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特稿

周忠菲:佩洛西推迟台湾之行—— “有护栏”与“无护栏”,美国可要想清楚

 最近美国外交放了一个“哑雷”。本月7号,日本和台湾媒体报道,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预定于4月10日,在美国“与台湾关系法”立法43周年之际,率团出访亚洲,先到日本,再到台湾。中方对此提出强烈抗议。中方发言人赵立坚回应:“如果此访成行,中方将采取坚决有力措施,由此带来的后果,完全由美方承“”。中国外长王毅,中国驻美大使秦刚也先告诫美方,取消佩洛西访台。

 

后续发展是,佩洛西办公室宣布,佩洛西议长因新冠病毒检测为阳性,访问亚洲日程被推迟。台湾对这个“哑雷”也进行了“消化”。台湾“东森新闻”8日报道,民进党当局领导人蔡英文因出席家宴,其亲属中有一人被检测为阳性,需自行隔离至4月14日。此后,还将进行7天的自主健康管理。

中国发言人在答记者问时,对佩洛西议长感染新冠病毒表示了人文关怀。中方指出,佩洛西议长计划的访问台湾,不应是“推迟”,而应是“取消”。美台双方“紧锣密鼓”策划的《与台湾关系法》43周年纪念活动,暂时成为“哑雷”。

美国究竟想在亚洲干什么?中美之间是否会有大事发生?此次中美“交手”,美国的真实目的是什么,是不是想故意刺激中国“动武收台”,然后伺机制裁中国?还是在引爆台湾问题之后,”以台套利”,实现某种“脱手”?对这些舆论引发的强烈关注,从成行与未成行两个角度观察,也许更有说服力。

从预定佩洛西台湾之行以及信息的释放看:

首先,这是拜登政府企图在乌克兰危机问题上,继续对中国中立立场施压。是针对上月中美首脑“云通话”中,中国所持的“台湾不是乌克兰”,中国领土与主权绝不容侵犯的立场,进行所谓反制。借机向美国国内和美国的印太盟友表示,拜登政府“没有妥协,没有让步。比如在台湾问题上,正继续跟中国斗争”。

美国试图在台湾问题上通过挑事,找茬,来达到威胁中国的目的,是有伏笔的。如中美首脑“云通话”白宫发布的新闻稿,对拜登讲“不鼓励台独”这句话,就做了脱敏处理。此外,新闻稿在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表述前面,加上了“与台湾关系法”和六项保证。这样操作,等于将美国国内法的重要性凌驾于中美关系之上,不仅非法和无效,而且违背了在中美关系正常化问题上,美国应承担的基本国际义务。美国想通过威胁,在乌克兰危机上换取中国的让步,明显是打错了算盘。

其次,配合美国国内政治的需要。显示民主党政府对华政策比共和党“更加强硬”,要害是发出美国将颠覆中美关系的信号。

中国政府从来不承认“与台湾关系法”(美国国会通过该法时,连“美国”字样也不敢加上,目的就是在必要时,美国可以推脱责任,保持所谓立场自由)。对中国而言,中美关系具有40多年历史,三个公报是基础性文件。美国政府只要还强调一个中国,说明中美之间的许多约定和承诺,就还有指导作用。双方说过的话,应该都是认账的。尤其是在台湾问题上说过的话。

但从特朗普政府开始,美国在台湾问题上折腾,反复“踩一中红线”。在国内民粹主义背景下,比谁“对华更强硬”,成为美国国内政治的风向标杆,对华政策的“无风险套利”,成为主流。特朗普后期,这种嚣张发展到连跟中国合作这个词,都不能提。国务卿蓬佩奥竟然赶在离任前两周,高调宣布将访问台湾。就是试图打“台湾牌”谋利。

拜登上台后,其对华政策有所调整。表面上,将基调定为强调美方对人权的关切和对中美竞争关系的管控,强调民主党的“政治正确”,本质上,继承了特朗普的一套做法,在对华政策“无风险套利”方面,比特朗普政府有过之而无不及。因此,如佩洛西此次成行,构成民主党众议院议长参加《与台湾关系法》43周年纪念的事实,等于是公开背弃中美三个公报的契约精神。佩洛西是美国第三号政治人物,是民主党党党魁,对华政策上,就有“府院立场一致”的代表性,这不是颠覆中美关系,还能是什么?

再次,拜登政府更大的目的,就是建立美国所要的世界新秩序。乌克兰危机是对冷战后国际政治与经济格局重新治理的最大冲击。拜登政府认为,这是对世界秩序进行一次根本性调整的机会,美国要争取主动,走在前面,实现美国对世界的主导。因此,拜登政府多次提出要给中美关系建立规则,要管控风险,包括为中美关系安装“护栏”等。锁定中国为美国最主要的战略竞争对手(甚至是敌手)。

台湾是美国遏制中国、打压中国的最主要的筹码,也是美国对华政策最有力的杠杆。这次佩洛西预定访台,先访问日本的安排,显然是在地区安全问题上,做出加强美日同盟的样子给中国看,显示美国在拥有“护栏”,可掌握“主动”。为此,乌克兰危机以来,美国接连多次“踩一中红线”,如在美国地图上以不同颜色标记台湾与大陆,组高层政治人物豪华团访台,美军太平洋司令发出“中国须接受乌克兰危机三个教训”等,目的都是“抚平台湾的不安全感”,显示台湾的安全不取决于大陆,而是取决于美国“提供的保障”。这次预定佩洛西访台,美国国防安全合作局就宣布批准了对台湾的“爱国者项目人员技术协助案”,总价9500万美元。所谓“台湾安全”,拜登政府和台湾民进党当局心里都很明白,那就是不甘心两岸关系逐渐走向和解,不愿意两岸和平统一。要挑起两岸冲突,以便各自从中渔利。

佩洛西访台,目前暂时打住了。如何看?最大的信号,就是拜登政府停止了其展示的,将对中美关系做出的“釜底抽薪”的动作,美国对华政策回调到了“有护栏”的立场。这与中国政府发出的“中方将采取坚决有力措施”,显示中国已经做好应对美国选择“无护栏”立场的准备,直接相关。中国释放的信息是:利弊如何,美国可得想清楚。

因此,就佩洛西暂缓台湾之行看,有两个看点。其一,美国现在必须认真考虑,如何进行复杂的利益权衡。美国的政客是职业性的,是从操纵划分选举版图的选区选出的。对拜登政府而言,2020年选举是险胜,今年11月的中期选举,政府和国会都面临跛足的危险。在这样的局势下,一味通过为选民表演政治上需要的民粹主义来寻求继续执政,而不考虑对手强大的反应能力,也许会适得其反。对华强硬,操纵民粹,裹挟民意,“对华套利的版本”,已经过时。

其二,美国对华政策是否明智?是否具备举一反三的能力?1996年,美国众议院议长,共和党党魁,一贯反华的金里奇访台,会见李登辉。1999年,李登辉抛出“两国论”。中美关系有过一次大折腾。

这次如佩洛西如果真的敢在25年之后,走出美国众议院议长第二次到台湾这一步,问题就远不是“试探一下中国的态度而已”。问题的不简单在于,20多年前与现在,中国与美国之间的实力对比,中国在亚洲的地位,尤其是中国维护亚太地区和平与稳定的能力,已经发生了天壤之别的变化。拜登政府有必要冷静地自问,美国现在是否具备1996年那时候的条件?即克林顿政府判定的,由于美国与中国保持接触政策,将最惠国待遇与人权问题脱钩,美国经济稳定增长所带来的,美国在西太平洋的政治、军事和外交优势?

乌克兰危机搅乱了世界,尘埃骤起,是一时之态。而美国的印太战略已经吱吱作响。印度已经与美国拉开了距离,死心塌地紧跟美国的日本,别有所图。这种情况下,美国一旦越过中国红线,台湾这枚棋子必然耍脱落。至于中国和统还是武统,中国有自己的章法,两岸不管怎样磕磕碰碰,最终必定要统一,已经在望。拜登政府只看眼前,在“压中国进行武统”方面,挑衅和迷惑世界,最终必然是失掉两岸的人心。这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吗?

国与国之间,一要有信义,二要相互尊重。“有护栏”还是“无护栏”,中美三个公报的基础文件还要不要,美国可要想清楚。最后,佩洛西的台湾之行,也应该是取消而不是推迟。(作者系上海台湾研究会研究员)

(轉載自华夏经纬网) 

 

Categories: 專欄特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