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頭條

驚爆!!川普在芝加哥欠下巨款! 紐約時報揭發”芝加哥川普大樓”的困境!

(芝加哥時報/快訊)近來紛紛擾擾的芝加哥川普大樓今日被紐約時報驚爆, 它的擁有人川普在芝加哥欠下巨款和稅款! 他的貸款人不堪其擾,已免除了他未能償還的約2.87億美元債務, 川普剩餘未還的貸款將在2023年和2024年到期,目前川普還沒有對此事作出回應, 但在大選之前一周公佈必將衝擊到他的選情。………………………………

   根據紐約時報的報導,2008年9月底,當唐納德·川普前往芝加哥慶祝他的92層摩天大樓即將竣工之際,金融危機正如火如荼, 而當時全國大小公司乃至數百萬美國人的財富都岌岌可危,包括川普家族在內。然而在這座閃閃發光的玻璃塔樓上,他作為家族裡的大家長出現在露台時卻顯得喜氣洋洋。

「我們愛上了這棟大樓,」川普滔滔不絕。「我們對這棟建築情況,以及我們建造它的速度感到非常非常滿意。」

他和家人希望川普國際酒店大廈(Trump International Hotel & Tower)能鞏固他們公司作為世界著名豪華房地產開發商之一的聲譽。

事與願違,在充斥各種摩天大樓的投資組合裡,這座摩天大樓再度令人失望。工期滯後。公寓很難售出。零售空間空置。

然而,對川普和他的公司來說,芝加哥的經歷帶來了另外的東西:成為他有能力對重要金融機構施加強硬手段,並且利用稅法來緩衝屢次經營失敗所帶來打擊的最新證據。

《紐約時報》獲得的總統的聯邦所得稅記錄首次顯示,自2010年以來,他的貸款人已免除了他未能償還的約2.87億美元債務。其中絕大多數都與芝加哥項目有關。

川普如何在芝加哥惹上麻煩,並且通過策略擺脫困境,堪稱川普生意方式的案例研究。

當項目遇到問題時,他試圖擺脫巨額債務。對於大多數個人或企業來說,這將是一條毀滅之路。但納稅申報數據、其他記錄和採訪顯示,放貸機構並沒有與這位出了名的愛打官司、喜歡上新聞的客戶交戰,而是放了川普一馬——這正是他似乎一直指望的。

大銀行和對沖基金給了他數年的額外時間來償還債務。記錄顯示,即使在川普起訴他最大的貸款人,指責其對他進行掠奪之後,銀行還是同意再借給他9900萬美元——比之前所知的多出一倍以上——這樣他就可以償還在芝加哥違約貸款方面拖欠銀行的錢。

最終,川普的債主們免除了他的大部分欠款。

這些被免除的債務現在包括在紐約司法部長對川普的業務更廣泛的調查之內。它們通常會產生一大筆稅單,因為國稅局將勾銷債務視為收入。然而,正如在他漫長的職業生涯中經常發生的那樣,川普似乎幾乎沒有為這筆錢繳納聯邦所得稅,時報對他的納稅記錄進行分析後發現,部分是因為他的其他業務出現了巨額虧損。

川普集團的首席法律官艾倫·加滕(Alan Garten)表示,該公司和川普妥善核算和支付了所有豁免債務的應繳稅款。

「這些交易都是多年前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及其導致的房地產市場崩潰之後,由經驗豐富的各方之間自願達成的,」加滕說。

在芝加哥那些風頭正勁的日子裡,電視上這位未來總統扮演的是一個非常成功的房地產開發商角色,閃閃發光的新摩天大樓也成了這種神秘色彩的一部分。

這是川普建造的最高的一座大廈。也是最後一座。

        以下為川普當年在芝加哥時報所刊登之廣告,那也是他唯一刊出的華文媒體廣告,共刊登了四個月

2003年,川普與建築設計師亞德里安·史密斯公布了這座大廈的設計方案。「長久以來,我一直希望能在芝加哥建造一些很棒的東西,」川普後來寫道。川普國際酒店大廈計劃包括486套共管公寓、339個酒店客房、餐廳、一個酒吧、兩個停車場、一個健身俱樂部、一個水療中心,以及數萬平方英尺的零售空間和會議設施。

為了支付建設費用,川普安排他的兩家有限責任公司——北瓦伯西401公司(401 North Wabash Venture)(以該項目的地址命名)及其母公司梅茲401公司(401 Mezz Venture)——借貸超過7億美元。

川普從他的長期貸款人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那裡借來了大部分錢。自1998年以來,他已經從這家德國銀行借了數億美元。該銀行一直急於在美國立足,以至於忽略了川普的違約歷史。

這一次,川普向包括現已退休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安東尼·甘迺迪(Anthony Kennedy)之子賈斯汀·甘迺迪(Justin Kennedy)在內的德意志銀行官員保證,芝加哥開發項目一定會賺錢。

德意志銀行同意向北瓦伯西401公司貸款6.4億美元。川普同意以個人名義擔保貸款中的4000萬美元。如果他的有限責任公司違約,德意志銀行可以直接從川普那裡收回這筆錢。

川普還找到對沖基金和私募投資公司城堡投資集團(Fortress Investment Group)借了1.3億美元。這是一種所謂的夾層貸款,意味著只有在他還完德意志銀行的債務後才能償還這筆錢。由於風險更大,城堡集團給他定了兩位數的貸款利率。

如果川普違約,他的貸款人可以沒收這棟大樓。

2005年2月4日,川普用一支粗黑鋼筆簽下了貸款協議。一個月後,工程開始了。

隨著金融危機席捲全球,為價值數百萬美元的公寓尋找買家突然變得更加困難。2008年春,川普請求德意志銀行推遲貸款的到期日。該行給了他6個月的額外期限。

9月中旬,雷曼兄弟(Lehman Bros)破產,危機進一步加劇。金融市場陷入混亂。經濟處於蕭條邊緣。

川普請求再次延期。這一次,德意志銀行拒絕了他。

川普的公司仍欠德意志銀行約3.34億美元的本息,欠城堡集團約1.3億美元(不包括利息和費用)。

川普和他的公司起訴了德意志銀行和城堡集團,還有其他收購其部分貸款的銀行和對沖基金。

德意志銀行很快也提起了自己的訴訟,指控這位長期客戶習慣性賴賬,要求他立即償還現已違約的貸款。

貸款人為什麼不沒收那棟大樓?

要想通過法庭接管這座尚未完工的摩天大樓,勢必得經歷一個花費巨大、耗時多年的過程,尤其考慮到川普還以利用司法體系拖延官司、消耗對手而聞名。直接解決爭端似乎更簡單一些。

2010年7月28日,代表川普、德意志銀行和城堡集團的律師通知法庭,他們已私下達成和解。具體的和解條款沒有披露。

但川普的聯邦報稅記錄,以及他在伊利諾州庫克縣提交的貸款文件,為和解的結果提供了線索:川普擺脫了約2.7億美元的債務。很少有美國企業或個人能指望得到這麼慷慨的財務減免,尤其是在沒有申請破產保護的情況下。

儘管德意志銀行曾發誓不再與川普做生意,但他的女婿賈里德·庫什納(Jared Kushner)把他介紹給了自己在該行的個人理財經理羅斯瑪麗·弗拉布里奇(Rosemary Vrablic)。在上級的支持下,弗拉布里奇很快同意與川普重新開始合作關係。

根據向庫克縣事務記錄處提交的貸款文件,2012年,弗拉布里奇所在部門提供了兩筆以那棟芝加哥摩天大樓為抵押的貸款:一筆近5400萬美元,另一筆為4500萬美元。據幾位知情人透露,川普同意以個人名義擔保這些新貸款。

知情人稱,這筆資金立刻被用於償還他最初那筆芝加哥貸款中仍拖欠的9900萬美元。換句話說,德意志銀行的一個部門向川普提供了資金,讓他償還了在該行另一個部門的欠款。

當時,芝加哥的貸款只是德意志銀行與川普合作關係的一部分。弗拉布里奇的團隊還借給川普的公司1.25億美元,用於建設他在佛羅里達州的多拉爾(Doral)高爾夫度假村,以及多達1.7億美元貸款,用於把華盛頓的老郵局(Old Post Office)大樓改造成一家豪華酒店。川普同樣以個人名義擔保了這些貸款。

這些擔保對他有利。因為它們被算作出於稅收目的對他的生意進行的投資,能增加他的虧損額度,用於避免未來的所得稅。川普的聯邦報稅記錄顯示,他個人擔保償還的債務達到4.21億美元。

但那棟摩天大樓的財富還是縮水了。Real Deal去年報導稱,大樓的大部分零售空間從未被使用過。

德意志銀行表示允許川普的公司暫停支付貸款利息。川普集團認為該行的提議不夠慷慨,拒絕了它。

Categories: 芝加哥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