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頭條

芝加哥32年前的一樁家庭悲劇因前夫自殺而結案畫上句號

                                                                 涉嫌殺死前妻, 而自殺的簡·克羅爾(Jan Krol)

 

(芝加哥時報/快訊)芝加哥每年都會發生許多的兇殺案,  但是有一些案件是無法偵破的,這些破不了的謀殺案最終被認定爲“例外”——當嫌疑人死亡或警方認爲該起案件有太多他們無法克服的障礙時,警察局就會使用這種分類,比如不合作的證人,去年,芝加哥有130多起謀殺案被破例判無罪, 而簡·克羅爾(Jan Krol)的案例就是最古老的案例之一。

芝加哥一名退休警探前警官邁克爾·弗萊明(Michael Fleming) 曾在30年前調查過這一起涉及克羅爾的謀殺案,。弗萊明一直懷疑是簡·克羅爾(Jan Krol)勒死了他的前妻雅德維加·克羅爾(Jadwiga Krol),然後把她的屍體放在雪佛蘭汽車後備箱裏燒掉,但邁克爾·弗萊明始終未能說服檢察官有足夠的證據起訴他。

弗萊明警官始終不願談這個案子。在謀殺案發生後不久,1990年《芝加哥論壇報》(Chicago Tribune)的一篇文章援引了他的話,題爲《謀殺調查變成了一場貓鼠遊戲》(Murder probe into a game of cat and mouse)。在文章中,他爲自己對克羅爾的積極追捕進行了辯護,他確認克羅爾是謀殺前妻的嫌疑人,並說:“我喜歡處理神祕事件。我討厭看到有人僥倖逃脫。”

這對夫妻是於1974年在波蘭結婚,並於1978年離婚。男方於1980年移居芝加哥,1985年,女方也來到芝加哥而且又和他同居,雖然他們已經離婚不夫妻了,但他們還是住在傑斐遜公園中央大道北5500號的同一棟房子裏。

為了謀生,雅德維加·克羅爾在家裏開了一家美甲沙龍店,通常每天工作12個小時。一位顧客說她是“我見過的最好的人之一”。根據警方的說法,簡·克羅爾是一個憤怒的醉漢,他曾經在巴克鎮的高級咖啡公司丟掉了清潔工的工作,因爲他在上班的時候睡覺了,這家公司離發現雪佛蘭汽車起火的地方很近。他嫉妒雅德維加·克羅爾與一位音樂家的關係,並對1989年初他們去佛羅里達州勞德代爾堡(Fort Lauderdale)旅行感到憤怒。

警方瞭解到,雅德維加·克羅爾曾爲自己買了一份價值15萬美元的人壽保險,她的孩子是受益人,因爲她告訴她的保險代理人,“我有一種非常糟糕的感覺,不好的事情將發生在我身上。”

1989年5月,雅德維加·克羅爾的14歲女兒因嚴重燒傷住院治療,她說她是在一次烹飪事故中遭受了嚴重燒傷。根據警方的報告,她說她不想回家,因爲她害怕她的父親對她不利。雅德維加·克羅爾的女兒現在早已經離開芝加哥住在英國, 她告訴警方,由於母親的死,使她患有創傷後應激障礙,她的哥哥在波蘭的監獄裏度過了大半生。一名被派往華沙的聯邦調查局特工證實,由於簡·克羅爾在波蘭南部的山區小鎮扎科帕內自殺,這爲警方關於這個家庭悲劇的書畫上了句號。

Categories: 芝加哥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