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著華觀點

【李著華觀點 : 將軍沒錯-米利上將為國安不為權謀】

美國最高軍事將領-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馬克•米利上將(Mark Milley)因在 1 月 6 日國會大廈遭襲擊後私下密電中國軍方保證美中不會有戰爭,此事被資深記者鮑勃•伍德沃德與羅伯特•科斯塔出版的新書《危險》(Peril)揭露後引發軒然大波, 川普稱米利犯了叛國罪, 共和黨參議員盧比奧批判他開了危險先例, 要求米利引咎辭職。

美國民主體制很獨特,在總統統率下,雖由文職國防部長領導軍隊, 但真正軍事大權則掌控在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手中, 理論上是由文帥部長與武將主席相互制衡以避免軍事政變與軍人霸權的發生, 不失為維穩定政局的良制, 所以米利上將隱瞞總統與國防部長去與中國聯絡的確不妥, 但是他之所以會有這種作為是基於他對於川普總統在輸了大選之後精神嚴重衰退的隱憂,認為他有發動戰爭以延長自己總統任期的可能, 所以為避免美中發生戰爭, 基於國家安全的理由,並限制川普可能下令進行的危險軍事行動或發射核武器,他才與中方做出口頭承諾, 因此米利的虞慮與作為是愛國的具體表現, 又何來叛國失職之說呢!

事實上從另外一本由魯克和萊昂尼格兩位記者先前所寫的書《我獨自可以解決》(I Alone Can Fix It) 中鉅細靡遺地敘述了總統大選開票夜川普在白宮得知落敗後憤怒發狂的情境, 他以粗俗不堪的字眼痛罵別人”偷了他的選票”以及獨排眾議,採納了御用律師朱利安尼的建議, 在次日凌晨二時計票結果底定拜登勝出後, 川普卻逕行宣布自己勝選的瘋狂舉動, 加上他一連串對於選舉舞弊的虛假陳述以及沒有說服彭斯在國會認證時推翻選舉結果, 於是發動川粉對國會的攻擊,米利將軍於是召集軍方將領確保政權和平轉移,絕不做出叛國舉動, 凡此種種都是可以查證的,身為國家軍職人員, 米利沒有為非作歹, 那是大是大非的體現。

從另外角度看,川普當初不接納國防部長馬提斯與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屬意的人選,卻執意選米利出任要職,所以川普對米利有提攜之恩 ,他應該感恩圖報,只是當大我與小我衝突時, 米利選擇了前者, 不失將軍本色也!

Categories: 李著華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