感謝!

img054

展品之一

公義在我處時,我畫苑有我三幅已裱好畫框的畫,也是我自己認為較滿意的畫,公義很喜歡,我即便送給了他,後來他把畫擺在我做示範的地方,又後來他經我同意將此三幅畫送給了學校,並表示以後會在學校推廣嶺南畫派藝術,並宣揚他祖父的藝術成就,舉辦一系列學生的畫展,畫展由我開始之。

學校當日給我們安排很好的房間之外,晚餐佈置得也很隆重,招待我們一行多人,公義在晚宴上講的話,表示展覽很成功,多謝我的現場示範,和代表大家感謝豐盛的晚餐。

海韶向趙少昂老師的孫子趙公義解說作品

海韶向趙少昂老師的孫子趙公義解說作品

公義以優異的成績畢了業,回憶起這一切很有意思,一直來他都叫我陳伯伯,他畢業典禮舉行時,我夫婦專程前往參加,並作為家長代表,此後數十年一瞬間過去了,公義為美國一家公司工作並被派去中國成都公司工作,在此以前他曾回香港工作了幾年,且結婚生子成立自己的家庭,但遺憾的是祖父去世了,母親也去世了,令人傷感不已!公義現在成熟了許多,能力也很強,他立志推廣嶺南畫派的藝術,這也是他祖父平生一直積極所做的工作,極為可嘉。

學校一切安排非常妥善,次日一早還是同一位女士來接我們開車回芝加哥,抵達芝加哥時剛好是中午,我們請他飲茶,說來也巧,原來她以前是住在芝加哥的,而且他父母現在還住在芝加哥,到唐人街飲茶食飯是常事。

img056

海韶夫婦和趙公義夫婦合影於展場

老師趙少昂教授的藝術成就當然與他的天份有關,但最重要的是他一生不懈的努力,正如他寫給我們的座右銘所揭示:「一切皆幻、藝術有真、時乎不再、努力為人」。
老師少年時在廣州報上看到嶺南畫派創始人之一高奇峰先生刊登招收學生的廣告,立即前往奇峰先生設在廣州三沙島天風樓拜見奇峰先生學畫,據趙師說他一共臨摹了奇峰老師三十多幅畫稿,奇峰先生即與兄高劍父先生去了上海,創辦了審美畫報,偶回廣州,一般同學和老師一定舉行雅集。

img058

聖母大學招待嘉賓晚餐

趙師一生自勵筆耕不綴,生平只讀過三年書,但他的文學知識、書法和藝術修養令當今許多書畫家所不及,這次趙師的畫在聖母大學舉辦畫展,是一件盛事,趙公義兄能繼承他祖父遺志,我們作為弟子應該全力支持,使師門及嶺南畫派發揚光大。

附:由於記掛著兆俊兄,遂囑妻打電話回溫哥華,嫂夫人告知兆俊兄情況穩定,但其大女兒正如醫生所預言,已於去年12月初不幸去世,正是白髮人送黑髮人,悲慘如此!又得知女兒去世前,由一位年輕親屬捐了一個腎給她,也只能延長七個月的壽命。

Categories: 僑社新聞

Tagged 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