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頭條

【風城社會檔案—說唱歌手麥金尼:恩格爾伍德給我發現美的靈感來源】

(芝加哥時報/快訊)美無止境,美無邊界,它可以在任何地方找到。對於這一點,芝加哥說唱歌手達雷爾·麥金尼( Darrel McKinney)十分認同。這位說唱歌手兼音樂家說,即使是在最被系統邊緣化的芝加哥黑人社區,他也能發現美,這爲他的藝術創作提供了動力。在麥金尼2020年的最新專輯《破產與醜陋》(Broke and Ugly)以及今年早些時候發行的一系列強勢、有魅力、有感染性的單曲中,人們可以感受到這種追求美的情緒。

 

在接受芝加哥論壇報的採訪時,麥金尼表示自己的這種發現美的技能來自他自己的成長背景。他說:“我在恩格爾伍德(Englewood)長大……我的意思是,生活改變了,事情也就發生了。”麥金尼回憶說,18歲時他已經“走上街頭”。他說:“你必須適應你的環境,在貧困中成長。我只是在很小的時候就不得不適應某些事情。”

音樂對麥金尼來說是天生的,他生長在一個音樂家庭。他的父親是一名薩克斯管演奏家。父親經常和朋友們在家裏的前廳舉行即興演奏。麥金尼受到這羣人的啓發,推開了自己嘗試音樂的大門。麥金尼說,當他無法從這座城市的周邊環境中找到靈感時,他經常與身邊的人交談——包括他的祖母或叔叔這樣的家庭成員——以獲取寫作素材。和許多藝術家一樣,去年對麥金尼來說是特別艱難的一年。麥金尼剛剛因爲恩格爾伍德的大規模槍擊事件失去了很多朋友。他們本應在兩天後出現在DaWeirdo的音樂視頻中。而就在接受採訪的前一天,麥金尼的祖母去世了。

麥金尼的《破產與醜陋》是他迄今爲止最有力的作品。像他過去的許多作品一樣,恩格爾伍德是他最大的靈感來源。《週日晚餐》(Sunday Dinner)和《奇怪的水果》(Strange Fruit)等出色的歌曲更深入地講述了麥金尼這樣的年輕人不得不面對的選擇,以及其他人如何看待他們的決定。在《奇怪的水果》中,麥金尼說他試圖改變文化觀念,但是,他表示自己的創作不想超出大家的理解範圍。對他來說,最重要的是創造,展示真理,在城市中發現美。

Categories: 芝加哥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