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著華觀點

【李著華觀點 : 哀傷一年-佛洛伊德遭霸凌死後非裔依然卑微】

一年前的今天,非裔青年佛洛伊德在明尼阿波利斯遭白人警察壓頸霸凌致死, 激起全美對非裔黑人生命的省思, 550個城市2600萬人走上街頭遊行示威, 大家挺身而出聲討警察暴行,為黑人的命也是命奔走呼喚,種種情景歷歷在目。

一年後的今天, 非裔的生命有受到尊重悍衛嗎?

不, 當然沒有, 非裔的生命依然卑微不值, 他們隨時隨地都會遭遇到來自警察的暴力槍擊!根據官方統計, 美國人每年平均約有1000人遭到警察槍殺, 其中30%死者是黑人, 但黑人僅佔美國人口的14%, 所以比例實在太高, 白人警察對黑人普遍存在歧視, 明尼阿波利斯市長弗雷在談到佛洛德之死時說過:“如果他是白人,他不會死。”

這的確是真心話,縱使佛洛伊德事件後, 白人警察濫殺黑人的事件並沒有改變, 各地依然不時傳出悲劇, 最典型案例就是發生在威斯康辛州白警向手無寸鐵的非裔男子布雷克連開7槍的事件。白警永遠沒有從佛洛伊德身上吸取到教訓,各城市呼籲對警察撤資與裁汰的建議淪為空談,國會兩黨都認為警察執法過當及種族歧視嚴重,應徹底改革,但在警察所享有的”有條件豁免權”上意見相左,所以未能立法節制警察濫用權力,許多警察明明是誤殺黑人,卻極少被起訴,因此他們有恃無恐濫用槍枝。

當然,警察作為社會上最危險職業之一,他們的工作隨時都有生命威脅,我們必須肯定和尊重他們願意冒險擔任這項職務, 畢竟絕大多數警察是奉公守法的,只是少數不肖員警破壞了警察形象。

檢視過去弗洛伊德死後幻的一年,美國警政並沒有系統的改革變化,也無法實現種族正義,美國社會從拆除雕像到漫畫、電影,文化再到生活,任何事都會讓人想起了種族歧視與奴隸制度,社會上各種光怪陸離的變化,在在充滿了荒誕感,當政治正確變得瘋狂偏執時,只會加劇社會的分裂而令人惴惴不安,我們希望美國社會能改變,但在當前政經環境與政黨意見分歧下,我們要改變是很難達成的。

Categories: 李著華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