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頭條

家庭大悲劇!–芝加哥殺妻屠子案兇嫌欲翻案

(芝加哥時報/快訊)在一名法官判處了謀殺妻子和三個孩子的一名芝加哥西郊男子無期徒刑將近九年之後,一項旨在翻轉案情以釋放此兇嫌的努力正在進行中, 據此案的一名新律師向芝加哥太陽時報透露,他正在尋找多種途徑以洗脫該男子的清白而讓他出獄。

 

這一樁曾經轟動全美的家庭悲劇發生在2007年6月14日, 當天凌晨克裡斯托弗·沃恩(Christopher Vaughn) 與34歲的妻子金伯利(Kimberly)和他們的三個孩子——12歲的阿比蓋爾,11歲的卡桑德拉和8歲的布萊克一家五口開旅行車到伊利諾州斯普林菲爾德市水上樂園遊玩的途中,從55號速公路茱麗葉市 Joliet的一個出口出來停在路邊, 因為發生口角, 克裡斯托弗·沃恩開槍射殺了妻子和三個孩子,克里斯托弗的手腕和腿部受了輕傷,而其他人則全都受了致命的槍傷。

2012年9月,伊州威爾郡的陪審團在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裡就宣判克裡斯托弗·沃恩(Christopher Vaughn)有罪,這場審判歷時五周,有80多名證人。陪審團認定沃恩於2007年6月14日謀殺了他34歲的妻子金伯利和他們的三個孩子, 因為當天凌晨 5 點 15 分 Joliet 附近的一名駕車上班的男子發現在道路上一瘸一拐的走著,渾身是血,他有兩處槍傷:一處在左手腕,一處在左腿。當被問及他是否在車禍中受傷時,他回答說:“沒有,我認為我妻子開槍打死了我”。這名男子撥打了911,警方在早上5點15分左右出警,他們在一輛福特探險車裡發現了沃恩一家的屍體,這輛車停在一條碎石路上,旁邊是一個手機信號塔。駕駛座一側的窗戶被打破了。他的妻子金伯利的下巴下有一處“角度接觸槍傷”。阿比蓋爾右眼附近和右下胸部中槍。卡珊德拉前額中部和胸部中槍。佈雷克的前額和左腋下被擊中,這表明他在防守時舉起了手臂。檢察官說,沃恩從SUV外用他的手槍抵住金伯利的下巴,向她開槍,然後伸手向孩子們開槍。血跡證據表明沃恩在金伯利死後移動過她的屍體,在她腳下的地板上發現了一把屬於 Christopher Vaughn 的 9 毫米手槍。

克里斯托弗在醫院接受治療後被帶到警察局,並於6月14日接受了近14個小時的訊問調查。他於6月15日和17日又回來接受了兩次調查。他告訴調查人員,他記得金伯利讓他在臨街路上靠邊停車,因為她很噁心。噁心是她偏頭痛的症狀,她服用了去甲替林和 Topamax。他記得下車,將車停在臨街道路上的手機信號塔前,然後下車檢查後輪胎。他告訴警方,他回到車裡,注意到他的腿在流血,但他聲稱不記得他或他的家人被槍殺。後來,當警方在調查中暗示金伯利可能向他開槍時,他為她辯護,他告訴警方,當醫生告訴他時,他第一次知道他是在醫院被槍殺的,他不明白是誰可以開槍打他的;周圍沒有其他人,金伯利也沒有槍。在後來的採訪中,偵探欺騙他,他們沒有死,並詢問發生了什麼事。克里斯托弗讓偵探把金伯利帶進來,這樣他就可以和她說話了。他否認參與了他們的死亡。Christopher Vaughn 被指控犯有四項一級謀殺罪,此案於 2012 年 8 月開庭審理。 檢方最初尋求對 Vaughn 判處死刑,但州長 Patrick Quinn 於 2011 年在等待審判期間簽署了廢除死刑的法案.

沃恩的辯護團隊一直堅稱,金伯利是開槍的人. 辯方還指出,該州法醫案件的各個方面都被證偽。例如,該州在可能原因宣誓書中聲稱,克里斯托弗在向妻子開槍之前解開了她的安全帶。在門閂合在一起的地方發現了一大塊血跡。該州認為金伯利的傷口是這种血的來源,但 DNA 檢測顯示這是克里斯托弗的血。Kimberly 右手拇指上的轉移污漬表明她在 Christopher 中槍後解開了安全帶。Vaughn 的辯護指出,在她去世時,Kimberly 正在服用 Nortriptyline 和 Topamax 治療偏頭痛。在她去世一年後,FDA 發布了一份報告,指出服用 Topamax 的患者俱有統計學上顯著的自殺風險,Nortryptiline 也是如此。

多年之後沃恩新聘任的辯護律師傑德·斯通(Jed Stone)告訴芝加哥太陽時報,他最近簽約成為沃恩的首席律師。斯通和另一位長期調查此案的調查員比爾·克拉特(Bill Clutter)表示,他們將從今年開始尋求州長對沃恩的寬大處理。與此同時,負責監督控方的人說,“只有地獄結冰”,沃恩才會被釋放。威爾郡州檢察官詹姆斯·格拉斯哥告訴《太陽時報》:“我們毫無疑問地證明,沃恩用槍壓住妻子的下巴,扣動扳機,然後近距離向他孩子的頭部和胸部開槍。”記錄顯示,沃恩被關押在平克尼維爾懲教中心,今年9月26日他將年滿47歲。

Categories: 芝加哥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