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頭條

【風城社會檔案–90年前的“火炬謀殺” 悲劇一場!】

(芝加哥時報/快訊)當弗蘭克·奧利弗(Frank Oliver)要求重新審判的動議被聽取時,他穿的是一件不合身的人字形西裝,不是近20年前法官判處他和他的兩名同案被告無期徒刑後他一直穿的監獄制服。嚴厲的懲罰與罪行的惡名相稱。新聞標題作者曾將這些殺戮稱爲“火炬謀殺”(torch murders)。

 

根據芝加哥論壇報的報導,1931年8月11日,人們在案發現場發現了兩名十幾歲的女孩和兩名十幾歲的男孩燒焦的屍體。當該報派出了四名新聞記者採訪報道這次審判。負責此案的首席工作人員沃爾特·特羅漢(Walter Trohan)報道說,奧利弗和兩名同謀“被帶到安娜堡,在一場破紀錄的審判中,他們承認有罪,四個小時後,他們分別因四項謀殺指控被判終身監禁。”

這個悲慘的故事開始於1931年一個星期一的晚上。

托馬斯·惠特利(Thomas Wheatley )告訴他的父母,他要去伊普西蘭蒂市(Ypsilanti)參加一個青年小組會議。這個16歲的女孩從俄亥俄州邊境的克利夫蘭結識了一個17歲的朋友哈里·洛爾(Harry Lore)和另外兩個年輕人。16歲的安·哈里森(Ann Harrison)和15歲的薇薇安·戈爾德(Vivian Gold)是羅爾的表妹,她們與密歇根的這對男孩進行了四人約會,並打算去看電影。四人開着惠特利的車來到伊普西蘭蒂附近一條很受歡迎的情侶車道——半島格羅夫(Peninsular Grove)。

與此同時,19歲的奧利弗、23歲的弗雷德·史密斯和33歲的大衛·布萊克斯通在Ypsilanti 酒吧喝酒,這是一個禁酒令時代的地下酒吧。後來,這三人在情侶車道遇到了俄亥俄州的女孩和密歇根州的男孩。兩人走近時,惠特利和洛爾認出了史密斯。史密斯是前科犯,布萊克斯通也是剛假釋出來的犯人。他們需要掩蓋行蹤。這兩名男子把這幾位青少年帶到另一個地方,在那裏他們強姦並毆打哈里森和戈爾德,毆打併槍殺了惠特利和洛爾。史密斯作證說:“然後我們把他們帶到郡線公路上,放火燒了他們。”

一個農民發現了這可怕的景象,很快就組織了一羣人前來。史密斯驚慌失措,告訴房東他必須馬上離開。他把他的槍給了房東以代替他所欠的租金。房東在報紙上讀到兇殺的報道後,把兇器交給了警察。底特律的一位彈道專家確定從洛爾身上取出的一顆子彈來自那把槍。

然而在1950年,當奧利弗聲稱自己是“快速審判”的受害者。奧利弗的律師有他自認爲的錦囊妙計:他找到了一個證人,這個證人表明奧利弗的供詞是被人毆打逼迫走投無路承認的。在一份宣誓書中,曾前往法院見證1931年的傳令的w·s·貝利(W.S. Bailey)回憶說,他爬上排水管,從一扇窗戶進入法院,以避開派在大樓內防範暴民審判的國民警衛隊。他說,在法庭上,奧利弗“似乎處於遭受嚴重毆打、驚嚇和驚嚇的狀態。”

據當地一家報紙報道,當地一所學校的副教授奧蘭多·斯蒂芬森也出席了庭審,因爲法官當時“心煩意亂、情緒激動”,請求朋友在場幫助他度過庭審過程。斯蒂芬森回憶說,當奧利弗被帶到法庭時,“他的左臉淤青腫脹,左眼發黑,幾乎腫得閉上了。他的襯衫被撕成了碎片。”奧利弗1950年提出的重新審判的動議被否決了。法官詹姆斯·佈雷尼裁定奧利弗自願認罪。他稱這是對自己罪行的坦率承認,並將18頁的文字記錄的一部分加了進去。

史密斯和布萊克斯通死於獄中。1931年在法院,史密斯承認自己的命運是咎由自取。在對記者的講話中,布萊克斯通也承認了自己的行爲:“我希望羣衆能夠隨心所欲。我寧願被私刑處死也不願被送進監獄。我現在才意識到我犯了多大的罪。”

Categories: 芝加哥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