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頭條

趙春山:台灣變成美國代理人 中國就會行動

趙春山接受中評社訪問。(中評社 黃筱筠攝)

 

中評社台北4月21日電(記者 黃筱筠)對於美國日前派6位參眾議員訪台,亞太和平研究基金會顧問趙春山接受中評社訪問表示,美國對台灣提出兩件事情,一個是武器不夠、軍備不足;一個是自我防衛意識不夠,因此要改變台灣兵役制度等,這都是美國人的要求。美國勢力不斷介入,美國要“聯台制中”,台灣變成美國代理人,中國大陸就會行動。

趙春山認為,“美國希望保持兩岸衝突,但又不想介入”,美國不想兩岸衝突升高到美方要介入的程度,“美國就是要兩岸內耗”,這是符合美國利益,也是美國在俄烏戰爭中,透過烏克蘭嚇止俄羅斯,要讓俄羅斯內耗。美國現在就是希望透過台灣要遏制中國,讓中俄沒辦法挑戰美國霸權地位,這是美國在打的算盤。

趙春山強調,中美都在紅線裡面測試,若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要訪台,就非常接近紅線。因為中國對佩洛西訪台抗議力道這麼強,主要是佩洛西是美國第三把交椅,美國官員到台灣訪問級別步步高升又常態化,對於中國大陸所強調一中是最大挑戰。

趙春山對中評社分析,台灣跟烏克蘭還是很多相似的地方,台灣可從烏克蘭記取很多教訓。美國與西方國家介入後,導致俄烏戰爭發生,台灣要避免戰爭。台灣不能把兩岸內部矛盾,變成敵我矛盾,不能讓外部勢力介入,這會讓兩岸關係更加複雜化,更難以解決。最後就會向俄烏戰爭發展,這樣沒有妥協的空間,台海之間要避免變成這樣的情勢。

俄烏戰爭持續至今,趙春山表示,這場戰爭看起來都沒有贏家。尤其是烏克蘭,現在烏克蘭大量難民湧出,通貨膨脹,烏克蘭整體經濟都受到影響,俄國也一樣受到影響,美國方面則是國際形象受到影響,因美無法提供烏克蘭安全保證。

他指出,布達佩斯安全保障備忘錄是1994年12月5日由美國、俄羅斯和英國,分別與烏克蘭、白俄羅斯和哈薩克,在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舉行的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會議所簽署的備忘錄外交文件。這個文件是要烏克蘭放棄核子武器,但美國會提供烏克蘭安全保障,但是俄烏戰爭發生,美國卻無法提供烏克蘭安全保障,這讓美國形象受到損傷。他表示,歐洲國家依賴俄羅斯能源,因俄烏戰爭影響能源、糧食供給,歐洲也陷入兩難。法國、德國也得到教訓,自身需要國防自主,但這非一天、兩天可以達成。俄烏戰爭發展至今,目前看起來沒有一方是贏家。

趙春山表示,俄羅斯和烏克蘭的關係本來是內部矛盾,因為外部力量介入,變成敵我矛盾,就難以調和這場戰爭,現在變成持久戰、消耗戰,戰爭很難停止,因外力一介入俄烏之間,妥協空間就變小,很難有讓步空間。“烏克蘭在這個情況下,會變成俄美之間對抗的代理人”,烏克蘭就變成戰場。俄國跟美國勢力角逐,烏克蘭成為美國未來阻止俄羅斯東山再起的一個代理人,如果這樣發展,這個戰爭就不會這麼快結束。

但趙春山也說,現在是核子時代,不會把戰爭擴大到烏克蘭境外,如果擴大到烏克蘭邊境外,那會變成第三次世界大戰,從歐洲戰場變成世界戰場。戰爭會在烏克蘭境內,現在俄國又回到烏東地區,這是回到原點,就是俄國要承認烏東地區的盧甘斯克、頓涅茨克等獨立,俄國原來就是這個目標,現在才又回到烏東地區。

他表示,當時大家錯估形勢,戰爭越來越國際化,但是看到情勢不對,現在戰爭又回到原點烏東地區。一旦戰爭開打,想要回到早期,但整個情境已經不太一樣,現在要調和變得困難,雙方要價更多,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現在到處表演、演講,已經變得越來越國際化。

他指出,俄烏戰爭發展也給台海教訓,“外力介入越深,就越複雜,越難以妥協”,交戰的雙方難妥協,受害的還是烏克蘭,因為戰場在烏克蘭,大家要避免戰爭擴大,但是內部難以妥協。

趙春山表示,兩岸情形和俄烏關係一樣,若變成敵我矛盾,若外力介入,會變成戰場,中美勢力的角力戰場,受傷最深是台灣。台灣跟烏克蘭還是很多相似的地方,台灣可從烏克蘭記取很多教訓。俄國跟烏克蘭關係,就像兩岸情形,美國與西方國家介入後,導致俄烏戰爭發生,台灣要避免戰爭,台灣不能把兩岸內部矛盾,變成敵我矛盾,不能讓外部介入,讓兩岸關係更加複雜化,更難以解決,俄烏戰爭的發展就是沒有妥協空間,台海之間要避免變成這樣的情勢。他表示,台灣應該要避免類似俄烏情況發生,但是美國參眾議員訪台,就是介入台灣更深,對於兩岸關係來說,真正未來開戰不是因為“台獨”,沒有一個人說要主張“法理台獨”,從李登輝開始都沒有,大陸也了解這個問題。中國大陸是比較擔心台灣跟美國關係,就像是俄羅斯跟烏克蘭關係一樣,烏克蘭不會因為主權獨立引發戰爭,是引進北約勢力,導致俄羅斯對烏克蘭開戰,美國現在對於台灣就是這樣狀況。

趙春山強調,美國勢力不斷介入,美國要“聯台制中”,台灣變成美國代理人,中國就會行動。兩岸長期耗損對於兩岸不利,但是對美國會有利。俄烏戰爭戰場就是烏克蘭,台海戰爭戰場在台灣,最後就是兩敗俱傷,現在要避免這樣情形發生。台灣加強和美國關係有必要性,因為中國沒有放棄武力攻台。但是兩岸之間沒有對話,俄烏之間還有對話,台海沒有對話,台灣會更依賴美國,就會更加速中國大陸解決台灣問題。

他指出,大陸加速解決台灣問題,並不符合兩岸時程表,但是形勢會逼得大陸要解決兩岸問題,現在最重要是兩岸要有對話,大陸看到台灣跟美國關係就不能忍受,大陸會被迫早點出手,但又不符合大陸處理台灣問題的時程,形成惡性循環。要解決兩岸惡性循環,兩岸必須要對話,不要讓內部矛盾變成敵我矛盾。

他也說,兩岸目前看起來是沒有對話空間,但是兩岸之間要評估,不對話對誰有利?大陸如果提早對台灣動手,對兩岸都不利,對台灣更不利。兩岸無論用什麼方式都要有對話管道,兩岸要穩定局勢,不要讓兩岸惡化到俄烏戰爭的狀況發生。兩岸不能一直沒有對話管道,兩岸不對話,就是要看美國,主動權變成在美國手上,兩岸不對話,主動權變成在美國手中,中國會失去兩岸主動權。

他表示,中國會壓制美國派員訪台,最多就是國會議員層級,若行政官員就像之前特朗普時期的駐聯合國大使克拉夫特,中國大陸就會認為越過紅線。佩洛西這次沒有訪台還好,如果佩洛西訪台,中國大陸一定會有動作,這個動作一定是針對台灣有動作,倒楣一定會是台灣,就像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在世界各地演講、演出,俄羅斯不會針對聯合國採取動作,就是針對烏克蘭。