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頭條

弥合中国教育双语需求的缺口-“童睿国际”執行長赵兢致力改善中国儿童早期教育卓越杰出

“童睿国际”執行長赵兢将自己打磨成为一名非常擅长搭建沟通桥梁的领袖

 

(芝加哥時報訊)是什么让成功的企业家与众不同?无论是理查德·布兰森(Richard Branson)还是奥普拉·温弗瑞(Oprah Winfrey),他们都有一些共同的特质。他们有毅力面对障碍,进而实现自己的目标;他们对自己充满信心,并做研究来支持其个人信念;他们有远见,并付诸行动,而不是简单地随波逐流;最重要的是,他们对自己所做的一切富有激情。大多数成功的企业家会告诉你,驱使他们前进的并非财富或名望,而是他们想要改善人们的生活。

原文链接:https://www.cdacouncil.org/en/newsletter/jing-zhao-cesarone-changing-ece-in-china/

 

 

 

这亦是激励赵兢在改善中国儿童早期教育的原因。作为童睿国际有限责任公司(ChildWise International Corporation)的创始人兼CEO,她正在应对一个紧迫的需求。她说:“目前,有近5000万3岁以下的儿童,但只有5%的儿童有机会进入托育中心。这一比例只会上升,因为中国去年6月宣布了三胎政策。为了满足这一需求,我们将需要超过300万名幼儿教师和一个伸缩性强的系统来认证和培训他们。”正如她所提到的,CDA®️(儿童发展导师)资格认证可以弥合现有与中国市场需求的缺口。

 

在担任中睿集团(ChinaWise)CEO期间,赵兢将自己打磨成为一名非常擅长搭建沟通桥梁的杰出领袖。2001年,她在芝加哥创立了这家咨询公司,帮助中国和北美公司合作共赢,她设立并运营了多项全球项目,包括教育视频节目的发行、儿童零售品牌的营销和创业培训等。第一次听说CDA®时,她正在帮助一家互惠生中介机构制定在中国的招聘计划,她当下就意识到,CDA可以改变中国的幼儿教育领域。

 

“我想更多地了解CDA,”她回忆道,“所以在2016年10月,我参加了职业认证委员会(Council for Professional Recognition)举办的CDA领导力年会(Early Educators Leadership Conference)。我马上就能看出,这是一群充满激情和奉献精神的人。那年12月,我提交了一份将CDA引入中国的可行性计划书。在委员会批准了这个计划后,我搁置了中睿集团的商务咨询业务,创立了童睿国际,并于2017年在武汉启动了第一个试点项目。”

 

随后,童睿国际聘请了一个专家团队开发双语CDA体系。2018年,她在上海启动了线下培训试点项目。2019年,童睿又在上海和北京成功完成了三个试点项目,培训了 200名中英文教师。通过参加培训的教师反馈,以及大量可靠的学术及案例研究,童睿制定了该项目的最终课程。“我们把所有内容都翻译成中文,”赵兢说,“在2020年1月,我们终于推出了配有中英文字幕的双语在线课程。”

 

同年,童睿国际还与宾夕法尼亚大学教育研究生院(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Graduate School of Education)的教师培训中心(Penn Literacy Network)合作,为中美的学生推出了CDA培训双语学分课程项目。如今,童睿的20人团队,已为1000多名幼教进行了有效的教师培训。

 

赵兢说,CDA填补了变化中的中国的一个重要需求。“过去,祖父母经常帮忙照顾孩子。但如今,新一代的祖父母还没有退休,父母也不愿意让没有受过专业培训的保姆照看孩子。每个家庭都希望孩子有更多的机会学习,妈妈则希望有更多的机会工作。在过去几年里,女性已经成为中国劳动力的主要组成部分,如果没有足够的托育中心,她们很难保住工作。”

 

工作与生活的平衡对女性来说尤其难以实现,赵兢见证了她的妈妈努力做两份工作的艰辛。“我是在中国长大的,我妈妈做了八年的中国妇联地方分会会长,但她依旧努力给了我们无条件的爱和支持,她就是我成为职场妈妈的榜样。”来美国结婚、创业、生了三个孩子之后,赵兢也成为了一名职场妈妈。“当我的孩子还小的时候,妈妈来和我住,尽她所能帮助我,”赵兢说。“但我还是花了很多时间和孩子们在一起,这段经历让我明白了早期教育在正确养育孩子方面的重要性。”

 

通过参加育儿班并积极参与孩子的教育时,赵兢对自己也有了新的认识。“当我成为一名母亲时,我很惊讶,”她回忆道,“我意识到成功确实意味着平衡。我一直都很有野心,总是在奔波,总是在工作。但在陪伴小孩的十年里,我的重心发生了变化,我为我的事业设定了界限。我不经常出差,而且我只做兼职。但通过提高效率,我仍然取得了很大的成就,这也是我现在希望与大家分享的东西。”

 

此外,赵兢还做了很多慈善和公益工作,将公司的专业知识分享给中国一些不发达地区,如四川和云南等地。“那里的幼教工作者确实有从祖辈和母亲那里学到实用知识,但他们没有机会接受专业培训,”赵兢说,“我想给他们提供这样的机会,所以去年我们免除了30%学员的学费,我还在做很多筹款工作,继续支持农村地区的早教。”

 

作为全球企业社会责任基金会(Global CSR Foundation)的主席,赵兢同时拥有将计划付诸实践的知识和人脉。该基金会是在美国注册的501(c)(3)非营利组织,致力于促进机构、企业、城市和个人参与联合国2030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她说:“我与联合国一起做了很多工作,促进教育、赋予妇女权力。”“这也是为什么去年我受邀与世界妇女组织组织联合主办《北京宣言和行动纲领发表25周年纪念活动》的原因,目前我们正在策划一个名为《快乐妈妈》(Happy Mama Program)的新项目。”

 

赵兢进一步指出,这对她来说是天作之合。“母亲是孩子的主要照顾者,而早期儿童领域主要由女性组成。这就是为什么我和这群伟大的女性领导人有着如此强烈的联系。我想继续探索这个致力于幼儿教育的强大母亲网络,所以今年我们计划一个名为“快乐早教妈妈(Happy ECE Mama)”的项目。我们将邀请早期教育领域的妈妈们分享她们的生活故事,我会向她们展示如何兼顾教育者和母亲的身份,以解决工作与生活的平衡问题。”

 

基于她作为一名职业妈妈的成功经历,赵兢坚信“有志者事竟成。”从高中开始,这句话就一直是她的口头禅,如今,当她面临自己的挑战时,这句话也一直指引着她。尽管委员会在帮助培训和认证中国需要的CDA专家(PD Specialist)方面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但因中国没有足够的CDA专家考核CDA学员,扩大CDA培训业务变得越发困难。学员考试也是一个问题,即便是在北京这样的大城市,许多学员也需要长途跋涉去为数不多的CDA考点参加考试。此外,受COVID-19疫情影响,许多幼儿中心被迫关闭,这也导致她的业务放缓,这与美国的状况大径相庭。

 

“去年(2020),我们以为一切会恢复正常,”她说,“而如今,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结束。这就像一个未知的领域,我们必须调整并找到新的策略继续前行。我们利用停工时间将培训项目扩展成为一个成功的咨询项目,为有意开办儿童托育中心的客户提供全面的解决方案。我们帮助他们布置教室、设置课程,设计日常安排。我们还举办了很多免费的研讨会。疫情让我们有更多的时间指导中国的20人团队。”她说,这个团队是她的“脚踏实地”,去年因新冠疫情她不得不取消了中国之行,所以还未能亲眼见到这个团队。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并没有对赵兢产生太大的阻碍,她从容应对一切,经过五年的努力,CDA项目在中国总体上取得了巨大的进步。当然,“挑战还在继续,”她承认。但正如所有最优秀的企业家一样,她有坚强的毅力和清晰的愿景。她说:“不管情况有多艰难,只要我思路清晰、计划有策略、行动切合实际,我都能克服。”她强烈的责任感也起到了重要作用,特别是如今她已放下商务咨询的工作,全身心地投入到自己的使命中。

 

“作为一名咨询顾问,”她说,“你要根据分配给你的特定任务来做每件事,而作为一名企业家,你需要更多的耐心和更多的个人投入。作为一名企业家,你要为所有事情负责,无论是制定战略还是招聘员工,所以你需要做的远远超过你的职责。”这就是赵兢现在所做的,她从未感到如此满足。“我把所有的资源、经验和人脉都投入到CDA项目中。”作为一名儿童早期领域的企业家,赵兢激情满满、阔步前行。

 

 

 

 

 

 

童睿国际是早幼托领域“师资培训+办学服务+家庭教育”的主导供应商。作为美国职业认证委员会(CPR)和CDA专业委员会在大中华区的唯一授权机构,童睿以全球最权威和最广泛应用的儿童发展适宜性实践(DAP)为教育哲学和理论基础,以全球最大托幼领域儿童发展导师(CDA)权威认证为标准,致力于全面覆盖早幼托教师师资培养,创新早幼托教服务体系,服务全球早期教育市场,为0-6岁早幼托行业提供纯正的美式专业化和体系化的整体解决方案。

 

愿景:童睿国际赋能早期教育工作者和家庭,确保婴幼儿健康快乐地成长!

使命:童睿国际致力于提供基于美国CDA和中国本土经验相结合的国际化儿童发展培训体系。为广大幼师及家长提供专业知识和技能的培训,打造链接中美早幼教机构、学术机构、人才培养及交流的跨国早幼教平台 。

 

Categories: 芝加哥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