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頭條

【李著華觀點: 憤恨之城-明尼蘇達又怒吼了】

正當明尼蘇達州法院還在審理轟動世界的白人警員肖文涉嫌以膝蓋霸凌謀殺非裔男子弗洛伊德的案件之際, 在法庭外不遠的魯克林又發生了白人警察槍殺黑人死亡的事件, 儘管開槍的女警Kim Potter自稱是拔錯手槍誤殺了20歲的非裔青年, 隨後她與警察局長都引咎辭職, 而且她還被控二級過失殺人, 但非裔社區顯然不能接受, 又在當地聚集示威發出了怒吼, 也有一些城市聲援跟進, 舉行了抗議的活動, 把近來亞裔遭到仇恨犯罪的暴力事件覆蓋了過去, 也為族群的對立再次挖出一道巨大的鴻溝!

檢視這些年來美國發生族群對立與紛亂的主因絕大部分是由於白人警察槍殺了黑人, 這樣相同的情境一再發生在美國街頭,尤以去年的弗洛伊德命案所引發的”黑人的命也是命”示威活動, 隨後又造成了打、砸、搶的暴動事件,讓美國社會付出了沉重的代價, 照理說美國人應該從中得到教訓與覺醒,但白人警察卻改變不了槍殺黑人的惡習, 一次又一次的犯下錯誤, 警察固然是“法律與秩序”的公權力執行者,但法律並沒有賦予他們無限使用槍枝的權利, 為何白人警察非開槍不可呢?!非裔黑人雖然平均素質比較差, 品性也比較拙劣, 但是警察在執法的時候豈可先入為主對他們存有種族歧視的偏見?!

就像這一樁命案, 白人女警察自稱她是取錯了槍枝, 誤把手槍當成電擊槍,問題是受害人Daunte Wright當時是駕車逃逸, 車上還坐著他的女友, 根據警方的用槍規定, 為避免傷及無辜, 造成更多的悲劇, 警察是被禁止開槍的, 但是這位具有26年資深經歷的女警竟然無法精準判斷用槍時機,犯下了兩項嚴重的錯誤, 所以我很贊成也同情受害人的母親含淚痛訴的, 那根本不是誤殺,而是女警在畏懼後欲置人於死地的槍殺罷了。

堅守崗位是警察神聖的天職, 他們出生入死的精神是可貴的, 但過度執法所造成的傷害卻是巨大的,  弗洛伊德去年的冤死卻無法避免Wright今日的身亡, 使明尼蘇達成為憤恨之城, 美國的社會似乎已病入膏盲矣!

Categories: 芝加哥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