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頭條

門檻低、產品同質化嚴重 汽車洗美企業如何“突圍”

傳統汽車服務店在新一輪的洗牌中,要想謀得一席之地,需要順應時代發展,充分利用互聯網和數字技術帶來的時代紅利,走數字化轉型之路,插上“數字翅膀”。
“最近兩個星期,我們只洗了12輛車,給3輛車貼了膜,刨去人工、水電、材料、租金等成本,不僅沒掙著錢,我還要倒貼,再這麽下去,只能關門了”。3月31日下午,重慶九龍坡區九龍街道一家汽車美容店的老板楊勇,看著幾名玩手機的工人,暗自思量著門店如何增項擴容及轉型升級。
近年來,隨著我國汽車保有量的不斷增加,汽車洗美領域成爲汽車産業中的“黃金地帶”,加之行業准入門檻較低,無統一服務標准,汽美門店數量快速增長。天眼查數據顯示,我國目前有汽車美容企業210萬余家。伴隨日趨激烈的市場競爭、持續升級的消費需求及經營成本的增加,汽美行業洗牌在即,衆多汽美店紛紛踏上了數字化轉型之路。

“錢景”廣闊的“黃金行業”
近日,重慶市統計局、國家統計局重慶調查總隊發布《2021年重慶市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以下簡稱《公報》)顯示,2021年,重慶民用車輛擁有量837.09萬輛,比上年末增長9.4%。其中私人汽車擁有量768.23萬輛,增長10.2%。民用轎車擁有量273.84萬輛,增長7.8%。其中私人轎車254.56萬輛,增長8.8%。
面對快速增長的汽車擁有量,有著5年洗車、維修工作經曆的周春波並不感到意外。他告訴記者,疫情發生後,路上的車輛明顯增多,他此前供職門店的2個洗車工位,3個維保、美容工位經常“滿員”。因此,他正與朋友一起籌開一家汽車美容店。
“我特別看好這一行的‘錢景’。”周春波表示,有關汽車美容的服務可謂是包羅萬象,小到汽車清洗、打蠟、貼膜,大到加裝汽車的影音系統,設置、改裝汽車的機械設備。目前,80%以上的高級車車主及50%以上的中級車車主都有定期給汽車清洗、美容的習慣。一台20萬元的車,每年行程按1.5萬~2.5萬公裏計算,每年常規養護費用多在4000~6000元,若加上一些增項,費用還會更高。
在周春波的估算模式下,一個配備2名工人以下的小型洗美店平均每天只需做800~1000元的業務就能賺錢,而完成這一目標往往只需要兩三輛車,甚至有時候一輛車的費用就遠超這一金額。
曾在天貓養車、途虎養車等企業從事市場管理工作的徐磊認爲,隨著“三分修理,七分養”的觀念逐漸深入車主頭腦,人們對汽車日常清潔護理、定期美容保養、汽車養護用品采購、使用等成爲日常消費行爲,推動了汽車洗美領域成爲整個汽車産業的“黃金地帶”。
目前,汽車美容所包含的領域,已經細分到汽車清潔、漆面美容、內飾護理和其他部件翻新等多個領域。徐磊表示,在年輕群體日漸成爲購車主體和消費主體,及日益升級的消費需求導向下,更個性化、多元化的新汽美領域,將成熱門“風口”。

傳統洗美店處境尷尬
記者了解到,盡管汽車洗美市場前景被看好,吸引了大量業內、業外人士加入,但在經營成本增加、競爭日趨激烈及消費需求再升級的背景下,傳統汽車洗美店面臨開、關兩難的尴尬處境。
楊勇告訴記者,他的門店至今已經開了7年,業務範圍從最開始的只洗車,擴展到了除改裝以外的所有洗美業務,門店也經曆了兩次搬遷,面積擴大了近3倍,人手也從最開始的“自産自銷”,增加至4人。
“疫情暴發後,門店業務量急劇下降,去年,附近又新開了2家同類型的門店,生意就更差了”。楊勇坦承,因業務不好,去年底,他産生過轉手或關停門店的念頭,但考慮到在這一行幹了這麽多年,關停著實可惜,便硬著頭皮堅持了下來,可如今的收入也只夠維持基本開銷,掙不著錢。
在楊勇左右爲難之際,其同行兼好友魯鳴,因與他處境相當,而提出了合夥開店的建議。剛開始,楊勇擔心合夥容易産生糾紛,最後不僅不能賺錢,朋友也會分道揚镳,便拒絕了。可進入3月中旬以來,重慶連日的雨水,更讓他這個以洗車業務爲主的門店業績慘淡。爲尋求出路,楊勇只得重新考慮如何“抱團”。
“我從去年就在思考門店轉型的事,但升級設備、增項擴容需要一大筆錢,投入後,又擔心虧損,所以遲遲沒有動作”。楊勇表示,不僅是他,幾乎所有中小型門店都面臨沒錢“升級”的窘境。
正處于轉型階段的重慶錦輝汽車美容服務有限公司負責人余錦輝坦言,由于行業准入門檻較低,傳統門店定位模糊,服務質量參差不齊等因素,致使傳統洗美門店已經不能適應消費者的個性化需求。同時,中小型門店在客戶管理、人力資源、産品供銷、售後服務等方面都缺乏有效的管理。
余錦輝說,持續上漲的租金和人力成本,以及“互聯網+”與行業深度融合後對傳統洗美店運營模式的衝擊,在行業新一輪的洗牌中,或將出現“關門潮”“合夥潮”。

試水數字化轉型
“隨著互聯網時代的到來,‘互聯網+’風靡各行各業,給傳統的汽車美容行業帶來了機遇和挑戰”。在徐磊看來,傳統汽車服務店在新一輪的洗牌中,要想謀得一席之地,需要順應時代發展,走數字化轉型之路,充分利用互聯網和數字技術帶來的時代紅利。
徐磊說,目前,革新設備、技術和重塑商業模式是傳統汽車洗美門店“破局”的主要途徑,但對于中小型門店來說,利用互聯網的優勢,整合市場資源,打通線下線上雙渠道,打破“熟人經濟”束縛,拓寬服務邊界,重塑商業模式無疑是最佳選擇。
據徐錦輝介紹,他的門店轉型之前,業務來源主要是多年積攢下的老客戶,隨著90後、00後消費群體的崛起,互聯網消費方式正成爲主流,門店通過入駐各大推廣平台引流,建立店內管理系統,服務溯源追蹤機制等方式,初步實現了線上下單,線下到店或提供上門服務的運營模式。
“我們還在探索通過數字化轉型,讓門店向上與品牌商形成協作關系;中間與各區域的同行建立協作共贏的聯動機制,打通信息交流渠道;向下則與本門店及其他技術過硬的工人建立‘靈活用工’的模式。”徐錦輝說。
記者注意到,重慶衆多傳統汽車洗美門店已經與各大互聯網平台展開了深度合作。重慶北岸聚佳汽車維修有限公司與天貓養車平台合作,在重慶渝北區財富東路開設了一家線上下單、線下服務的綜合性汽車美容店。
該公司負責人熊佳瑤表示,傳統洗美門店往往不缺乏技術過硬的師傅,缺少的是引流渠道,與時代接軌的管理、服務理念和基于大數據分析而形成的個性化服務內容。與根植互聯網行業多年的平台合作,既能填補門店的流量缺口,又能進一步優化服務,實現鎖客盈利。
此外,重慶部分大型汽車美容店,早在2018年前後,便開始了數字化轉型。如今,這些首批“吃螃蟹”的店鋪又開始借助數字化工具運營用戶,不僅在洗美、保養、輪胎等板塊分別設置了用戶運營崗位,甚至還配置了數據分析師及算法專家,初步實現了從“流量思維”到“用戶思維”的轉變。

Categories: 芝加哥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