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芝加哥未來被賦予“野生一英里”新期望

(芝加哥時報/快訊)芝加哥的建築與其最偉大的水基土木工程聞名於世——1887年,為了保護城市居民免受水傳播疾病的侵害,芝加哥河被逆轉。芝加哥的水道,以及塑造它們的人們共同建造了這座城市。但一個多世紀後,工業歷史卻不斷影響著公眾對城市湖泊和河流的看法。

 

芝加哥論壇報報導,目前,非營利組織“城市河流”(Urban Rivers)希望用一個名為“野生一英里”(Wild Mile)的項目來挑戰芝加哥河純粹是工業河流甚至是不潔河流的概念。這是一個雄心勃勃的計畫,因為根據該計畫,他們要在芝加哥河的北支流上修建一條一英里長的人行道。儘管由於全球疫情,碼頭浮子短缺,工程建設被推遲,目前該組織希望在9月中旬完成第一個400英尺長的步道。

“城市河流”的聯合創始人兼主管尼克·衛斯理(Nick Wesley)說:“我認為在過去,這條河已經被遺忘。你不會真的在裡面游泳,你不會真的在裡面再建造東西,它只是存在在那裡。”但衛斯理表示,這種觀點正在開始改變。市中心的濱河步道會以餐飲、皮划艇、遊船和風景吸引著芝加哥人和遊客。比如去年冬天,一隻禿鷹出現在河流的北汊。這在1990年可能是聞所未聞的事情。

謝德水族館(Shedd Aquarium)的保護行動主管賈克琳·韋格納(Jaclyn Wegner)說:“野生一英里是野生動物的第一空間。”“野生一英里”位於北支運河(North Branch Canal),這是一條人工河道,位於鵝島(Goose Island)以東,在芝加哥首任市長威廉·奧格登(William Ogden)的指導下進行疏浚。韋格納說,未來北汊運河不再是大型船隻的聚集地,而是成為“野生一英里”的理想場所。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