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頭條

白宮至暗時刻讓拜登領導承受極端考驗

【美南新聞泉深】拜登擔任總統的前提和承諾以及民主黨可能對華盛頓的短暫控制,都突然岌岌可危,因爲過去總統選舉的後遺症和殘酷的權力現實突然融合在一起。

 


白宮至暗時刻讓拜登的領導才能承受極端考驗    溫和派參議員曼欽向民主黨施壓

 

拜登的七個月任期是民主黨最糟糕的時期。德克薩斯州憲法墮胎權利的黯然失色讓自由主義者感到震驚,溫和的民主黨參議員喬·曼欽(Joe Manchin)對拜登龐大的國會議程的新威脅以及總統自己在阿富汗的失誤將白宮的現狀拖到了曆史的最低點。

再加上共和黨不斷擴大對投票權的攻擊,以及一場迫在眉睫的提高政府借款水平的鬥爭,民主黨面臨著回報 2020 年選民信仰的鬥爭。而且,這還沒有因新冠病毒大流行再次席卷醫院而進行的可怕測試,還有未接種疫苗的美國人,包括越來越多地等待監管機構控制的孩子們,看起來可能會在中期選舉年聯合攻擊白宮。

這些危機中的每一次都使拜登的領導層面臨極端考驗,並且在一些情況下,由于他所在政黨的分歧和共和黨人的阻撓力量,他無法有意義地改變主流動態。

拜登發出了攪亂人心甚至是令人憤怒的請求,要求對投票權和墮胎權采取行動。但是 50-50 的參議院和保守派占多數的最高法院嚴重地限制了他的選擇——除非他准備接受廢除參議院阻撓議事規則和擴大國家最高權力席位的政治地震,但他既沒有政治上占多數的優勢也沒有個人傾向去這樣做。

拜登面臨的挑戰也凸顯了一個關于他的執政理念的更重要的問題。一位致力于恢複和使用華盛頓傳統方法來通過一項大規模計劃的總統,在面對一個已經准備好打破常規秩序以獲取和重新獲得權力的共和黨時,他有這樣的能力嗎?

從初戰勝利到潛在的災難

新的困難發生在令人頭暈目眩的叁周之後,當拜登成功地通過參議院通過兩黨基礎設施法案和 3.5 萬億美元的支出藍圖時,這實際上是在勝利中開始的,但隨後的連續劇式的災難讓白宮感到緊張,暴露了民主黨微弱多數的局限性,並且在喀布爾混亂撤軍並死亡13位軍人的情況下,顯示了外部事件隨時破壞總統穩定的能力。

對于民主黨內的進步派來說,要求拜登采取全面行動以立即執行他們的優先事項。但民主黨絕不是意識形態的巨石,其國會領導層必須意識到拜登進入白宮的溫和路線,似乎既沒有內部團結也沒有胃口,以違反規則和法律的方式和共和黨人和最高法院在阻撓議事方面無情地展示自己的權力。

多年來建立起來的保守主義的累積力量,即使共和黨人目前在華盛頓被鎖在權力之外,也顯示出自己是一股強大的政治力量。參議院少數黨領袖米奇麥康奈爾是一位阻撓大師,他沉著地部署阻撓議事,並對溫和的民主黨人施加巨大壓力,拜登需要他們的每一票。最高法院的保守派多數拒絕阻止德克薩斯州近乎全面的墮胎禁令,不僅現在而且在未來幾年都將摧毀自由主義夢想的力量帶回家。

墮胎法案的創傷

也許除了唐納德·特朗普在 2016 年大選之夜的驚人勝利之外,德克薩斯州的墮胎法——該法禁止在懷孕六周後墮胎,並且不包含強奸或亂倫的例外——可能是自由派最痛苦的時刻。

 

很明顯,新的最高法院保守派多數正在否決Roe v. Wade 法案(美國憲法保護孕婦在不受政府過度限制的情況下選擇墮胎的自由)。 但是,法官以 5 比 4 的決定默許有效剝奪德克薩斯州婦女的憲法權利,其中沒有聽證會或詳細辯論,這種方式令人震驚。 事實上,德克薩斯州的法律允許在美國的任何人起訴一個人——例如醫生、家庭成員或司機,幫助其他人墮胎——似乎引入了一種形式的私刑司法。 幾十年來,墮胎的威脅預計將來自對 1973 年Roe決定的正面攻擊。

現在,除非最高法院在以後推翻自己,否則保守國家有一個公式可以完全繞過具有裏程碑意義的立法。

拜登以措辭強硬的聲明回應最高法院的決定,並指示他的政府審查有哪些選擇可以保證婦女在德克薩斯州的選擇權。拜登譴責“對女性憲法權利的前所未有的侵犯”。副總統卡馬拉·哈裏斯承諾,該裁決不是Roe v. Wade法案的“最後裁決”,還想推翻。

司法部長梅裏克·加蘭 (Merrick Garland) 表示,司法部“深切關注”德克薩斯州的墮胎法。加蘭的聲明尤其具有諷刺意味,因爲如果麥康奈爾沒有扭曲慣例拒絕在奧巴馬總統任職期間的最高法院席位,那麽德克薩斯州墮胎事件的整個結果可能已經逆轉。

但無論如何,強有力的聲明不太可能改變這個問題的勢頭,也不太可能讓進步人士滿意。

衆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發誓要提出一項措施,保證下周衆議院休會後平等獲得墮胎機會。她說德克薩斯州的法律是“半個世紀以來最極端、最危險的墮胎禁令,其目的是摧毀Roe v. Wade法案”。

但是,要通過一項幾乎所有共和黨人都會反對的重大立法,參議院所需的 60 票還差得很遠。爲了克服這一障礙,民主黨必須以簡單多數投票來改變阻撓議案。但曼欽及其他幾位民主黨參議員,甚至拜登本人都在這一步驟上猶豫不決,部分原因是擔心未來不受約束的共和黨參議院和白宮如何迅速重塑美國,也許是反墮胎、支持槍支的德克薩斯州。

在去年的競選活動中,許多進步人士支持的另一個選擇是簡單地擴大最高法院人數以對抗民主黨認爲至少有兩個共和黨非法任命的大法官。

拜登是華盛頓的建制派,他的整個政治項目都依賴于通過他的基礎設施法案等兩黨措施來建立民族團結,但他對這一會引發政治風暴的步驟幾乎沒有興趣。拜登確實成立了一個委員會,就法庭改革向他提出建議。但它被廣泛認爲是民主黨左派要求法庭打包的一種回避方式。

最終,德克薩斯州的墮胎法和最高法院拒絕阻止它反映了 2016 年對民主黨來說似乎變得更加災難性的選舉的後遺症,而且每年都過去了。希拉裏·克林頓的選舉失敗爲特朗普任命叁位新法官鋪平了道路——尼爾·戈薩奇、布雷特·卡瓦諾和艾米·科尼·巴雷特。德克薩斯州的墮胎法只是一個開始。

每一票都很重要

民主黨在另一場選舉中表現不佳,即 2020 年國會競選,是本周另一個重大政治問題的背後原因。由于拜登在擊敗特朗普方面的出了花招,因此佐治亞州也只有在兩次決選勝利才能讓民主黨人以令人失望的表現控制參議院,這次決選也出現了拜登曲線,由此産生的參議院 50-50 多數票(還有副總統一票),意味著每票都需要以簡單多數通過任何事情,拜登不能失去一位民主黨人,因此曼欽是關鍵。

曼欽的新警告說,他不僅對 3.5 萬億美元的支出計劃的規模感到不安,而且對目前通過該計劃的概念和想法感到不安,這對拜登的國內遺産構成了真正的麻煩。

 

曼欽在《華爾街日報》上寫道:“與其急于在新的政府計劃和額外的刺激資金上花費數萬億美元,不如國會應該在預算和解立法上暫停戰略。”

他說:“暫停是有必要的,因爲這將使大流行的軌迹更加清晰,並使我們能夠確定通貨膨脹是否是暫時的。”

拜登的立法技巧意味著現在就認爲他將無法與曼欽交談還爲時過早,還有其它時候立法的前景似乎也很暗淡,大多數法案在通過之前都有瀕臨死亡的時刻。

曼欽的懷疑不僅危及民主黨的一個優先事項,支出藍圖也是一個怪物,幾乎包括拜登的所有首要任務,這項措施可以逃避阻撓議事,並通過一種被稱爲和解的有限手段。

但如果民主黨不能讓曼欽回心轉意,那民主黨就注定要失敗,這也涉及不止一項法案。

Categories: 芝加哥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