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著華觀點

【李著華觀點: 記憶不褪色–Emmett Till母子長留歷史屝頁】

美國參議院通過法案,向埃米特·蒂爾(Emmett Till)和他的母親Mamie Till- Mobley追授金質獎章, 這是國會授予美國平民的最高榮譽,旨在褒揚他們母子早年在與不公正鬥爭所取得的成就。

埃米特·蒂爾是在20世紀50年代被白人至上主義者謀殺的一名芝加哥少年,據當年的目擊者稱,1955年時,14歲的蒂爾從芝加哥到密西西比州探視叔叔時失蹤,三天後他的屍體在一條河裡被發現,而惹來殺身之禍的緣由只是因為他到一家雜貨店對一名白女人吹了口哨,這違反了當時南方的種族主義社會準則,之後埃米特·蒂爾被綁架、折磨和殺害, 他的脖子上還套着75磅的軋棉機。

蒂爾的母親因為不滿兒子被歧視殺害,所以她堅持以開棺葬禮來展示兒子被殺害的慘狀,儘管Jet雜誌刊登了蒂爾被虐待的屍體照片,但殺害他的兩名白人卻在審判中被清一色白人的陪審團宣判無罪, 因此引發了整個社會的動盪不安, 但在那時根本談不上“黑人的命也是命”, 只有金恩博士發表了一個著名的演說”我有一個夢”, 正式開啟了黑人爭取民權運動的先河。

由於當年蒂爾案無法確定真相而被草草結案,一直到2004年聯邦法院決定重新審理這一個淹沒於歷史半個世紀之久的慘案,2005年蒂爾的遺體再被挖出,官方進行解剖取證,重新在其親人目送下入土為安,可是因為那個年代美國種族歧視非常嚴重, 雖然奴隸已被解放, 但伴隨著身份卑劣的形象, 黑人因膚色所受到的不平等待遇令人難以想像,多年來經過無數黑人的前仆後繼,他們在街頭抗爭不知犧牲了多少性命,直到走進了議會政壇才得以翻身,而去年佛洛伊德命案後, 黑人的命才真正被視為命。

蒂爾與佛洛依德一樣, 他們本來在云云眾生中毫不顯眼, 卻因遭到白人歧視霸凌致死才喚起驚天動地的反歧視運動,蒂爾與母親在芝加哥黑人區佛羅倫斯街的一個陳舊的紅磚兩層故居去年已被伊州立法定為歷史性地標建築,可讓後人在環顧這棟建築時對歷史有一番省思,現在他們母子又獲國會肯定, 他們的名字與故居將長留歷史屝頁讓後人永久懷念他們!

 

Categories: 李著華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