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頭條

芝加哥表彰非裔歷史/但現實生活黑人卻變得更困難!

(芝加哥時報/快訊)湖濱大道現在以芝加哥的第一個土著居民杜薩布的名字命名。這座城市還在道格拉斯公園的名字從白人至上主義者斯蒂芬·道格拉斯改爲廢奴主義者弗雷德裏克·道格拉斯。總得來說,在表彰非裔美國人的歷史貢獻方面,芝加哥可以說做得很好。但非洲裔美國人在芝加哥的現實生活卻變得越來越困難,因爲種族不平等正在惡化。

 

 

1970年,黑人聚居社區西加菲爾德公園和白人聚居社區林肯公園的家庭收入中位數幾乎相同:按當前美元匯率調整後爲37363美元,而林肯公園的家庭收入中位數爲40929美元。如今,西加菲爾德公園的年收入爲23857美元,而林肯公園的年收入爲100326美元。1970年,芝加哥的黑人失業率爲6.9%,而白人的失業率爲3.5%。到2016年,這一差距爲21.9%到4.9%。1980年,黑人的工資只比白人低4.6%。現在,差距拉到了21.9%。過去50年發生了什麼?那些摧毀美國中產階級的社會和經濟因素——全球化、外包、藍領工人的失業——都對芝加哥的黑人社區影響尤爲嚴重。簡單來說,在大遷移期間吸引非裔美國人來到芝加哥的製造業工作已經消失。

根據《大遷移和不斷增長的外遷之間:黑人芝加哥的未來?》UIC種族與公共政策研究所的一份報告中寫道:“過去,主要的製造公司充當了就業的錨點,並間接地支持了當地社區的經濟,隨着工作和經濟機會的繼續消失,該市許多以黑人爲主的社區都在衰落。”

更少的工作和更多的暴力導致了人口的流失:自1970年以來,西加菲爾德公園已經失去了63%的居民。在全市範圍內,黑人曾經是芝加哥最大的種族,但隨着他們的人數從1980年的120萬下降到今天的78萬。他們已經落後於白人,後者正在使湖景、林肯公園和盧普的人口膨脹。這正危及芝加哥作爲美國黑人政治聖地的地位——這裏是黑人議員最多的城市,也是第一位黑人總統的基地。但在市議會中,兩個黑人選區已經轉向其他羣體,黑人要維持他們在國會和立法機構中的席位可能會面臨很大壓力。

Categories: 芝加哥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