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特稿

為公共利益向富人徵稅

By Alexandra Arriaga

    伊利諾伊州正在進行投票,讓選民們決定”是”或”否”修改州憲法,允許徵收分級所得稅。它將使擬議的立法生效,以分級稅率取代現行統一稅率。………………….

二十年來,María Guadalupe Acevedo一直住在芝加哥西南邊的蓋吉公園。她有兩個現在二十多歲的兒子,她已經離婚近兩年了,目前獨自生活。Acevedo在市中心的健身中心兼職當清潔工,每兩週收入約375 美元。她說,她的生活得依靠全國歷史最悠久的拉丁美裔領導的社區服務組織- Mujeres Latinas en Acción拉丁裔婦女行動組織- 所提供的州政府資助的服務計劃。在此組織的協助下,她拿到了普通教育發展證書,並通過聯邦醫療保險得到了心理保健服務。
和伊利諾伊州的大多數人一樣,Acevedo也在廣播中聽到關於州長JB Pritzker提議徵收分級所得稅的廣告。那些反對分級所得稅修正案的廣告說,這將打開對中產階級增稅的大門,並對小企業造成傷害。支持它的人強調,它只會增加對最富有的伊利諾伊州人- 百萬富翁和億萬富翁- 的稅收。Pritzker政府估計,如果憲法改革通過,97%的伊利諾伊州人的所得稅至少會有小幅下降。
Acevedo 在自己沒研究過的情況下,是不會相信她在政治廣告中所聽到的事情的, 所以她在網上搜索信息, 來了解背後的真相。Acevedo用西班牙語說:“以我讀到的來看,公平稅讓每個人都繳稅。我覺得這看起來是公平的。現在,我們這些賺得少的人反而交得更多。
由於伊利諾伊州自1970年以來就實行統一稅率的稅收制度,像Acevedo這樣的納稅人將他們4.95%的收入用來繳納稅款,而州內的其他人,包括億萬富翁,也繳納4.95%的稅款。但對於可支配收入較少的伊利諾伊州人來說,這佔了很大一部分他們生活所需的收入。自由傾向的稅收和經濟政策研究所(ITEP)特別倡議主任Lisa Christensen Gee如此說到。
她說:”這就是我們所說的累退稅制度,要求錢少的人繳納比收入多的人更高的稅收份額。這種累退稅制度是州憲法的常制,目前要求所有收入稅的稅率相同。 ”
選民們不是要自己決定稅率,Pritzker提出的具體稅率只會讓年收入在25萬美元以上的人稅金增加,收入在25萬美元至50萬美元之間的人的稅率會是7.75%。“修正案本身並不改變稅率。它讓州政府有能力提高收入水平較高者的稅率,降低中低收入或低收入者的稅率。”選民將在選票讀到這樣的說明。
伊利諾伊州的每一張選票上都會有一個註明讓選民知道,不投票相當於投反對票,如果有五分之三的人對於這個問題的回答、或選舉中多數的投票者投贊成票,修正案則得以生效。
Grassroots Collaborative(基層協作)一直積極地與選民接觸,倡導分級所得稅。執行主任Amisha Patel說,在選舉的這個階段,通常這意味著過濾選票問題上選民所看到相互矛盾的信息。在廣告充斥於電視、廣播和網絡空間的情況下,選民們有很多(的信息)要過濾。
贊成和反對修正案的二方大資助人對於擬議修正案的意見十分高調。Pritzker捐出自己的5650萬美元財富給“投給公平一票”政治委員會。伊州首富Ken Griffin,同時也是反對分級所得稅力量的代表人,親自捐贈了4600多萬美元來阻止這項提議的修正案。
Griffin在一份聲明中稱這項修正案為“災難性的”,“每個公民都有權了解Pritzker州長和(州眾議院議長)Mike Madigan的增稅對我們州意味著什麼:家庭和企業持續外流,就業量下降,以及不可避免地對每個人增稅。”
Patel嘲笑伊利諾伊州超級富豪因稅收而外流的說法。“說富人要離開是一種恐嚇策略。他們能去哪裡?我們周圍的幾乎每個州都有這個稅法。”她說。
右傾智囊團Illinois Policy Institute伊利諾伊州政策研究所於10月5日起訴伊利諾伊州國務卿Jesse White和州選舉委員會成員,稱White發布的宣傳手冊包含有關擬議修正案的“誤導性陳述”。他們聲稱,分級所得稅修正案將使針對退休收入抽稅的可能性更大,而該修正案的支持者稱不會發生。
“我們知道他們這麼做是為了要讓民眾感到困惑,散佈虛假信息,散佈恐懼。”Patel說。
ITEP甚至稱伊州的統一所得稅為“對最富有的伊利諾伊州人的稅收補貼,加劇了收入和財富的不平等”,並使伊州和芝加哥的種族貧富差距更加惡化。
ITEP在9月完成了一項追溯分析,在該分析中,他們用分級稅制試算了伊利諾伊州過去20年的稅收。分析寫道:“在公平稅的相同分配下,在1999-2019年之間,最富有的3%的伊利諾伊州人應繳納平均額外8%的總所得稅,即270億美元。”
分析還發現,在20年統一稅制下,納稅收入低於25萬美元的伊利諾伊州黑人和拉丁裔納稅人會繳納比在追溯分析中根據公平稅繳納的稅款多40億美元。
Christensen Gee 說:“這種稅收結構的選擇,相較於公平所得稅,統一所得稅使貧富差距更加嚴重。”
維持舊制還意味著考慮州政府在2008年經濟衰退期間預算觸底時採用的處理方式:削減工作機會和社會服務。假如沒有聯邦援助或任何新的收入來源,Pritzker警告過的“噩夢場景”就可能發生。他說,成千上萬的人可能會被解僱,經濟衰退將進一步惡化,急需的社會服務資金將會減少。Pritzker政府估計,分級所得稅每年可能帶來34億美元的額外收入。
提議的修正案在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之前就已經開始擬寫,但在全州急於恢復的情況下,Christensen Gee說,這個時機是再好不過了。
“如果我們只有一個槓桿,說我們必須提高每個人的稅收要求或是完全不提高,這讓我們處於一個艱難的處境,而無法以能夠實際實現我們目標的方式,在這個時刻做出回應,來確保我們有公共衛生基礎設施、確保我們有公立學校可上、確保我們有辦法讓人們可以出門看望家人和必要性工作者能有工作”,Christensen Gee說。“如果我們只有一個標準,每個人不是都在增加(納稅額),就是減少,這會讓我們阻礙我們建設理想社會的能力,,並且這也無法反映世界的實際情況。”
如果擬議修正案不通過,它也可能意味著削減像拉丁裔婦女行動組織對性別暴力和性侵犯倖存者提供的服務。該組織有200萬美元的州資助,為芝加哥西南區社區的拉丁裔婦女提供支援。
Monica Paulson是拉丁裔婦女行動組織的政府補助金經理。她說,如果未來削減開支,該組織就會有失去州政府資金的風險。
“由於疫情大流行,州政府的處境很艱難,我們非常需要公平的稅收來幫助我們度過難關,這樣我們才能繼續提供這些服務”, Paulson說。“新型冠狀病毒病大流行導致本來已是弱勢的移民和拉丁裔倖存者生活更加困難,維持對於他們的複蘇來說非常關鍵的危機處理和諮詢等服務,是至關重要的。”
Paulson還指出,在聯邦福利遙不可及,以致無法減輕失業和累積債務時,她所服務社區的無證移民有機會獲得服務是多麼重要。
自疫情大流行以來,拉丁裔婦女行動組織進行了幾次需求調查,以衡量新型冠狀病毒病對經濟的影響。8月份的調查發現,69%的受訪者的就業受到影響,74%的家庭收入減少。在參加調查的785名社區成員中,64%的人沒有資格拿失業保險和聯邦振興補貼金。
Paulson說:“通常,無證移民受到像新型冠狀病毒病大流行病這樣的事影響特別大,但他們所交的稅金沒有幫助到他們及他們的社區。” ITEP發現,2010年,無證移民總共繳納了106億美元的州稅和地方稅。但是,為無證人士提供的新型冠狀病毒病的救濟項目主要是依靠慈善或社區籌集的互助基金。
對Acevedo這樣的拉丁裔選民來說,今年是政治覺醒和賦權的一年。雖然她從未為政治運動作出貢獻,但她因為拉丁裔婦女行動組織而受到鼓舞,發表自己的意見,並分享她關於反對種族主義和槍支危險的故事和經驗。
這也是她為什麼將在今年十一月投票贊成公平稅制修正案。對於Acevedo來說,這不僅僅是稅收的問題,還關係著她希望所有伊利諾伊州家庭都能擁有的一個更公平的未來。用她的話說,“這樣就不會是我們其中的一些人付錢,而其他人不付了。”

Alex Arriaga (Photo by Zakkiyyah Najeebah)

Alexandra Arriaga是City Bureau的駐社記者,位於Pilsen.她的報導側重於芝加哥的移民社區如何建立權力和參與民主。她最近為Weekly雜誌寫了一篇關於芝加哥的氣候種族隔離的文章。)此報導是由位於Bronzeville的公民新聞社City Bureau製作的。請至citybureau.org 來更多地了解與參與我們的工作。

Categories: 專欄特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