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頭條

驚!越來越多的芝加哥人認爲自己是印第安人後代

(芝加哥時報/快訊)根據芝加哥太陽時報對人口普查數據的分析,在過去10年裏,越來越多的芝加哥人認爲自己是印第安人,這一數字從2010年的13337人上升到2020年的34543人。雖然這個種族與芝加哥的其他種族和民族相比較小,但它的根源可以追溯到這個城市的起源。

西北大學美國原住民研究中心(Center for Native American Indigenous Research at Northwestern University)負責推廣和參與的副主任帕梅拉·塞拉斯(Pamela Silas)說,過去幾代人常常因爲害怕各種同化政策而隱藏自己的身份。現在,一些人正在重新與這些社區聯繫,學習語言和歷史。在冠狀病毒大流行期間,塞拉斯參加了一個虛擬語言班,與其他約80人學習梅諾米尼語。塞拉斯說:“我們希望人們重新找回被這個國家的同化政策系統性地剝奪了的身份。”

安東尼·塔米斯的祖父是加拿大原住民,但在孩提時代,他被強行帶離自己的社區,被伊州的一戶人家收養。在芝加哥,塔梅茲是克里族和拉科塔族的一員,活躍在Chi-Nations青年委員會(Chi-Nations youth Council),該組織一直在推動政策,以更好地反映他們社區的歷史,包括努力讓城市官員把哥倫布日改爲土著民族日。該組織還幫助起草了芝加哥市議會通過的一項決議,該決議承認該市位於包括Ojibwe、Odawa和Potawatomi等部落民族的祖先家園。

諾瑪·羅伯遜(Norma Robertson)是西西頓-瓦佩頓奧亞特民族(Sisseton-Wahpeton Oyate Nation)的一名成員,她說,她的家人是在20世紀50年代根據《印第安人搬遷法案》(Indian Relocation Act)搬到這座城市的。《印第安人搬遷法案》是聯邦政府鼓勵美國原住民搬到城市的一項舉措。她說,即使經歷了那次經歷並上了寄宿學校,她和她的家人仍然保持着他們的語言、歌曲和文化。羅伯遜說,她看到了社會的轉變,讓印第安人更容易接受他們的傳統並公開實踐,而不是感到融入主流文化的壓力。

 

Categories: 芝加哥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