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頭條

韩国新任总统尹锡悦把两位总统 送入监狱

多年来韩国检察官屡屡查办总统,而如今检察官却做了总统。
曾担任韩国检察总长的尹锡悦,在2022年的选举当中,击败了文在寅所推举的李在明。
据韩选举管理委员会的统计,李在明得票率为百分之四十七点八三;而尹锡悦则是百分之四十八点五六,二人得票差距还不到百分之一。
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尹锡悦是陌生的;但对于韩国政坛来说,此人却是恐怖的……当年正是他接连查办了朴槿惠和李明博,亲手将两任总统送进了监狱。
说起来也挺有戏剧性,文在寅亲手扶植了尹锡悦担任检查总长,可万万没想到的是,对方会成为自己最大的对手。
而尹锡悦提起伯乐文在寅,不仅没有感恩戴德,而且还扬言要把文在寅送进监狱,倘若此事成真,他会让三个前任总统身败名裂。
值得注意的是,尹锡悦没有任何从政经验,又对中国并不友好,扬言解散女权组织,言语粗鄙生硬,所以被称之为亚洲版的特朗普。
而本篇文章要带来的内容,便是解密尹锡悦不为人知的过去,接连跟总统叫板的经历。
(一)年少轻狂“审判”全斗焕
关于此事的详细经过,要从1960年的年末说起,尹锡悦出生在韩国首尔,父母都是高级知识分子,都在大学当老师。
尹锡悦十九岁那年,考入首尔大学的法学系。根据同学的评价,说他性格很开朗,为人处世又热情,重感情讲义气,典型的成绩好人缘好。
他又因为视力不好,所以避免了韩国一贯的强制兵役,反而是因祸得福。
然而尹锡悦这辈子,总是跟韩国的总统过不去,在校读书期间年纪轻轻口出狂言,模拟审判的时候要枪毙时任总统全斗焕。
主要原因,是由于光州军人上街游行的时候,惨遭全斗焕武力驱逐。
尹锡悦的模拟审判,在校园里惹了大麻烦被千夫所指,无奈之下只能逃到别的城市读书进修。
他的学习生涯颇为坎坷,多次考律师资格都惨遭失败,一直到三十一岁那年才通过,期间考了九次之多。
1994年,尹锡悦获得了律师执照之后,便开始了他的检察官之路,屡屡跟政客作对,查办了诸多的贪污案件,跟政坛跟财阀正面交锋。
查现代集团、查李明博的哥哥、查强势政党、查金融财团……
偏偏韩国政坛的政客,总是跟财阀关系暧昧。因为竞选总统需要钱,而财阀需要权利,双方都有彼此想要的东西。
总统候选人如果自恃清高,拒绝财阀的贿赂,不仅会损失大量的竞选资金,而且财阀还会去支持竞争对手。
如此一来,谁要是想要当总统,就要获得财阀的帮助,这便是韩国政坛的贪污土壤。这也是韩国总统下场悲惨的内在逻辑,成了一个死循环,黑的土,恶的花。
尹锡悦身为检察官便抓住了这一点,一手查财阀一手查政客,刚好符合民意期待,树立刚正不阿的形象。
举例来说,前总统卢武铉麾下,有一名心腹助手名叫安熙正,担任竞选总部的事务局长,是竞选班子的得力干将。
2003年,尹锡悦经过深入调查,查出安熙正在大选的过程当中,收取了财阀的贿赂,于是将其送入了监狱。
2007年,尹锡悦又调查李明博操纵股票证券,在面对阻力和怀疑的时候,他强硬声称:“我不忠于任何人!”
因为以上种种经历,尹锡悦获得了同僚的信任,塑造一个表面上不畏强权的人。
(二)查朴槿惠,办李明博,一战成名
朴槿惠在2012年,参加总统选举的时候,自然要跟文在寅展开激烈争夺。
当时有个叫元世勋的,担任韩情报院院长,此人铁了心的要帮助朴槿惠,于是想要控制舆论,对文在寅口诛笔伐。一年后东窗事发,韩国的检察机关自然要展开调查。
尹锡悦正是因为调查朴槿惠,才真正走进大众视野。
正所谓时势造英雄,韩国检察机关多年来的头等重任,就是把历任总统的黑料翻个底朝天,而尹锡悦便是那个动刀的人。
检方介入之后,很快就遭受各种阻挠,不仅是因为元世勋树大根深,也因为时任总统是朴槿惠。
尹锡悦向来语出惊人,他对外界毫不避讳地说,上级一直干扰调查,以至于自己正常的工作无法进行……
因为这句话引爆舆论,尹锡悦得罪了太多人,所以被直接降级。虽然差点丢乌纱帽,但却也由此崭露头角,韩国民众这才注意到,有个叫尹锡悦的检察官,敢跟总统唱反调。
不仅同僚佩服尹锡悦敢做敢说,就连敌对势力的很多官员,私下里都竖起了大拇指,赞叹这哥们是真敢上。
2016年,朴槿惠丑闻被爆,恰恰需要尹锡悦这样的检察官介入调查。
韩国民众呼声很高,无论是在野党还是执政党,都希望利用尹锡悦多年来积累的名望,去妥善解决此事。
尹锡悦再次走马上任,再次正面调查总统,做了调查组的组长之后,抓了朴槿惠和崔顺实,以及三星财团的李在镕。
多数人都以为,尹锡悦强势摁倒一位总统之后,调查也就该结束了;可他却把矛头,又转向了前总统李明博,展开了深入调查。
后来的事情也就众所周知了,李明博承认贪腐承认有罪,步了朴槿惠的后尘。
尹锡悦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连查两位总统,震惊了韩国政坛。以至于“青瓦台魔咒”再次强势抢占世界新闻的头版头条。
(三)文在寅和尹锡悦反目成仇
文在寅当选之后,自然会重视尹锡悦这样的人才,于是在2019年7月,直接提拔尹锡悦,担任韩国的检查总长。
尹锡悦顺应民意,在韩国政坛大展拳脚,查办一桩又一桩的贪污大案,剑指财阀的官商勾结,大力整顿政商关系。
而尹锡悦的这些功绩,自然会被记在文在寅政府的头上,俩人默契配合,关系越来越亲密。
文在寅常常在公开场合称赞尹锡悦,将对方亲切的称之为:“我们的尹总长……”
可有一个关键问题是,文在寅一直认为韩国的检察机关权力过大,以至于总是搞得政坛鸡飞狗跳,应当加以约束。
检察官往往深度涉及党派之争,而文在寅不止一次的说过,想要结束党派之间的恶斗,早就对外扬言要改变这一坏现象。
矛盾也就由此埋下伏笔,文在寅一边重用尹锡悦,一边要削减对方的权利。
文在寅把希望,放在了法务部部长曹国的身上,此人曾在青瓦台做过秘书,人脉关系广阔,斗争经验丰富。
可万万没想到曹国不争气,就因为孩子上学的事情爆出丑闻,他还没有对检察系统动刀呢,就被检察官找上门,上演了一波黑色幽默。
2020年1月2日,文在寅任命秋美爱担任法务部部长,去深度改革韩国的检察系统,并且寄予厚望。
秋美爱同样在韩国政坛沉浮多年,一上任便制定方案,经过大半年的努力,掌握了大量的证据。
法务部对外公开宣称:尹锡悦违反规定,通过非法手段调查法官,又违反检察系统政治中立的原则,应当停职查办。
而尹锡悦才刚刚上任一年多,正享受着名望红利,却突然被要求停职,他一万个不服气。这还是检察机关自从成立之后,第一次有检查总长被要求停职。
于是乎,尹锡悦带领检察机关,秋爱美带领法务部,两个派系从基层到青瓦台,展开了一系列的争斗。
秋爱美认为,检察系统隶属于法务部,应该接受自己的管辖;而尹锡悦则认为,检察机关为了公平公正向来独立,不受法务部的约束。
最后的结果则是,秋爱美和尹锡悦双双辞职。
问题是尹锡悦多年来,在韩国积累了极高的名望,经过此番“斗法”之后,又加深了他那对抗官僚财阀的人设,更受民众的欢迎。
尹锡悦这一生,也可以看做是跟总统斗争的一生,通过这次矛盾也就解释了他后来为何对外声称,要查办文在寅在任时期的积弊。
尹锡悦辞职了一百多天之后,非但没有偃旗息鼓,反而宣布竞选总统。
虽然说没有执政经验,但这也恰恰是他的优势所在,因为韩国普通民众,受够了财阀和官僚。
再加上文在寅执政时期,因为疫情原因经济受影响,房价也不断攀升,加剧了民众的不满情绪。
而俄乌冲突之后,民众又更加亲美,担心七十年前的南北之战再次上演,这一点同样被尹锡悦利用。
尹锡悦打着反文在寅的旗号登台,拿出了一系列的改革方案,又趁着冬奥会短道速滑项目的争议,通过贬低中国刷流量。
文在寅这边一听尹锡悦要查办自己,那自然是怒火冲天,将其称之为政治报复。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尹锡悦上任之后,会为东亚局势带来很大不确定性,表现出亲美亲日反女权的特征,又声称要查办文在寅,对萨德系统态度暧昧。

Categories: 芝加哥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