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天下

張競專欄/不懂政治加減法千萬不要選市長

張競/中華戰略學會研究員

數日前接獲媒體電訪邀請,詢問筆者有關立法委員蔣萬安針對中正紀念堂轉型爭議,所提出應以更高視野、未來性觀點看待中正紀念堂歷史定位,並且朝向「台灣建設紀念館」方向前進之說法。

由於國內政治與選舉事務並非筆者專長,而且蔣萬安先生對此發言擺明就是選戰算計考量,因此面對媒體要求評論,筆者先是提出本身不具此等專業判斷資格,希望婉拒媒體訪問邀約。

但來訪媒體還不死心,希望筆者以普通市民身份,就蔣萬安此種立場對其市長選戰獲得選票是否有利發表觀感,當時筆者斷然表示本身並非台北市民,作為打狗鄉親,對於天龍國市長選戰,實在沒有立場評論是否會因蔣萬安如此表態,來決定投票意向。

不過由於筆者回答詢問時相當誠懇坦率,媒體記者亦就打消就原先設定議題採訪念頭,但卻繼續追問筆者對此真正觀感如何,因此筆者亦就相當坦白地與媒體記者朋友討論內心真正對此看法,沒想到電話那端卻相當肯定我所持觀點,並且強烈建議筆者將所持觀點分享大眾,因此特別執筆提供各位讀者參考。

首先筆者必須指出,先總統 蔣公是大家所共同擁有,但卻具有各自評價之歷史人物;儘管各方檢視 蔣公歷史定位角度各異,褒貶取捨標準亦是完全不同,但是中正紀念堂是屬於公共建築,這是全民所共有之物,其並非蔣氏家族之家廟或是祠堂,因此不論蔣萬安先生具有何種身份,其與任何中華民國國民在論斷公共建築未來處置原則時,地位與權利完全相當,並未具有任何特殊優先決定權。

其次就人倫義理來說,若是在決定此項公共建物未來如何處置過程中,必須要考慮遺族觀感,其實更要注重長幼有序,蔣萬安在整個遺族後代中排資論輩,並非具有代表性發言地位,所以對其發言內容與所持立場,社會必須要有清楚認識。除非蔣氏遺族已經另無尊長可供徵詢意見,否則應當輪不到依據蔣萬安先生所提看法列為參考基礎。

再者就是要指出,既然蔣萬安先生是在準備台北市長選戰,在政治壓力下對未來如何處置中正紀念堂方案表態,個人覺得蔣萬安先生必須思考,就未來擔任台北市長,為維護台北市民福祉與利益,甚至是考量許多市民與中華民國國民在該處所共享之歷史記憶來說,其所應當表達立場為何?

從台北市市長角度來看問題,這是針對選戰來講選舉政見,從蔣家遺族立場來應對質疑與表態,這是在解決政治拷問炸彈引信,請問蔣萬安先生是要向前看來為台北市市民考量,還是在擺脫困擾其身份之政治指控?既然是要打算選台北市市長,選民要問的是未來擔任台北市後,可否幫中正紀念堂周邊台北市民們,維護其應有清晨健身運動休閒權益,還是去與某些政治指控繼續糾纏下去?

此外蔣萬安先生更必須理解,就紀念堂本身、國家戲劇院與國家音樂廳等兩廳院,再加上中正紀念堂園區內各個園林造景與廣場環境,那個是台北市長所能管轄到財產,而那些又是與台北市民各種活動息息相關之設施。不是由台北市長所能置喙之設施,就請交付中華民國國民來決定,但若要由台北市政府所能管轄,又與台北市民福祉相關設施,才是政治人物未來要選台北市長必須關切重點。

至於綠營高層要拆除或要建構任何建物,就隨便執政者惡搞瞎搞!反正不論焚多少書或坑殺再多儒生,也絕滅不了文化,拆多少廟宇或砸毀多少座佛像,也無法滅絕宗教,歷史鐵證與真相總會再見光明。聖殿建在群眾心中,那是永遠拆不掉的,總是會讓正義得到彰顯與正確評價。看到極權鬥爭策略數十年後在孔老夫子前節節敗退,難道對蔣萬安先生沒有啟發嗎?

但在他人威逼下胡亂主動表態,只能證明本身缺乏抗壓性,更缺乏對擔任台北市長應有基本學養。選舉是個政治加減法,蔣萬安先生總是要思考,所有發言究竟可以多加幾票?但同時又會減少多少票?不懂政治加減法,就千萬不要選市長!

張競小檔案

Categories: 時評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