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頭條

近500名非法兒童被安置在芝加哥避難所 在大流行過後數千少年正在邊境尋求庇護

 

(芝加哥時報/快訊)根據國土安全部的資料顯示,由於疫情的關係,自去年12月以來,近500名非法無證兒童被安置在芝加哥地區的避難所接受臨時照顧,其中大多數來自危地馬拉、薩爾瓦多和洪都拉斯等國。

在芝加哥地區,爲尋求庇護者提供服務的機構和社區組織正在當地避難所接手一些兒童,聯邦機構正忙着將他們從邊境巡邏牢房轉移到臨時住所,Heartland Human Care Services執行主任戴維·辛斯基說,20年來,他的組織根據與美國衛生與公衆服務部簽訂的合同經營庇護所,以照顧無人陪伴抵達邊境的移民兒童。根據雪城大學(Syracuse University)的數據,去年10月至今年4月期間,在芝加哥移民法庭尋求庇護的449人中,有167人獲得了庇護。這一比例爲37.2%,與前幾年持平。辛斯基所在組織哈特蘭聯盟(Heartland Alliance)的安全項目副主任道恩亞·安德伍德(Dawnya Underwood)說,自去年12月以來,被轉移到芝加哥五個庇護所等待與家人團聚或由擔保人安置的無人陪伴的未成年人的數量先是“翻了一番,然後是三倍”。每天大約有4名兒童來到這裏,與2014年最後一次大量涌入的流動兒童數量相當。今年春天,美國和墨西哥邊境無人陪伴的未成年人與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接觸的人數激增,3月份有19,960名兒童,4月份有17,171名。雖然哈特蘭在芝加哥收容所的359個牀位尚未全部填滿,但辛斯基預計,隨着邊境尋求庇護的移民數量繼續飆升,對牀位的需求將會增加。

當尤拉利亞·安德烈斯·佩德羅和一羣其他尋求庇護的未成年人從危地馬拉經由墨西哥來到美國與父母團聚時,她和哥哥弗朗西斯科並沒有認出他們。分別時她12歲,她的哥哥14歲,他們已經10多年沒有見過他們的父母了。他們的父母從危地馬拉的一個農村土著城鎮移民到伊州南部。2015年,爲了躲避暴力,這對兄弟姐妹來到了北方,希望與父母團聚。成有千上萬像安德烈斯·佩德羅兄弟姐妹一樣的年輕人,他們大多來自中美洲國家,在2014年-2015年獨自遷移到美墨邊境。在疫情高峯期過去後,今年南部邊境無人陪伴的未成年人人數達到了至少自2014年以來的最高水平。

隨着這一數字的增長,倡導者呼籲建立更多永久性的創傷信息庇護所,爲這些等待安置和開始庇護申請的兒童提供住所。爲芝加哥地區的中美洲移民提供法律服務和資源的羅梅羅中心(Centro Romero)執行主任達西·j·富內斯(Daysi J. Funes)說,尋求庇護者正在逃離自己的國家,逃離持續不斷的暴力、自然災害和因冠狀病毒而惡化的貧困。

Categories: 芝加哥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