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d

芝加哥人民藝術團2021年7月11日首個華人社團野餐會側記…..

(芝加哥人民藝術團/友敬/撰稿)芝加哥人藝,在民間演藝團體內,一向有勇領風氣、敢為人先的聲譽,此非浪得虛名。今年五月伊始,正值春夏交替,疫情初現緩象;人藝上下“春”心萌動,操辦團隊趁勢重拾傳統,續辦“我是明星”演藝會。 這場網上雲端展演,規模宏大、形式多樣、獻藝新穎、編導精湛、堪稱業界翹楚。後續仿效者,絡繹於“雲”。

野餐會大合影

芝加哥人民藝術團團員合影(前排左三為)團長劉曄

如果說,今年芝加哥的藝術春風是起於“虛擬雲端”的“青萍之末”, 那麼,隨著芝加哥完全開放消息的蒞臨,朝著撲面而來的暖風綠湖紅花碧草,迎著熙熙攘攘誓言報復性消費的人群,芝加哥人藝,正在謀劃著一場——對得起錦繡仲夏初來乍到、對的起世紀大疫面臨撲滅、對的起荷爾蒙久困未解的——郊外餐演聚會。 是的, 我們不再翻筋斗雲了, 而是將從雲端落地;是的,我們不再隱身線上,而是要擊掌碰拳了, 甚至要抱背拍肩了。

這樣一場從“足不出戶”過渡到“摩肩擦踵”的活動, 不用說需要充分的前期籌畫。 多年以來,每次組織各種活動,無論是網路還是現場,人藝的操辦團隊都要在團長的主持下經過沙盤推演的“議事”階段,集思廣益,“錙銖必較”,絕不放過可能出紕漏的任何一個關節。 個中嘔心瀝血之處,不足為一般記者等外人之所道。筆者作為涉事人之一,頗覺得這次的議事不同凡響,特此拾掇一二, 以作本側記的花邊題材。

這回“運籌帷幄”的次數,小計頭尾一共4次, 儘管都是靠Zoom在網上開會,但是每回都不下2個小時, 操辦團隊計有14個成員, 因此大家一共花費了不止100 小時,就都為這個看來小小的活動獻計送策。

有趣的是這次郊外餐演聚會的定性,成了討論的一個話題。是以演出為主呢,還是以吃喝郊遊為主?往年的類似活動,有的似乎演出勝於吃喝郊遊, 有的至少兩者並重。 但這回一致的看法是吃喝郊遊是重點。借用團長的話,“這是疫情緩解後華人社團的第一場野餐郊遊活動, 借此給大家緩解壓力,豐富業餘生活,重續和增進友誼,以促進面對面的人際交流。”

吃喝涉及衛生,尤其是疫情期間的衛生保障特別牽動人心。會議隨後的討論自然直擊了當下尚在不少人群中存在的矛盾心理: 疫情正處強弩之末,將滅而未絕之時,人們雖因閉戶心情抑鬱,儘管已經普遍接種了疫苗,卻仍顧慮有加,裹足不前。對應的措施必然是把保障衛生當成此次野餐會的重中之重。 為了減少污染機會,大家決定取消切好西瓜然後分發的這道往常甜點, 以及其他幾道自助比重較大、環節不易掌控的非成品傳統盤菜。 特別是要為每人提供兩個一次性飯盒,把從餐館訂購的菜肴直接裝盒,再添加預先準備好的其他成品食物, 然後發放。 此外, 現場最好能劃分出一個食物準備區,只有戴口罩的服務人員才能入內。由專人戴上口罩燒烤雞牛羊肉,戴上口罩配發食物,不允許吃客自己到大盆裡攪和。我們還充分準備了一次性的手套餐具, 口罩和洗手液等, 最大限度地為食品衛生提供保障。

豐盛的餐點,令您大飽口福!

團長劉曄(右)為大家服務餐點

吃喝也涉及成本虧盈, 當前正值撒幣灌水價格日長,尤其如此。 但凡團體舉辦活動財務淨收入總是目標之一。 微利或保本是最低的目標。 罕有聽聞明知虧本只賺吆喝的。這次活動,以玩樂為主, 一時難以找到可觀的贊助, 所以收入以門票為大宗。 儘管我們按經濟學的定價原理, 設計了對團員與非團員、成人與孩童的價差門票結構, 但是, 如果一味把收支相抵作為底線原則, 那麼,考慮到當前的物價, 考慮到部分過去常來捧場的客人會因疫情未徹底結束畏葸不前, 門票的價格必然要漲破不少人的心理防線。操辦團隊經過反復論證,達成統一認識,為了辦好疫情緩解後的第一場戶外活動, 定價一定要遵循人藝辦活動的一貫宗旨:讓參與者覺得物有所值。 對此寶貴口碑的維繫和相傳, 遠遠重要於一時半地的得失。

總之,議事日程上的每個議題, 可以說都沒有事先的共識。 與會者一如既往地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有主見的不吝亮出論點,無論多麼尖銳 ,多麼異類。 支持者廣征博引,不遺餘力。批評者針鋒相對,嚴肅認真。 每個議題,在廣開言路、充分討論和多數決策的條件下, 都能獲得基本共識, 成為決議的一部分。

決議再好, 不分工落實到人頭,不專項追責到專人,不動態監控, 不鑒定評估,不及時補漏,最終都會流於空談,成為一張廢紙。人藝會議的議事日程, 公允的說, 沒有什麼太大的特色。 但是, 人藝的會議記錄, 卻甚不一般。第一,它來得快, 會議後幾天,甚至幾個鐘頭, 就被發到與會者的手機裡,趁著記憶猶新, 供大家仔細反芻會中的討論詳情。第二,會議記錄言簡意賅,全是乾貨,緊扣議程,有條不紊。 第三, 會議記錄大部由可執行的決議組成, 其實就是把每個與會者在討論中所表示出錢出力的承諾文字化,合同化,契約化,和追責化。

 

野餐會上的靈魂人物:音樂操作人員

筆者看了一眼決議,懵了。不好, 報社的新聞報導由我供稿。在家參加Zoom 時,因為酒酣耳熱, 雖被提名 , 既沒反對,也沒答應。 但是,不成文的規定就是“悶聲發大財, 沉吟攬重責”。再看看別人的,負責事由也只多不少啊。以下,掛一漏萬,擇其大者而列之:

聯繫野餐公園者, 9點到場; 工作組其他人員,9:30到。

某甲:購菜,氣球,洋蔥,青椒,爐子, 炭,點火油, 菜刀,橫幅, 錫紙。

某乙:買10磅羊腿, 3盒蘑菇(洗了搽幹),打火器, 刀和菜板2塊, 剪刀, ketchup/mustard combo, 手環, 膠帶。

某丙:買雞肉,牛肉, 佐料, 帶餐具刀叉紙盤餐巾紙桌布,竹簽,菜刀, 菜板, marker, 2把椅子。

等等,等等, 一共11個人的專項負責詳細要求。

還規定了誰和誰到附近餐館取運已經訂購的外賣, 誰跟誰負責現場燒烤, 誰跟誰售收門票, 發配手環, 誰設計廣告,等等。

在隨後幾次的準備會議裡,還對上述的專人專項專責進行數次動態查詢,如發現問題,及時補缺補漏。

此外, 還設計了一張Excel格式的報表, 分門別類登記了已經付費的參與者,有意願尚未付費的可能參與者。 該表格由設計者專門掌握, 隨時更新,以及時向團隊回饋門票最新收入和可能收入的動態情況。

同樣的表格也設計來掌控到野餐會上獻演的演員名單和表演節目的動態狀況。

人藝建團以來,成功地舉辦或參與了幾十場活動。為準備這些活動所開的團隊會議次數多以百計。每次會議的優秀記錄,功不可沒。以上三個表格——專人專責表、收入明細表和演員節目表——功不可沒。

如何讓野餐演藝彙聚起碼的人氣, 這是人藝決策團隊六月十三日首次網議時的重大議題。一個能及時推出、設計得體的海報或廣告, 公認為當務之急。 團隊在該次議事時就決定由經驗老到的Sally接手,並要求儘快拿出草案, 提交團隊討論,而且決議在活動前兩周就要完成海報的審議和傳送。 九天以後, Sally如約交卷。 這是一個橫排的海報。 有人藝的標識;有活動的主題:郊外野餐會;有活動的主要內容:燕舞鶯歌豐盛美食和現場抽獎;有時間地點;也有藍天白雲的背景;和當年同類野餐會的三張美照。 人藝的一個傳統團風就是舉凡大事,必經公開透明的公議程式,由團隊成員點評進言,即使不當置喙也不以為忤。 這不?首評者除了肯定Sally是快手之外,犀利地指出美照的問題:野餐會應以美食為主演藝次之;優選集體照而非小組照;除了展現食客和玩家的歡快,也要關照“燒烤工” 的辛苦。Sally立即出了二版以作回應。緊接著,二評者也出面了:廣告不是要招徠嗎?為何不提報名?跟誰報?電話?價格?嗨,這都是廣告的基本要素, 怎麼給忘了。稍事停頓後,三版出來把這些都補了進去。價格看起來簡單,仔細琢磨還是有講究的。大人小孩,現場網上,要不要有價差,設計什麼樣的價差才最有利於購買和運輸。 幾輪討論下來,有了定案。 正當大夥覺得可以出個終版了結這段“公案”之時, 有幾個文字上樂於吹毛求疵的則露面“攪局”。 野餐會顧名思義就在郊外,所以“郊外”必先去之而後快,否則我們的語文就是算術老師教的。 公園的英文名字拼寫格式需要改,否則我們的英文就是中文老師教的。“可憐的”Sally, 被來回折騰了好幾次,直到六月二十八日做出第九版,才收穫到“鴉雀無聲”。 終版是直排的,真是無可挑剔。跟一版一比,就知道其中彙聚了多少汗水和智慧。小記一下這個廣告產生的經歷,親身體會一下人藝凝聚共識的過程, 莫忘了團章裡民主立團的初衷。

 

帷幄運籌的有效性要見真章,無須千里之外,就發生近在眼前的城郊西山(Westmont),而且就在7/11星期天。 任何謀劃的成功都取決於天時地利人和。 人藝內部的人和,不贅。野餐會還獲得來自外部以下個人和組織的慷慨贊助:美亞健康、Dalin公司、Holy Nails、東北協會、以及徐老闆。西山泰華納(Ty Warner)公園的大涼亭寬敞明亮,桌椅皆備,電水齊全,泊車近在咫尺;加上毗連噴泉小湖,環境幽靜;地利之便,早已勘就。論天時當日天公雖稍有違和,雲眉微蹙,細雨沾衣,似乎要以此考驗和測度主人的熱情和來賓的誠意,但一切的一切,仍然都根據預定的時間排表,按部就班、有條不紊地展開。 人藝昂貴的音響設備由副團長一人最早送達,及時就地設置測試,準備停當。 其後幾個燒烤的爐子和硬炭火油也都由幾個幹事運來,找適當地點支起架好點火預熱。 再後,各路大隊人馬疊次到來,大家都聚集在特辟的食物專區,開始緊張的裝盒程式。須臾,賓客們,或夫唱婦隨連袂而至,或三五成群舉家登臨。 按登記人頭預先準備好的八十多盒食物發放一空並得到及時補備。當天,估計有近百位舊雨新知、近朋故友聞訊前來,人氣之旺,超過預期。真是:天雨無減主人意,草露不濕賓客心。盡善至佳者乃可遇不可求,有缺憾卻臻完美才盡顯風範。早上11點半,團長簡短但熱情的歡迎致詞揭開了此次野餐會的成功序幕。

野餐會的成功標誌之一就是食物。而人藝對這次食物的要求是:物求豐,質在精,食求足,量不限。所備盒裝食物,包括一盒涼拌菜, 和一盒主食。 頭天晚上,本地著名匠牛烤肉店店東——也是人藝團委之一,徹夜不眠地為人藝準備了該店特製的具有該店商標性風味的頭台,以饗本次野餐賓客。 主食盒子裡有名店“好市多”出售的高檔牛角包夾牛雞肉三明治,有雞肉芝士千層卷,有印度名吃饢餅卷烤鴨。主賓在頭台開胃之後,享用主食。其後,各燒烤爐,均開足火力,光焰熊熊,芳鬱四溢。 牛肉椒串,羊肉椒串,雞肉椒串,烤炙雞腿,燒烤紅薯等等烤爐產品,閃爍著悅目的色彩,散發著撲鼻的香味;盛在託盤上,由“義務服務員”各個端到賓客的桌上,分到他們的盤子裡,盒子裡。 除此之外, 還發放橘子,小番茄和小紅蘿蔔和瓶裝水。

筆者曾在賓客就餐的時候隨機地採訪了幾個素昧平生的食客,請他們發表野餐感言。 這些人的評論都驚人的一致。比之於區區10元門票,不僅是物有所值,而且是物超所值,尤其是在物價騰飛的當今。以吃喝為主的野餐會能獲得如此當場回饋,不能不說是一大成功。

野餐會的另一個成功標誌,就是大家進餐時所觀賞的精彩的表演。演員來自賓主雙方,一共獻演了15個節目,其中走秀和舞蹈的節目就占了9個, 也就是60%,而純歌唱的節目退居40%。 如果可以把旗袍走秀也歸類於一種廣義舞蹈,筆者似乎從這個比例中窺得某種趨勢:疫情撲滅後,業餘文藝活動會不會將傳統的歌舞調轉成舞歌?載歌載舞調轉成載舞載歌?其中的道理也許是,至少在取消社交距離後的一段時期,不少人會覺得,如果不依賴更激烈的肌肉有氧運動,不依賴四肢頭頸軀幹獨立且協調的動作,不依賴走跑跳躍扭彎轉擰而僅僅通過以胸腹呼吸振動聲帶的歌唱,已經不足以打開鬱悶之胸臆,發洩久困的荷爾蒙了。

人藝的舞蹈隊長給我們帶來了三個帶有濃鬱民族風格和歷史積澱的節目,其中的集體舞“你像三月桃花開”特別應景。疫情就像嚴冬, 你我卻如桃花,嚴冬再冷也阻擋不住春的到來和桃花的盛開。 獻演的六個美女,為了訓練古典舞的技巧,不僅在Zoom上協調動作,也曾到公園裡現場排練,有一次不巧碰上氣溫驟降,差點凍壞, 卻仍然苦練不舍,直到圓滿為止。觀眾喜歡他們的表演,紛紛大聲鼓掌。

風姿卓越的旗袍走秀,給人清新舒暢的感覺

聞名遐邇的人藝旗袍隊走秀來了。近十個身材高挑,秀外慧中的美女,走著“貓步”由她們的“貓隊長”引著,翩翩而行。她們一舉手,一投足, 一笑一顰,一喟一歎,都濃淡相宜,典雅端莊,猶如從雲端飄落,進入一幅從畫軸徐徐展開的古典名畫。“真是美的不要不要的”。 “貓”隊長曾啟蒙過筆者,其中的一個節目稱為 “手之語”,是一個古典舞,以“提、沉、沖、靠、移”等動作元素,展示剛柔並濟的巾幗品格。 筆者估摸著新冠這個疫魔頭是絕對擋不住這群娘子軍的攻勢。

另外,廣場舞也成了新寵:二人恰恰舞,饒有探戈味;四人瑪尼舞,前世今生情; 全體自嗨舞,最炫民族風。跟人藝長相守望、同舟共濟的168健身隊也特派四名“姐就是女皇” 的“皇姐”助興,一展“女皇風彩”。

當然,歌還是有的,王小立老師的九兒裂帛振金, 潔人的土地深厚多情, 饒文錦和祖國息息相依。不過,還是回到開頭的感覺。 “試問看戲人,卻道戲臺依舊, 知否?知否?應是舞肥歌瘦。”

野餐會結束前,還舉行了抽獎活動,禮物很多,中獎者眾。賓主盡興盡歡,別時不舍依依,客人好評如潮,口碑只增不減,相約來年再聚,譜寫韶華續篇。

 

Categories: Featured, 僑社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