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頭條

NASA登月計劃又變卦 不再由SpaceX一家包辦

美國宇航局NASA最近宣布,爲阿爾忒彌斯登月計劃向第二家公司開放競標。
去年,NASA曾經把登月計劃鎖定在了一家公司上,那就是SpaceX太空探索技術公司。這一決定招致了廣泛的質疑,被指把如此龐大的一個計劃讓SpaceX一家公司包辦有違公平原則。爲此,去年4月,同爲商業航空公司的藍色起源還將NASA告上了法庭,但是在11月遭到了駁回。
最近,NASA宣布,開始爲登月計劃尋求第二家公司的加入。一年時間,NASA的登月計劃遭遇了哪些波折,發生了怎樣的變化?當時NASA爲什麽選擇和SpaceX綁定?如今爲什麽又變卦了?除了訂單之外,熱衷于商業發射的SpaceX和藍色起源還可以從NASA那裏得到什麽?

NASA的登月計劃為什麽如此一波三折?
阿爾忒彌斯登月計劃是由NASA主導的一個載人航天項目。其目標是在2024年前將宇航員平安送往月球並返回,並建立常態化駐留機制,爲未來的火星載人登陸任務鋪就道路。該計劃建立于美國重返月球計劃的大背景之下,其發展過程本就充滿曲折。
2004年,時任美國總統小布什提出了“星座計劃”,以實現重新載人登月的目標,再利用同樣的基礎設施和技術條件實現登上火星的目標。但是,由于預算超支和進度延後等問題,星座計劃被繼任總統奧巴馬取消,僅保留了“獵戶座”號載人飛船及太空發射系統重型運載火箭等項目,將登錄火星作爲首要目標。而在奧巴馬政府結束後,2017年,總統特朗普又恢複了登月項目,正式批准阿爾忒彌斯計劃。
根據NASA公布的方案,阿爾忒彌斯計劃將分爲兩步:第一步是在2024年前進行載人環月飛行;第二步于2025—2030年開展,計劃實現在月球長期駐留。
然而,NASA長期以來因工作效率、資源資金利用效率低下而廣受民衆批評,美國政府吸取了教訓,選擇了與商業公司合作的模式,直接購買商業軌道運輸服務,由商業公司負責産品研發、飛行過程的運行管理等工作。
中國航天科工二院研究員,國際宇航聯合會空間運輸委員會副主席楊宇光坦言,就整個任務的難度、挑戰性,再加上進度的緊迫性以及經費的有限性等方面看,這是一個非常難、風險非常大的一件事。雖然美國目前已經在載人飛船、“獵戶座”和重型運載火箭SIS等方面完成了研制,但是要想登上月球,月球登陸器的研制還有很長的路要走。2024年的重返月球目標,美國可能已經趕不上了。

當時NASA為什麽選擇和SpaceX綁定?如今為什麽又變卦了?
楊宇光認爲,NASA當初選擇SpaceX公司是因爲看中了該公司的執行能力較強。
到目前爲止,藍色起源公司只實現了人類的亞軌道的太空飛行,也就是說,它的航天活動規模較小。而SpaceX公司的發展較快,社會認可度更高,它目前的獵鷹重型火箭是人類目前現役的最大的運載火箭,其飛行安全記錄也比較高。
但是,SpaceX公司研發的星艦飛船采取的技術途徑存在著巨大的爭議。星艦屬于載人登陸系統(HLS),體型巨大,想要把它從地球送到環繞月球軌道,需要消耗巨量的推進劑,本身就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再加上它外形細長,理論上不太適合作爲一個在月球表面著陸的飛行器,因爲月球表面崎岖不平,稍有傾覆,就可以造成船毀人亡。
SpaceX公司雖然是第一個被選中的HLS主承包商,但是由于技術上過于冒進,因此,NASA再次提出選擇第二家承包商來開發HLS。若另外一家公司選擇了比較傳統的技術路線,就可以規避SpaceX公司技術過于冒進的風險。目前,藍色起源公司已表示有意願競標。
除了訂單,商業發射公司還能從NASA那裏得到什麽?
爲了幫助公司實現商業軌道運輸服務計劃,NASA爲其提供了大量優惠條件,包括開放的技術資料、直接的技術支持,以及開放下屬各個發射場地和其他重大基礎設施的使用。比如在龍飛船的研發過程中,SpaceX公司就使用了肯尼迪航天中心。
當然,楊宇光認爲最重要的一點是商業發射公司得到了大量高級人才,這也是商業公司願意加入合作的最根本的因素。這些曾經經曆過各種航天計劃,擁有無數經驗教訓積累的人才爲商業公司縮短了自己探索的時間,同時也是推動公司高速發展的重要因素。

Categories: 芝加哥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