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傑出華裔女作家譚恩美直言自己不完美

(芝加哥時報/快訊) 著名的華裔女作家譚恩美(Amy Tan) 在接受芝加哥論壇報專訪時表達了自己的人生觀, 這位因為創作小說《喜福會》而揚名美國的華裔女作家於曾被導演王穎改編為電影而一舉成名, 以下是她的訪談錄。

 

問:《喜福會》已經成爲偉大的華裔美國小說。創作第一部轟動一時的華裔商業文學作品是什麼感覺?

答:我被認爲是某種研究華裔美國人、移民或母親和女兒的專家。有了這種關注,我就有責任爲亞裔美國人,或所有亞洲人說話,但實際上這是不可能做到的。我必須說一個事實,即亞裔美國人不是一個單一的羣體。在社區中,我們因共性和需求而團結在一起,但我們在生活方式上可能迥然不同。

 

問:你穿着S M風格的皮衣,和Rock Bottom Remainders一起演出,這背後的故事是怎樣的?

答:我以前常唱“再見,再見,愛”( “Bye Bye Love”),但我的嗓子不太好。第一場音樂會結束後,我們的音樂總監阿爾·庫伯(Al Kooper)說:“我想象着艾米穿着皮靴和漁網襪,揮舞着鞭子,唱着‘這些靴子是爲散步而做的’。”’”我說,“這麼說太有性別歧視了。”但我意識到,我不得不去皮革店買皮鞭和項圈。

 

問:在你最新的書和你的Netflix紀錄片[譚恩美:意外回憶錄]中,你談論你的母親與心理健康的鬥爭和你自己的鬥爭。爲什麼公開這些話題?

答:我母親對任何事情都很開放。我所討論的關於她的話題她都可以接受。所以這種開放一直是我生活的模板。我是太平洋亞洲網絡的一員。這就像爲不同的亞洲羣體設立的聯合之路(United Way),也有助於消除亞洲人作爲模範少數族裔的刻板印象——他們沒有問題,沒有心理健康問題,沒有貧困,沒有虐待老人的想法。

 

問:有什麼書給了你靈感嗎?

答:路易斯·厄德里奇(Louise Erdrich)的《愛的藥物》(Love Medicine)。這是一組發生在一個社區的短篇故事。在某種程度上,它和《喜福會》一樣。

 

問:如果能與年輕時的自己對話,你想說什麼?

答:我很早就放棄了一些東西,因爲我覺得它並不完美。如果你有發表作品的願望,你就必須克服那種認爲你能做出絕對完美的作品的想法,在你被接受之前你必須不斷被拒絕。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