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天下

【時評天下】烏克蘭危機VS. 台灣未來/ 姜新立 (佛光大學名譽教授)

烏克蘭由危機轉入悲劇
    二月二十四日俄羅斯總統普丁對烏克蘭展開「特別軍事行動」,引發俄烏戰爭,直到本文交稿之時,俄烏戰爭仍在持續進行中,而且戰況激烈。
    俄烏之戰的第一擊是俄羅斯用飛彈轟炸烏克蘭的指管通情中心據點與具軍略用途的機場跑道,綿延六十公里的難以數計的俄羅斯坦克,炮火集中面對著烏克蘭首都基輔,圍城悲劇正在上演。目前戰情已由東轉西,烏克蘭中西部城市第聶伯羅、盧茨克、利沃夫、伊萬諾-佛蘭科夫斯克等主要城市也因強力轟炸危在旦夕。車諾比核能電廠被俄軍佔領後,烏克蘭的電力系統嚴重受挫,烏克蘭主要軍事基地、機場被摧毀後,海空軍已成癱瘓狀態。全烏境內到處一片火海,生靈塗炭之餘,已有三萬烏克蘭平民百姓四出逃難,西方媒體所播出的男女老幼生離死別畫面鏡頭讓人不忍卒睹。
    「俄烏戰爭」不是突如其來出現在寒冬春暖交接之際的一隻灰犀牛在東歐雪地上肆虐,實質上是一場俄羅斯「教訓」烏克蘭,並「警告」不得加入「北約」的懲烏之戰 。

    「烏克蘭危機」早在1998年美國參院通過「北約」東擴後就已埋下潛伏危機,喬治肯楠(G. Kennan)當時就指出:美國已犯下可悲的錯誤,「新冷戰」將由此開啟,因為俄羅斯會對此作出不利於西方世界的「反應」。2014年季辛吉就預警烏克蘭如若要生存要發展,就不要在東、西之間選邊站,更不該加入「北約」成為歐盟的前哨。只是沒有想到,二十三年後,俄羅斯以承認烏東頓內茨克、盧干斯克兩地獨立為由,先「維和」,然後展開「特別軍事行動」,對烏克蘭進行「懲罰」之戰。這一場本來只是俄羅斯對烏克蘭的懲罰性戰爭,居然爆發成為二戰以來在歐洲本土的最大規模之戰,著實令人意外。
    烏克蘭受到「教訓」後如果接受普丁所提停火條件,戰爭危機也許已經結束,未料歐盟因美國背後操弄而捲入助烏抗俄,徒使戰爭複雜化。美國警告俄羅斯對烏戰爭可能使用生化戰術,俄羅斯反控美國在烏克蘭早已進行生物化學實驗軍事活動,並藉「北約」東擴以烏克蘭為戰略前哨圖謀圍困俄國。這次美國因怕引發世界核子大戰拒絕派兵直接助烏抗俄,但卻提供十億美元軍援給烏間接抗俄,並聯合歐盟對俄加強經濟制裁,此使戰爭複雜化加深,澤倫斯基傾歐依美有恃無恐向俄正式宣戰,迫使普丁加大軍事力道,終使「烏克蘭危機」轉變成「烏克蘭悲劇」。
烏克蘭危機的內外因素
    「烏克蘭危機」結構因子分成內外兩個層面。內在因子又分歷史文化內核因子以及烏克蘭執政當局政策外核因子。
    從歷史文化維度看,烏克蘭在文化血緣上根本與俄羅斯同源,斯拉夫文化是烏克蘭主流文化,東正教堂在烏克蘭處處可見,烏克蘭人也是斯拉夫族。1922年烏克蘭就是前蘇聯創始加盟國,以後一直是是蘇維埃社會主義聯邦中的一個共和國,當年的蘇聯最高政治領導人赫魯雪夫就是烏克蘭人。上世紀九十年代蘇聯解體後,烏克蘭一如其他社會主義政治實體紛紛獨立,成為獨立共和國,但卻作為「獨立國協」發起與創始國之一而存在。2014年俄羅斯兼併克里米亞,烏克蘭退出「獨立國協」。烏克蘭退出獨立國協後,開始脫俄,接著傾歐/親美,並加速反俄/仇俄,烏政府明令禁止人民講俄語,教育政策上強行割斷烏克蘭與俄羅斯歷史文化紐帶關係。澤倫斯基政府對整個烏克蘭強力進行「去俄羅斯化」,並且出現極端形式。最近法國媒體揭露烏克蘭國民衛隊「亞述營」新納粹份子以「自殺性民族主義」多次大規模殺害頓巴斯地區講俄語的平民百姓,無辜死亡人數多達一萬五千人以上,這是烏克蘭國民衛隊仿效二戰時德國納粹在烏克蘭巴碧亞峽谷集體屠殺十萬猶太人的種族滅絕主義的再現,這也是普丁要求澤倫斯基政府「去納粹化」而攻打烏克蘭的原因。
    烏克蘭危機的外層因素在於本身不善處理「地緣政治」。烏克蘭位於歐洲聯盟與獨立國協交界處,亦即處於西方世界與俄羅斯地緣政治的交會點,因此從冷戰到後冷戰,烏克蘭都是東、西對峙的戰略交集處。在這樣的地緣政治邏輯裡,說實在話,烏克蘭如能「芬蘭化」將是很好的中立自保之道,未料「北約」繼續東擴,烏克蘭積極謀求加入北約,在政治取向上表示烏克蘭除了傾歐/親美外,圖謀加入西方勢力集團以求共同抗俄,這對俄羅斯而言自是受到國家安全威脅。去年十一月普丁警告「北約」不可在烏克蘭部署軍隊與武器,稱這是俄羅斯的「紅線」,足見烏克蘭傾向歐盟並想加入「北約」以對抗/挑戰俄羅斯一事已經踩到普丁的「紅線」,這樣看來,普丁以特別軍事行動發動「懲烏」之戰,似乎可以理解,也可以說「俄烏戰爭」由來有自。
    其實烏克蘭危機外在因素的深層結構在於美國霸權心態作祟及其對世界矛盾之操作和利用。質言之,美國霸權今天已經衰弱,但它卻見不得中國崛起,也忍不下蘇聯解體後俄羅斯又再次強大的後冷戰「異象」,更意識不到自身獨霸世界的質量能力今非昔比,但卻為了延續夕陽般的霸權而在東西世界利用矛盾掀起爭端,這才是「俄烏戰爭」複雜化的深層因素。
對「今日烏克蘭/明日台灣」的辯證解讀
    「俄烏戰爭」爆發讓國際社會連帶關注到台海的安全與台灣未來命運問題,擔心是否會出現「今日烏克蘭、明日台灣」的黑天鵝現象。蔡英文為了安撫台灣民心,立刻跳出來公開指出:「烏克蘭與台灣的局勢本質不同」。換句話說,她認為台灣不是烏克蘭,烏克蘭也不是台灣。這是形式邏輯所說的A是A,A不是B。但在形式邏輯上不謬誤的命題,在辯證邏輯推理上卻不見得為「真」。辯證邏輯指出,A會在矛盾轉化下成為〜A,亦即A會成為B。因此,在辯證邏輯下,只要矛盾因子相似,矛盾作用相同,由量變轉為質變,則「今日烏克蘭」恐怕會成為「明日台灣」的命運。
    國際上出現「今日烏克蘭、明日台灣」的聲音,一如《經濟學人》去年五月指出「台灣是地球上最危險的地區」一樣不是危人聳聞。快七十年沒有碰到「戰爭」的台灣老百姓聽到這種國際聲音,自然心生憂慮與恐懼。為了安撫台灣社會不安的民心,蔡英文民進黨政府從台美實質關係、海島防禦作戰、自由民主價值、重要科技關鍵產業等面向高分貝地強調台灣不是烏克蘭,蔡的用心和話語意涵容或可以理解,但我們要在此指出,蔡英文看待烏克蘭危機陷入形式邏輯推理巢穴,這不是解決台海危機的正確政治思維邏輯。
    以辯證思維論述,筆者要說,從歷史文化和地緣政治乃至世界體系看來,台灣與烏克蘭在政治邏輯本質類比上極其雷同。
    首先,在歷史文化血緣上,烏克蘭與俄羅斯有極深的淵源,兩國從中世紀就歷史同源,都是大斯拉夫族,宗教文化都是東正教,十九世紀烏克蘭屬俄羅斯帝國,1922年又成為蘇聯創始加盟國,直至蘇聯解體,才成為獨立自主的現代國家,可見普丁說烏克蘭與俄羅斯在歷史、文化、民族上原是一家人並非虛語。既然俄烏歷史文化同源,血緣相連,烏克蘭執政當局對內進行「去俄羅斯化」,用「自殺民族主義」對待烏境俄人,不啻反歷史反文化,同樣地也是在反大斯拉夫民族主義,俄羅斯普丁從歷史意識上對此當然不會容忍。
    同理,台灣和中國大陸歷史文化同源一體,兩岸人民同屬中華民族,台灣絕大多數人民不是閩南人就是客家人,意即先祖由對岸福建與廣東移民來台,明代時台灣就是中國的領土,否則鄭成功不可能驅逐荷蘭人並以台抗清。清朝時台灣是中國的一個行省,中日甲午戰爭台灣被迫割讓日本,隨著中國對日八年抗戰勝利,台灣光復重新回到祖國懷抱。1949年因國共內戰使兩岸政治分治,但在兩邊的各自憲法上,台灣都是中國的一部分,「兩岸一家親」從歷史、文化、民族論述確實如此。既然兩岸歷史文化民族同源一體,「兩岸一家親」是歷史理性上的「真」命題,不可懷疑,更不能否認。但蔡英文及其民進黨政府反其道而為之,不但說「中國史」是外國史,「台灣文化」是南島文化,不是漢文化,而且對內處心積慮地推行「去中國化」,甚至在兩岸定位上高唱「一中一台」,去年蔡英文更推出兩岸互不隸屬「新兩國論」,這是不擇手段地煽動兩岸對立,也是反民族主義的歷史割斷論、文化脫離論語政治分離論,對強調「兩岸一家親」的北京習近平而言,當然也是難以容忍。
    其次,烏克蘭在政治地理上位於歐洲聯盟與獨立國協的交界處,在戰略上位於西方世界與俄羅斯地緣政治的交會點。因為烏克蘭忽視地緣政治交會點中所隱藏的權力矛盾,忽視「芬蘭化」經驗範式中所展示的小國宜中立自主,既不依靠國際聯盟的庇護,也不輕易挑釁近鄰或激怒強權的政治中道邏輯,自己拼命地倒向西方並藉此抗擊東方,俄烏之戰如此發生也就势所必然。同理,在海上強權與陸地強權相互碰撞的東西兩條政治斷層帶上,有兩個最為危險的爆炸點,一個是烏克蘭,另一個就是台灣。台灣的蔡英文不僅不理《經濟學人》的警告,也無視「芬蘭化」經驗的重要性,死心親日塌地倚美拼命抗中,甚至自願充當美國「遏制中國」的馬前卒,其在政治戰略上所犯的錯誤,季辛吉老早指出並警告過,遺憾的是被虛幻戰略風車處沖昏頭腦的蔡英文竟視而不見。
    今日「台海危機」尚未步「烏克蘭危機」出現,完全是北京在「兩岸一家親」的民族文化歷史感情前提下將兩岸關係一直控制在「人民內部矛盾」範疇內,對台灣做出最大的期待與忍讓所致,然而別忘了習近平與拜登視訊峰會上所說的「如果台獨分裂勢力挑釁逼迫,甚至突破紅線,我們將不得不採取斷然措施」。這是北京對台北的最後底線與警告通牒,也是將兩岸關係的「敵我矛盾」(質變矛盾)暫時壓隱下來。請問讀者,既然烏克蘭踩到俄羅斯「紅線」,普丁會「懲烏」,如果蔡英文踩到大陸「紅線」,難道習近平不會「懲台」?
    其三,不是台灣「不是」烏克蘭,而是台灣「不應」成為烏克蘭。雖然台、烏都處在複雜又嚴峻的國際權力競逐與地緣政略衝突點上,但大陸王毅所說的「台灣問題與烏克蘭問題兩者沒有可比性」是北京刻意將「烏克蘭危機」與「台灣未來」加以脫鉤,這也是李克強在兩會<政府工作報告>中所指出的大陸會以「新時代黨解決台灣問題的總體方略」來解決台灣未來問題。但須明白的是,北京將「今日烏克蘭」與「明日台灣」不劃上等號有一前提,就是台灣必須回到「一個中國」原則和「九二共識」,以及大陸要推進「兩岸和平發展」及「和平統一」。這也意味著台灣蔡英文政府應以「烏克蘭危機」作經驗反思,在政略上改弦更張,既不可「倚美謀獨」,也不應去中/抗中/仇中。回到「一中」與「九二共識」,台海自可風平浪靜,「今日烏克蘭」就不會成為「明日台灣」。
「烏克蘭危機」對台灣的啟示
    烏克蘭危機現實化成為悲劇,烏克蘭自己要負最大責任,美國是幫兇,也脫不了罪咎,因為它教唆烏克蘭依美/傾歐/抗俄。
    這場戰爭將烏克蘭推入悲劇與死谷,固然是烏克蘭自身的不幸,然因「俄烏戰爭」竟然把全世界的國際秩序由「後冷戰」的相對和平推入「後後冷戰」的相對不和平、不穩定新局勢狀態中,這才是吾人特別需要留意的。非和平、不穩定的「後後冷戰」意味國際秩序勢將重組,具體而言是中俄美三極共治,這當然會影響世界未來,更會影響台灣的未來。
    「未來」可以預測,但無法先知,人不是上帝,在海森堡的「不確定原理」下,我們只能從知識理論上對「烏克蘭危機」加以分析,並在分析的基礎上找尋「烏克蘭悲劇」對台灣的啟示。
    首先,我們不希望「今日烏克蘭、明日台灣」話語化為現實,我們也不認為「抗中」可以「保台」,我們更不同意現在台灣的執政者蔡英文以民粹主義方式麻醉人民的危機意識與憂患心理,我們要求的是,民進黨政府應從「烏克蘭危機」作經驗反思,奉勸蔡英文不要只在「烏克蘭與台灣的局勢本質不同」話語上繞口令,而拒絕作些許的戰略與政策更張,我們想看到的是「他山之石,可以攻錯」,蔡英文及其民進黨政府在戰略與政策上應以「烏克蘭危機」為鑑,及時調整/改變。倚美抗中不可行,俄烏之戰美國都不出兵,未來台海危機一旦出現戰爭,期待美國出兵抗中保台完全是幻想。荒唐的戰略加上錯誤的政策只會加深台海危機,民粹主義式的操弄民調除了麻痺人民,只會讓台灣在迷津中失去未來。
    其次,俄烏之戰進行到目前為止,除了美國隔岸觀火坐收漁利,俄、烏、歐都付出沉重代價,在雙方軍力不對稱下烏克蘭的敗輸幾成定局,不但加入「北約」無望,即使戰爭結束,烏克蘭在「後後冷戰」時期的中美俄共治的世界新格局下本身的重建與和平發展難度都很高。同樣,關於台海局勢,也會因「不確定性」而產生戰爭危機的係數難以把握。
    其三,俄烏之戰是現代戰爭,現代戰爭用的是高科技軍事武器摧毀一個城市,從而產生大規模殺傷效應,不是靠傳統性地面部隊進行圍城。俄羅斯的彈道飛彈直接射入/命中/摧毀烏克蘭指戰中心與關鍵設施,快速癱瘓烏克蘭國力已是事實。不要夸言「台海天險」,一百多公里台灣海峽阻檔不住「東風飛彈」的飛越,民進黨抱持「第一島鏈」戰略觀念完全過時。
    此外,烏克蘭是內陸國,俄烏之戰慘烈圍城之餘尚有「人道走廊」可供無辜人民逃難;台灣是海島,如果台海戰爭不幸爆發,兩岸軍力不成對比,共軍一旦「圍島」,無辜百姓只能跳海。烏克蘭和台灣都是強權之爭下的棋子/工具,要避免戰爭災難,就是戰略不進攻,政策不冒進,言行不挑釁。
    對於俄烏之戰,最大的教訓是讓人想起羅斯福曾說過的「希望戰爭沒有爆發」,尤其是現代戰爭,能避戰就不要讓它發生,對台灣,戰爭的後果是,「未來」將結束,「命運」走入死滅。對蔡英文政府,用政治智慧消弭台海戰爭的「因素」才是當務之急,而不是將台灣的前途與未來寄託/依靠在美國身上。
    最後,讓筆者再重複一次,以「烏克蘭危機」做反思,《經濟學人》所說「台灣是地球上最危險的地區」絕非虛語,台灣執政當局,全台同胞,思之,戒之,慎之。

Categories: 時評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