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專訪音樂家郭曉可:《從雲宮訊音》淺談民族音樂在西方—-文/春瑩

如果你不僅對西方古典樂著迷,還對中國民樂情有獨鍾,那麼今天所介紹的嘉賓,一定值得你認識一番。

音樂家郭曉可

她是能用小提琴雋秀柔美的特點演奏中國古典樂曲的年輕音樂家;還是能用小提琴、二胡、古箏和笛子譜出室內樂版本的《雲宮訊音》。這位元將西方古典音樂和中國民樂創新地融合在一起的青年小提琴演奏者,叫郭曉可。

90後青年女性藝術家郭曉可,是中國年輕一代小提琴演奏家中的傑出代表。她的演出,張力十足,在悅耳之餘更極具穩定性。這些年來,曉可作為小提琴獨奏家參與Chicago Chinese Performing Arts (CCPA)多項大型演出和音樂會,如《老家在中國》《圓夢》等,獲得廣泛好評。作為樂隊二提琴,她也是Illinois symphony ,Charlotte Symphony, Northern Lights Music Festival Orchestra 等著名樂團的核心成員。曉可的音樂才能,包括其精湛的技術,以及音樂創新性與原創性,均得到了海內外藝術家的讚揚。華人音樂家呂思清稱讚她是一位“擁有罕見的才華與成就的小提琴家“,世界小提琴大師亞歷山大•瑪律可夫(Alexander Markov) 稱讚她是“ 最具全能的小提琴演奏者”。

1. 請問您是有什麼契機參與芝加哥華人網路新年音樂會的編導?我們知道您是一名出色的小提琴演奏者,之前有過類似創作經歷嗎?

答:今年二月,我受到芝加哥春晚組委會的邀請,出任這台節目的藝術指導和編曲,為中國音樂發聲。組委會希望通過好的音樂表達自我、傳遞我們這一代人的心聲,讓音樂成為我們各自的擺渡人。

在編寫這首作品之前,我從來沒有正式學過作曲,一直以來我都是作為一個小提琴演奏者活躍在我的音樂圈子裡。但是早在大學的時候,我就有強烈的創作欲望,有時會嘗試著自己寫點東西。後來在芝加哥學習小提琴與室內樂演奏後,對樂器之間怎麼合作交流有了更深刻的瞭解,這極大地幫助了我的創作過程。我在芝加哥與許多新銳作曲家合作,演奏了不少現代作品,我也會跟隨他們在曲子的和聲上進行修改,改編器樂的配置,這些創作經歷也為這首《雲宮訊音》的改編奠定了基礎。 雖然《雲宮訊音》的創作算是一個偶然契機下的成果,但對於我來說,這個創作不是一朝一夕的靈感突迸,而是我十幾年來對音樂、甚至是對人生理解的沉澱。

2. 請問您為什麼要選這首《雲宮訊音》作為這場新年音樂會的西洋樂器與民族樂器合奏的作品?二種不同類型的器樂有什麼聯繫?

答: 首先這首作品大家耳熟能詳,是《西遊記》的主題音樂,在新年音樂會上演會增加了喜慶的氣氛。但是我把這個旋律融入到四個不同樂器當中合成室內樂作品,對我來說是不小的挑戰。配器問題,聲部和諧,樂器的移調都對我來說是新的專案。

小提琴,二胡是屬於同一體系的絃樂器,笛子有如鋼琴般清脆的音色來演奏它固有的旋律。古箏可替代大提琴低聲部的編制。加上電聲bass 後,這個器樂組合就宛如中西合璧的小型室內樂。

我一直想要去顛覆室內樂演奏的傳統編制。一直在找尋突破它傳統固有的配置。《雲宮訊音》這首作品沒有一個明確的定位,因為這首作品在器樂的組合上非常創新。演奏主旋律時,每兩種樂器在旋律的織體間互相配合。電聲與笛子 ;古箏與電聲;小提琴、二胡與人聲等組合,聽眾們會真正感受到前所未有的一種風格。這種風格比起新世紀音樂更具民族性,比世界音樂又更現代。

這首曲子旋律雖然簡單,但這樣簡單卻悠長唯美的音樂反倒使人們更能體會到曲子裡的神韻 。當每個人聽到《雲宮訊音》的時候,腦海裡都會想起電視劇西遊記的畫面。我認為好的音樂作品不應該是高冷的,也不是由複雜程度來衡量的。只有打動人心,才有它音樂存在的意義。

3. 我們都知道疫情這兩年排練和演出都轉移到了線上進行,您在排練過程中是否遇到了很多阻礙,又如何去克服這些難題?

答: 因為疫情網上排練,錄音合成,起初不是很順利。面對節奏的不統一,聲音錄製環境的不同,使得排練中器樂發聲並沒有完全和諧在一起。在困難的創作環境下。我用小提琴作為領奏樂器,引領其他樂器在旋律進出時承上啟下。我盡力在演奏時調高音量,能讓視頻對方仔細的聽到我領奏的效果,方便穿插接下來的民族樂器。在長期網上排練與重複錄音磨練的過程中,最後節目效果取得突破性的成功。在與世界級民族樂器演奏家的合作中,這首作品增添了國際化,畫風曲風上呈現了最炫民族風。刻畫出生動而富有戲劇性的《雲宮訊音》。給世界華人觀眾視覺上的衝擊和享受。

4. 您的《雲宮訊音》藝術上的創新讓我們同時聽到了兩種地域聲音,請問把中國樂器融入美國“音樂圈”有什麼深遠影響?

答: 與中國的樂器合作就像是代表了我們在海外生活的中國人本身。中國樂器有自己的發聲特點,即使在這首作品中,我用了很多西方的演奏手法和處理方式來演繹,樂器還是發著它自己原本的聲音,帶著濃濃的中國味。這就好像來到了美國的我們。

我們從小努力在國內學習西方樂器,來到美國後繼續深造西方音樂演奏。在繁重的獨奏,樂隊,室內樂排練和演出中,漸漸的融入到美國音樂圈。隨著時間的推移,  我們逐漸的失去了“家”的歸屬感和對中國音樂的認同。中國樂器也需要國際化,需要海外音樂家的推動走向世界。讓西方人更多瞭解中國樂器,這也是我們海外音樂家為中國民族樂器弘揚美國盡一份力量。

5. 您希望這首創新型作品為觀眾帶來怎樣的感悟?

答: 我希望《雲宮訊音》對每個人來說都是特別的。音樂是創作者表達的方式,但它不只屬於創作者本身,而屬於每一個沉浸在其中的聽眾。從聽到音樂的那一瞬間起,音樂就成為了我們敘述故事的載體。我們在音樂中遇見自我,不需要言語,音符之中就能感覺到與靈魂的拉近。這種感動與釋放自我的力量,是我心中對“好”的音樂的定義。

隨著時代的發展,傳統的國粹不能完全代表我們這一代人對中國音樂的欣賞水準。所以在這次春晚中,我想要去找尋一種能真正代表我們這代人的新傳統。會有耳目一新的體驗。

6. 在這次雲端春晚中,您不僅創作了《雲宮訊音》,還獨奏了小提琴名曲《新疆之春》,即作為獨奏家又作為編導,我們看到了一個全能音樂家。您作為CCPA的常駐獨奏家,請問在雲端獨奏和以往現場版有什麼不一樣的體會?

答: 我作為CCPA的獨奏小提琴家多年,每次現場演奏都下意識的在合作中產生音樂上的契機與碰撞。根據音樂廳的音響,燈光,回聲,我會隨時調節我的演奏狀來賦予觀眾視覺與聽覺享受。因為疫情期間,雲端音樂會我們缺少了固定的場下觀眾。但是網路音樂會在觀眾數目中不設限。因為是錄播,作品經過反復錄製後,我會把最好的一面展現給觀眾。

雲端演出我會用高難度的世界名曲吸引流量和觀眾。以CCPA獨有的小提琴家之名為CCPA帶來更多的聲譽。

7. 您作為芝加哥唯一活躍的華人年輕小提琴演奏者,致力於華人音樂圈的建設,在此之餘您又活躍於IL 古典音樂圈。請問這二者有什麼不同的表現?

答: 我從2018年以來,一直用小提琴拓寬芝加哥華人音樂圈的領域,用小提琴壯大華人音樂圈的實力。成為在大型演出活動中華人小提琴演奏的拓荒者。讓西方人看到華人藝術文明的提升,這讓我倍感欣慰。 與此同時,我以樂隊小提琴演奏員身份致力於IL 多個交響樂團 和美國古典音樂節。在2019年,我與樂隊ISO合作贏得了IL古典音樂廣播聽眾最喜愛的古典交響樂的美譽。 在與眾多西方音樂家和樂團合作中,我願以華人的身份在這個以西方人稱霸的“古典音樂圈”贏得更多席位。

8. 在接下來的時間裡,您會給我們帶來哪些新的音樂體驗?

答: 我一直想做一名音樂社會活動家,用藝術點亮人生。用我的音樂打動每一位元聆聽者。在今年年初,我建立了自己的音樂工作室,培養小提琴創新人才計畫  “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致力於中西合璧的音樂教育理念培養後起新秀。

接下來也會合作更多的交響樂團,探索新古典藝術領域。會在更多的音樂廳看到我的演出。作為中國民族音樂傳遞者,我會始終保留弘揚民族音樂的初心,推動中國民族音樂的發展。把多元化的音樂帶入美國社區。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